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只要想对你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6本章字数:3019字

    电话拨过去,却半天才接通,傅止言的声音里难得带了一丝迟疑:“喂?”

    宋小离诧异道:“傅总,你怎么了?”

    傅止言轻轻咳嗽了一声:“没事,家具我送过去了,你看见了吗?”

    宋小离兴高采烈道:“看见了,全都好漂亮,谢谢傅总。”

    傅止言犹豫了一下:“哦。”

    宋小离听出他声音里的失落,心里疑窦丛生:“傅总,你怎么了?”

    傅止言勉强笑了笑:“没事,今天在公司忙一天了,有点累,就不过去庆贺你的乔迁之喜了,改天再一起吃饭。”

    “好……”

    挂断电话,宋小离敲了敲脑门,傅止言这是怎么了?

    她能感觉得出来傅止言好像在等着她说什么,但又不希望她说什么,他到底怎么了?

    佟雪歌从卧室里钻出来,拍了拍手:“暧,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这家具是别人送的吧?”

    “对啊,怎么看出来的?”

    “要真是原来的房东,不可能把这么贵重的家具放在这里让你用。”

    宋小离愣了愣:“贵重?”

    “对啊。”佟雪歌指着客厅里一整套漂亮精致的茶几说:“知道这个是用什么做成的吗?梨花木!梨花木有多珍贵你不是不知道,但最有价值的不是用料,而是做工。”

    宋小离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做工有什么问题?”

    “这些家具利用的全是榫卯结构,拼接过程中没用任何铁钉和胶水,全部靠木头衔接,我现在还看不出来这些东西的年代有多久远,不过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个两三年,这些东西就能进博物馆了。”

    宋小离:“……”

    佟雪歌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小离,傅总对你可不是一般的好啊。”

    宋小离心情更复杂了。

    把家里的卫生收拾好,宋小离拉着佟雪歌去吃麻辣烫。

    两人在街边小摊里点了一大碗麻辣烫,相对而坐吃得呼啦呼啦的,无比开心。

    说起未来的生活打算,宋小离掰着手指说花钱计划,她现在每个月的薪水有七千多,交房租一千五,吃饭两三千,每个月还能存下一点钱,给宋英和宋铭买点东西……按照这种速度下去,几年后她就可以攒够开一家花店的钱,到时候辞掉工作专心开店,想想就很美好。

    她的愿望一直是开一家花店,能供客人喝咖啡的那种。

    问到佟雪歌以后的打算时,她眉头轻轻皱了起来:“本来觉得ZK的福利不错,想一直待下去的,但是我的顶头上司一直不太待见我,也怪我这人性子太直不会说话,我觉得有她在上头拦着,我就别想升迁了,所以最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换工作。”

    宋小离一听大惊,立刻问:“你的顶头上司是谁?”

    佟雪歌一听就乐了:“你该不会是想让傅总帮我教训教训她吧?”

    宋小离脸上一讪,立刻反驳:“哪有,你别多想!”

    其实她刚才就是这么想来着,放着便利的条件不用白不用,她可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

    佟雪歌笑得很促狭,但笑过之后她又开始叹气:“不是不想让你帮我,而是我觉得这就是我人生中的一道坎,要是过不去自己心里那道坎,放下身段讨好上司,一直心高气傲谁都不愿意迎合,那无论我到哪里工作都是一样的,所以,我想试试。”

    “试试什么?试着迎合上司?”宋小离不敢置信的问。

    佟雪歌点点头,无奈一笑:“人嘛,总要长大的,我不能一直这样,说不定以后我能混成总裁秘书了,会拍马屁会圆滑处世的那种。”

    宋小离瞪眼:“那样的你就不是你了!”

    当初会在六个人的大病房里和佟雪歌走到一起,就是因为喜欢她的直率个性和愤青性格,要是佟雪歌为了工作把自己变成那种最不屑的人,她会很心疼。

    “好啦,谁能一直一成不变嘛。”佟雪歌拍拍她的肩膀:“吃东西吃东西,时间也不早了,吃完我得回家了。”

    吃完麻辣烫,佟雪歌回家了,宋小离晃晃悠悠的回到家里,往宽敞漂亮的大沙发上一躺,用手细细摩挲着上面精致的纹路,想起佟雪歌的话,她突然觉得,也许傅止言是真的想要追她,而不是玩玩。

    第二天,宋小离像往常一样去上班,搬了家,她从家里去公司方便了很多,在楼下买了两个包子,挤上公交车,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公司楼下。

    宋小离计算着时间,以后每天都可以赖床二十分钟了。

    不过奇怪的是,一整天傅止言都没有联系她,吃午饭也不见人影,据宋小离了解,他没有出差也没有很忙,所以……他在躲着她?

    这个发现让宋小离心里有点不舒服。

    下班前接到佟雪歌的电话,让她下班时等她,她有个好消息要跟她分享。

    下班铃声响起,宋小离靠在公司门口等佟雪歌,她很快就下来了,一口气跑到宋小离面前,又纠结又奇怪的看着她。

    宋小离有些好笑:“雪歌,你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佟雪歌叹了口气:“小离,我升职了,现在是部门经理。”

    宋小离一愣,立刻掰着手指算了一下佟雪歌从部门小职员到部门经理是连升了几级……

    佟雪歌按住她的手指:“四级,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件事。”

    宋小离满头雾水的看着她,举双手以证清白:“我真的不知道,不是骗你,我什么都没跟傅止言说。”

    佟雪歌蹩眉:“这不是你的功劳?”

    “不是!绝对不是!”宋小离信誓旦旦的说,说完又耷拉下眉头:“说起这个,傅止言今天一天没搭理我了,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他了?”

    这回轮到佟雪歌怔愣了,但愣过后她立刻捂着嘴笑起来:“小离,你完蛋了,你喜欢上傅止言了,这才一天没见,你就不习惯了。”

    “哪有!”宋小离据理力争:“我只是有点不安,他昨天送了我那么珍贵的家具,今天又不跟我说话,这什么意思啊?”

    话音刚落,耳边响起傅止言带着笑意的声音:“没什么意思,今天有点事耽搁了,所以没联系你。”

    宋小离和佟雪歌齐齐回头,在看到身后单手插兜,西装外套搭在臂弯里的傅止言时,两人都是一愣。

    佟雪歌最先反应过来,给宋小离抛了个带笑的眼神,又跟傅止言打了声招呼,找了个借口就走了。

    宋小离站在原地,努力克制着漫上脖子的红意,僵着脸说;“你怎么来了?”

    “你不是在埋怨我不找你吗,我听到了,所以来了。”

    宋小离:“……我没有。”

    “我亲耳听到了。”

    宋小离:“……”

    傅止言牵过她的手,放在掌心里细细摩挲:“是我的错,以后无论再忙都会联系你,我保证。”

    宋小离拍开他的手:“你想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好好,你不是那个意思,是我想多了。”傅止言的话温柔宠溺至极:“走,去吃饭,今天你请客,庆祝你乔迁新家。”

    两人到了一处中档消费的餐厅,地方是傅止言选的,在他点菜的时候,宋小离在一旁喋喋不休:“雪歌的事是不是你干的?这也太明显了吧,从底层小职员直接上升到部门经理,她以后得遭受多少非议啊……”

    傅止言点完菜,耐着性子听她说完,这才笑着解释道:“是我开口提她上来的,但是你要相信,佟雪歌绝对有那个能力胜任这个职位,只是需要时间适应而已。”

    宋小离嘴角抽了抽。

    ZK里的部门经理年龄几乎都在三十五岁以上,佟雪歌今年才二十五岁,让她一个才工作两年的人一下子接这么大的重任,她很怕会变相坑了她。

    “我承认,提她上位是想要报答她这几年陪着你的意思,但我不会拿ZK的未来开玩笑,我考察了她一个礼拜才做这个决定,说真的,如果她的能力能够胜任ZK副总裁,我会直接任命她为副总裁,更何况,我相信佟雪歌的处境你很清楚,性子太直,一直被顶头的小组长压着,如果我不提携她一把,那她要么离职,要么一直在ZK底层做个小职员,这两种结果,你想看哪一种?”

    宋小离顿时哑口无言,但很快,她皱着眉头说:“报答她这几年陪着我?你为什么要报答她?”

    “你之前不是说了吗,不知道以前的你是什么性格什么样子,但现在之所以会变得这么活泼,跟佟雪歌有分不开的关系,不管你以前是什么样子什么性格,现在是佟雪歌让你变成我喜欢的样子,所以我想感谢她,有问题吗?”

    宋小离:“……”

    她总算明白傅止言之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男人只要想对你好,那总能找到理由。

    这个理由让她心服口服。

    吃了饭,傅止言提出想去宋小离家里看看。

    宋小离犹豫了两下就答应了,家里那么多家具都是他送的,现在刚送完家具就翻脸不认人,这也太无情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