• 第九十三章 我乃伯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8本章字数:3094字

    房门打开的一瞬,伍子胥只见到这个女子巧笑倩兮,抬首看着自己的时候,眸光当中饱含深情,竟然在这一刻,伍子胥的心中恍惚了起来,仿佛这段时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女子,居然犹如梦幻之中的一样,毫不真实。

    孟嬴思之如狂,一下子并没有觉察到伍子胥此时的不对劲,赶紧的将他给迎了进去,忙忙的为他斟茶,手上握着那杯盏的时候,她的心竟然也是“突突”的跳个不停,站在那里浅笑着。

    伍子胥暂时不知该如何开口,又见她这般模样,不禁心中狐疑,“你怎么了?”

    孟嬴传过身来,将手中杯盏递给了伍子胥,笑容不减,“我只是开心,之前一直还在担心,你会不会再一次像之前那样,留下我一个人空等,如今你回来了,是真真的好。”

    她的这一番话,顷刻之间却刺痛了伍子胥的心。

    对于孟嬴而言,从当时的秦宫中开始,他就一直失约,竟然从一开始,他就一直让她这么的失望,原来自己竟然也在无意之中亏欠了这个女子不少。

    “先是我不好,害你受了这么多的苦!”他轻声的说着,看着这个女子,x9n种的一股酸涩,始终却是不知道该当如何质问出口。浴室,伍子胥将话锋一转,道:“今日我回家,正好撞见了一位来客,我想……你应该认识他!”

    他的话中有话,心中沉吟着。

    孟嬴却是一时没有察觉到他的话外之音,蹙眉疑惑,“是谁?”在这楚国,还有她与伍子胥二人共同认识的人?

    伍子胥顿了顿,神情恢复了以往的冷峻刚毅,一字一字的道:“公子夷。”他没有去理会孟嬴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的神情震惊,兀自往下说道:“秦国的公子夷,秦王嬴籍之子,想必,你应当很是熟悉。”

    这话,看似说得轻巧,却是听在孟嬴的耳中,犹如旱地起惊雷,整个人此刻已然无法自持,脚步一个踉跄,幸而是用手拄着边上的桌子,不至于太难堪。

    就连此刻站在这门外边的公子夷,他就这么站在门边,将背靠着,里面的一言一语,一字一句,全部都落在了他的耳中。

    姑姑的声音,公子夷怎么可能会认不出来呢?

    可是,让公子夷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何姑姑要向伍子胥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宁可放任宫中的那个宫女顶替自己,也要这般的委屈了自己?

    “怎,怎的会是子夷呢?”孟嬴不自觉的开口,心中兀自惊疑未定,再抬首看去的时候,此刻对上了伍子胥这审视一般的容情,孟嬴忽然发现自己与伍子胥之间似乎只隔着一张纱窗纸而已。

    随时,这层纸都有被捅破的危险。

    与伍子胥的这一次对峙,她有种被他戳穿的窘况,忽然之间,她的心也冷了起来。

    伍子胥见她不说话,也是莫名的苦笑了一声出来,“从我当时见你的时候,你便与我说,你叫齐姬,我深信不疑,直到今日,我尚且无半点疑惑,可是……你能否告诉我,公子夷如若进宫后,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孟嬴听着他的话,脸色“唰”的惨白了起来,勉强的勾起了一抹笑,“我……怎能得知?”

    “你怎能不知?”伍子胥却是截断了她的话,“公子夷进宫之后,大怒了一场,他跟我说宫里的那位少娘娘,名唤齐姬。”

    他说着,仿佛像是在说笑话似的,频频的摇着头,“我怎能置信?宫里的少娘娘如若是齐姬,那么……这么久以来,与我山盟海誓,甚至肌肤之亲的齐姬,你……又是谁?”

    这是他今天想要搞清楚的事情,哪怕最坏的结局他已经想过了,可是,还是想要听她亲口说出来。

    孟嬴紧抿着双唇,却是一言不发,只是忍不住这眶中的眼泪,止不住簌簌的往下掉,但是,有些事情她也不知道到底应该如何开口说出来,只能够这般的沉默下去。

    “从当时在秦宫的时候,你就骗了我,对不对?”伍子胥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也在踌躇不定,但是,这个问题他始终是得亲口问出来的,“真正的孟嬴,其实是你,对不对?”

    孟嬴带着泪听到他这问话的时候却是在笑,“你既然都已经全部知晓了,为何还要再来如此盘问?”殊不知,在这笑容的背后,是她的心宛如刀割的一般,痛得她连多看一眼这个男人都觉得呼吸不过来。

    “我就不该当时心软,留在你身边,我最怕的一天,便是你来亲口质问我这件事。”她说着,伸出手来将腮边的眼泪给擦干,昂首挺胸起来,转头看着伍子胥,“不错,宫里的少娘娘才是真正的齐姬,我乃伯嬴,秦王之妹,真正的秦国公主。”

    这下,轮到伍子胥愣在当场了。

    他看着这个女子,就这么从容不破的站在当处,即便是此刻素颜青衫,都依旧 一瞥惊鸿,这般姿态,如今想来,真真是传闻之中秦王之妹该有的风姿。

    伍子胥摇着头,即便是他的心里早就猜测到了,但是依旧是止不住此刻心中的风起云涌,狂澜漫布,“你才是真正的公主,那你到底想做什么?让一个宫婢替代你留在东宫,你可知道……这是期瞒天下的大事?”

    他伍子胥,如何能担得起这罪名?

    来日史书上记载,难道要说秦公主为了他子胥,用一宫婢替代进宫吗?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

    孟嬴嘲讽的苦笑了出来,继而转头问着伍子胥,“当真是我想做什么吗?当真是我做出了这欺瞒天下的大事吗?”

    “既非如此,那么你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伍子胥此刻一头雾水,他甚至都无法相信,这种事情居然真的发生在秦楚之间,此事如若大白天下的话,将会掀起两国怎样的风波?

    这一点,伍子胥不敢再往下细想。

    却又偏偏在此刻,一直站在这外面的公子夷再也无法忍住了,抬起腿来“砰”的一声便将这房门给踹开了,气势汹汹的站在此处,也是如同伍子胥那般疑惑的神情看着孟嬴。

    “姑姑,楚国之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会到了如今这种地步?”公子夷总算是开口了,少年的眼眶红红的,很明显是在强力抑制住自己心里的冲动,“我才一进宫,看到的不是你,我就知道……你定然在楚国出事了。”

    他说着,走近了孟嬴的身边去,一把抓起了孟嬴的手腕,“姑姑,你随我回秦国,不管你有什么样的委屈,一定让父王为你讨回一个公道。”

    话虽如此,可是有伍子胥在场,又岂能这般轻易的让公子夷将孟嬴给带走?就在公子夷拉着孟嬴的时候,谁也管不得孟嬴此刻的惊愕之色,他也伸出手来抓住了她的另外一只手臂,“她暂时不能走。”

    他的语气是笃定的,不容任何人置喙。

    “我秦国之事,轮不到你这楚人来阻拦。”公子夷此时气盛,一举回绝了伍子胥之话。

    可是,伍子胥却是不肯松开孟嬴的手,“此事事发我楚国,绝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离去。”与此同时,伍子胥边说边将脚一踢,重新将刚才公子夷踹开的那扇门给又踢了回去,将这道门再度给关上。

    “伍员,你……”公子夷怒目相对,看这模样,像是想随时要与伍子胥撕破脸的模样。

    却是在此时,孟嬴将双手都一抽,将两个人都在这个时候抽离了,“子夷,此事,我知会有怎样的后果,如果这一趟你不来楚国的话,我便已经离去了……”

    谁知道,上苍就竟然要这般的作弄,偏偏,子夷就这么来了,猝不及防。

    她最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身份的,便是伍子胥,这个语自己依然纠缠不清的男子,她又该如何与他说得清楚呢?

    孟嬴转过头去,看着伍子胥,“我羞于以孟嬴的身份与你相对,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这辈子都当齐姬陪伴在你的身边。可是,孟嬴终归是孟嬴,嫁与楚太子还是楚王,对于我来说一样,因为那都不是你。如今,你带着子夷这般揭破我的面具,如此窘迫的我,你可曾满意了?”

    她的话,字字锥心,带着心中滴淌着的血。

    伍子胥也怔忡了,他没想到孟嬴居然会这么一说,他也有些无地自容,“我……我自知当初失约,负了你,可你当时要跟我说,你是秦国公主的话……”

    “我当时要是跟你说我乃秦公主的话,你可会禀明你国楚王,前往秦国求娶?”孟嬴打断了他的话,铮铮问道。

    这一问,却是真的让伍子胥怔住了,“我……不知道。”

    他自己心里也清楚的,他一介武将,若是真到秦国求娶长公主的话,家中老父亲必定反对,必定困难重重。

    “你不会去的,对吧?”孟嬴带着一抹绝望的神色,原本冰寒的心中,此刻更加的冷却了起来,“我有时候真的在想,我要一辈子是齐姬,该有多好?这样,就不必被你所负……”

    “会的!”伍子胥却是冷喝了一声,打断了她的话,“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再去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