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七章 心中之恨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8本章字数:2130字

    太子建想再见孟嬴一面,于情于理,于公于私,伍子胥都全然没有拒绝他的理由,她本就该是太子建的妻子,如果没有楚平王所做的这档子荒唐事,伍子胥万不敢有半分染指的,更别提想要与她归隐山林了。

    孟嬴自从身份被识破以后,便也心中戚戚,至于伍子胥所说的话,她是再三思量。

    而后,她也被伍子胥悄悄的带回了伍府之中来,满庭院的花落了满地,乱糟糟的,站在这庭院边上,心中都未必能平静下半分来。

    偶尔有风吹了过来,荡漾起了一阵阵的花雨,也翩起了她的罗群,有片片花瓣落在了她的肩膀上,孟嬴将手拨落下来,正好放置在了她的手心处。

    “风里落花……谁是主?”她喃喃的说着,将手一摊,抬头看着这一片天,心中的浓雾始终不曾拨开过。

    伍子胥带她离去的心思不变,孟嬴此刻却是怎么都开心不起来,她知道的,这个男人心系着家国天下,心系着这茫茫的疆场,更加心系着他的老父亲。

    在这之前,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尚且还一步三回首,如今却是因为可怜自己,所以才更加的不动分毫吗?

    从庭院之外,伍子胥引着太子建到这里来,站在那庭院门口的时候,远远的就见到了她站在这一片花雨之中的身影,翩然着罗裙与墨发,即便是青衫素颜亦有着惊鸿之觉,直教这走在前方的太子建都看得呆了。

    滞滞的站在当处,身后的伍子胥也看到了这一般场景,心中也不免微微一动。

    这场景,犹如那夜在楚宫之中的相遇,在那落花如雨之夜,他对着将去寻思的她说:“活下去!”

    似乎在那一刻,两个人此生的印记就都难以磨灭了吧?

    那时候,应当是她最难受的时候,那晚上如果伍子胥不曾爽约的话,或许再没有往后那么多的遗憾了吧?

    似乎是觉察到了庭院门外站着的人,孟嬴回首看去,正巧与太子建的眼光相对,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愧疚的别开了头。然而,太子建却是依旧的止不住心中的悸动。

    过了这么久,哪怕知道她已然是被父王给占为己有,可是,太子建依旧是难以压抑住自己对这个女子的念想,一寸相思成痴狂,兴许就是他此时的模样吧!

    这下,轮到伍子胥走在前头了,引得太子建进得园中去,他对着孟嬴沉吟了一会儿之后,道:“公子夷进宫一事,你的身份终究也再瞒不下去,太子建终究是该当知情的人,有些话,是该时候谈谈了。”

    说道,伍子胥也没待孟嬴开口说什么,而是转过身去直视着太子建,与他多年的兄弟,也围堵此刻伍子胥觉得自己愧对眼前的太子,于是,便深深的一个作揖,随后便转身离去。

    偌大的庭院之中,落花如雨,太子建在伍子胥的这一揖之下,心中百味。再回头看着孟嬴的时候,竟然只觉得喉头哽咽,原本有满腔的肺腑之言,此刻竟然不知道该当说些什么才是。

    他走上前去,前后尴尬了些许,道:“我也曾想这般花前月下,与你共度良辰过……”

    “殿下,”孟嬴阻挡下了他想说的话,语气之中却是没有过多的情绪,“往事不堪,何须再多言?只当是孟嬴与你此生无缘,此番花前,也是索然无味。”说罢,她便转身想要回了房间去。

    在她看来,与太子建与楚王相处并没有什么两样,同样都不是自己心仪的男子,只有心中的一潭死水。

    然而,太子建却不这般看待,在孟嬴转身走开的时候,他立马伸出手去抓住了孟嬴的手腕,“公主,一直以来我想娶的人是你啊!”这便是他的心声,直到今日才得以说出来,“之前我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你想出宫我便放你出宫,可是现在……你难道连一句话都不肯对我说吗?只有一句索然无味?”

    “那殿下想要我对你说些什么?”孟嬴问,回过首来,明眸死死的盯着太子建,“难道我该对你说,栖凤台中冰冷,殿下该接我回你那东宫之中才是?还是说,应该对你说,我恨极了你那父王,恨他入骨,你能否替我杀了他,一泄心中之恨?”

    太子建愣住了,孟嬴的话着实是他所不敢去面对的,甚至……他连当面去跟父王对峙的勇气都没有。

    “事已至此,并非我所愿。”他只有这么一句话,“父王所做所为是我不耻,是我楚国……对不起你。”说着,太子建默然将抓住她手腕的手给松开,随后,却又嘲讽的一笑,“我只是不曾想过,会有今日之事,至今……我都不肯置信!”

    孟嬴看着他,只轻轻的摇了摇头,“谁都不曾料到会有今日之事,如果当时你不去秦国求亲的话,又何至于有今日之祸?我又何尝不恨你?”

    太子建无言可答,更不想孟嬴竟然也会恨自己,“公主,当时你月夜下泛舟,如果没有那惊鸿一瞥的话,我这辈子恐怕也不敢有这非分之想……”

    “那时的月夜,误了的,何止是你我?”她莫名的苦笑,如果没有那晚上那一曲亲萧合奏的话,或许……她也没有那么多的念想和期盼,也不会有如今这么多的失望与绝望。

    “殿下,”孟嬴正视着太子建,“今日你能来见我一面,我也感铭,只是有一事我须先明说,我的身份既然已经暴露,那么只能如此了,我只希望你善待齐姬,还有……若有机会,杀了你那父王。”

    太子建心中一凛,“这……”这未免也太为难他了?“此乃大不肖。”他只这般说。

    孟嬴却绝不苟同,“他敢夺你妻子,自然敢夺你性命,不为我解恨,也算是我离去之前对你最后的一番忠告,楚平王是怎样心狠手辣之人,你该比我清楚,好自为之。”

    调换一事一旦宣扬开来,想必楚国之内,将会有一番大动荡,孟嬴得得料到,此时绝对会波及太子建。

    念在夫妻一场,她给他的最后忠告。

    说着,她垂下了头,语气也轻缓了许多,继而说道:“我走后……也希望你开解开解子胥,莫叫他为我伤身。”

    太子建这下却轻蹙眉头,万分不解,“你不是要与他一同离去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