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公子回秦

    更新时间:2018-08-09 16:35:28本章字数:3098字

    孟嬴怔住了,太子建的这一句话可以说是戳中了她的痛处,她怔怔的站在当处,任由着头顶上繁花落下,心中始终无法平静。

    她道:“于你,他当成了此生的兄弟,于楚,他身为楚臣,半点不由人。”抬眸看向了太子建,“他若真的与我就这样归隐了,我是自在了,可同时我也知道,伍子胥死了,死在了这一场风花雪月之中。”

    太子建蹙眉,眼光紧紧的锁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心中却是隐隐作痛,忽而又是苦笑了起来,眼中带着许多的艳羡之色,“子胥当真是个有福之人,此生得了你心,又得你这般体己,为他着想。”

    他没有说出口的是,哪怕他能得她对伍子胥的万分之一,那该多好?

    可是,太子建自己也知道,这样的话他这辈子是万万再难以说出口的了,哪怕这辈子他与孟嬴有这夫妻的名分,可是终究她已经成了父王的妃子,再难以回去的了。

    他退了一步,落落望将眼前的女子,“你之所愿,我皆随之。”说罢,他便转身离去,远远的,便见到了站在这庭院外边的伍子胥,静默的守候在当处,回首过来看着孟嬴,也不知道刚才随风飘送的瞬间,孟嬴与太子建所说的那些话,给他听去了多少。

    孟嬴在触及到了他眼光的时候,不自觉的朝着边上别过头去。

    …………

    然而,此刻的伍家,却是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费无极亲自登门,带着楚平王的口谕前来,伍奢不敢怠慢,家中待客。

    巡视着这周围,费无极心中一副了然的模样,合了合襟,浅啜着杯盏中茶,开门见山,“伍老乃是朝中元老,更是明白事理之人,我也不拐弯抹角。想当年伍老周游天下之时,曾收秦国公子夷为徒之事,天下皆知。”

    “公子夷!”伍奢闻言也是一惊,“费大人,有何事还请再明言。”

    这公子夷遣返进宫之事,伍奢已然全然知晓,这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就连此刻太子殿下都有点无措的样子,伍奢自然不敢轻易怠慢。

    可是,费无极却是在这个时候登门造访,又是提及了公子夷之事,伍奢不敢不重视。

    果然,费无极将话明说:“伍大夫,你我同朝为官,莫怪我不 提醒你,公子夷已然在大王手中,想必宫里之事,大人是知晓的,而近日我前来在,正是为了此事。”

    伍奢蓦地一下站了起来,定定的看着费无极,双唇颤颤的,审视着眼前的费无极,“费大夫,此言不可乱说啊!”

    “这个老夫自然知道,否则,怎会此时来到府上?”费无极也站了起来,却是一副极其恭敬的模样将伍奢给拉着坐回到了椅子上,“你我共为楚臣,自然是效忠于大王,大王心爱之人,你我身为臣子,自然不敢不从。”

    伍奢憋红了脸,对着费无极道:“此事极为荒唐,为天下所不耻,老夫怎敢插足其中?”

    “敢与不敢都不是伍大夫说了算了的。”费无极轻挑着自己的胡须,怂着眉巡视着这周围,“莫要跟我说,大夫还想忤逆大王的意思?”

    “大王,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伍奢明问,想着,又觉得极其的不妥,“此事一旦捅开了,楚国将陷入天下嘲笑的地步,难道大王会不明白这一点,更何况,那公子夷乃是秦国王子,大王将他囚禁,这……”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费无极赶紧安抚下来了伍奢,“大王这不是让我前来补救了吗?依我看来,这公子夷乃是大夫的得意门生,想必什么事情都不会隐瞒,公主的下落,想必公子夷再清楚不过的了吧?”

    “公主,老夫怎敢……”伍奢却是带着些许为难了起来,伍子胥现在已经朝着要与她共同归隐,这正是伍奢头疼的地方。

    而今这费无极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又不知道到底是想要何作为,顿时让伍奢陷入了两难之地,又不得明言。

    这个孟嬴,当真也是红颜祸水。

    费无极见到伍奢这样为难,心知自己这一趟是来对了,干脆拢着袖,上前道:“伍大夫,我干脆这么说吧,大王对这个公主只怕是再难割舍,大王的意思是,让公主自己选择,用她换公子夷,你看是否两全?”

    “换?”伍奢再一次惊诧的看着费无极,“如何个换法?”

    “公主回宫,公子回秦!”费无极道,“只要公主自愿回宫,便能堵住天下悠悠众口,我等身为臣子的,又何须再顾及这许多?”

    “此非上计。”伍奢一口否定,“这般做法,倘若公子夷回了秦国,必定惹怒秦王,到时候……”

    “那依大人之间,此非上计,何为上计?”费无极也打断了伍奢的话,似乎并不想听伍奢的那一套天下之言。

    伍奢双手一拱,极其认真的道:“送公子与公主,一同回秦,表明歉意,力取两国和平。不要忘了,娶孟嬴本就是为了联秦制晋,如果现在与秦国交恶,腹背受敌啊!”

    这才是伍奢最为担忧的一点,目前,只能卑躬屈膝,祈求两国不要开战才是。

    “荒谬,我大楚泱泱大国,又何须这般谨小慎微?”费无极却全然不在意,在听到伍奢这些话语的时候,隐约也有动怒的意思,“我跟你说吧,大王宁可割了心头的肉,也绝不可能放孟嬴回秦的,只要公主肯回宫,任凭他小小一个公子夷,能掀起多大的风浪?莫要忘了,公主嫁太子是嫁,嫁楚王又何尝不是嫁?”

    “话岂是这个道理?”伍奢也气得不行,这个费无极所言,分明就是无赖之言,“两国邦交,这般做法,全然无信,岂能堵住天下之口?”

    “能不能,也绝非你伍奢能决定的,别忘了,你乃楚国的臣子,乃是大王的臣子,大王的命令,难道你敢忤逆不可?”费无极干脆也搬出了楚王来,“这次,大王已有口谕,谁敢阻拦公主进宫,杀无赦。”

    伍奢哑口无言,只瞠大了一双眼看着眼前的费无极,心中对这个大王更是不耻到了极点,若非是等着太子建登基,他当真不如早早的听了公子夷之言,奔走秦国算了。

    可是,终究太子建乃是个仁厚之君,伍奢对这个自己亲手调教出来的储君,还是有万般的期待的,等到殿下登基……一切都会好的。

    这么想着,伍奢生生的将心中的愤怒给压了下去,双手一揖,“老臣不敢忤逆大王,确如大王所料那般,公子夷确实是找到了长公主,如今公主,就在老臣家中,待老臣亲自去请。”

    说着,伍奢竟然真的转身前去请公主。

    费无极不屑的看着伍奢这巍巍的背影,暗自在心中骂:“还装甚的清高?最终不得乖乖听从?还亲自去请,呸!”

    伍奢之举,费无极岂能明白?

    而今太子建正在这府中,这件事一旦宣扬开来,首当其冲的便会是这个太子殿下,伍奢绝对得亲自前去,按捺下太子建,否则的话,他这么多年的心血栽培,将会付之一炬了。

    为了一个女子毁了这大好江山宝座,不值当,只能伍奢亲自出马去劝。

    去到这庭院前的时候,伍奢轻声的咳了几声,打断了这前方落花如雨般的静默。

    “父亲。”

    “老师。”

    子胥与太子二人皆都开口叫唤道。

    伍奢走近前去,自从伍子胥将这个女子接回到府中之后,他就没来看过一眼。如今亲自前来一看,饶是他心中忌惮,但是终究是惊为天人,也难怪楚王这厮,哪怕是割了心头肉,也要将她占为己有。

    “公主,老臣来晚了。”伍奢兀自上前去,对着孟嬴恭恭敬敬作揖道。

    孟嬴站在当处,并没回礼,也无开口,只是默然的看着他。

    伍奢也并不在意孟嬴此举,直起身来,扫视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又再将眼光放在了太子建的身上,盯了许久之后,他才转向了孟嬴,语重心长,“子夷乃是我的学生,我不会放任他生死,只是……此番事情,还请公主解围。”说罢,又再度一揖作下。

    “什么意思?”孟嬴终于也是开口了,事关子夷,她自然不可能再沉寂下去了。

    伍子胥知道,接下来的这话,可能会让眼前的形势大乱,但是,他目前必须保住的是太子建,只能将这决策交由孟嬴来定了。

    想罢,他开口,“公子夷已然在楚王的手中,而今费无极正在前厅等候,楚王提出的交换意见,换取公子回秦,公主回宫,回楚宫。”

    伍子胥脸色一变,“楚王这是在自掘坟墓。”

    “父王怎能如此?”太子建也在这一刻难以按捺下去了。

    然而,伍奢并没有去在意这两个男子的情绪,他更加在意的是孟嬴的反应,只要孟嬴肯亲自回去的话,保住了公子夷,也保住了太子建,这才是伍奢所求的结局。

    他再次问孟嬴,“还请公主明示,若公主不肯回宫,老臣必定不敢强求,定当亲送公主回秦国,至于子夷,老臣只能拼死上奏,求大王放过公子一命。”

    这般以退为进,他却是狠定了心思,将这决定权放在孟嬴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