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栽赃陷害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7本章字数:3124字

    “当、当然不可以!”宋小离据理力争:“别、别以为你帮了我的忙,请我吃宵夜就能得寸进尺。”

    傅止言忍不住哈哈大笑:“你这一紧张就口吃的毛病到现在都没变。”

    宋小离一愣,脸色有些古怪了:“你怎么知道我一紧张就会口吃?”

    “……”傅止言神色微微一敛,正色道:“观察过。”

    宋小离:“……”

    他说的这么一本正经,她想怀疑都不行。

    送宋小离回了家,傅止言也回去了,看着他的车消失在眼前,宋小离挠了挠后脑勺,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感觉在心头蔓延开来。

    第二天,宋小离上班时在公交车上遇到了乔遇。

    一身OL丽人装的乔遇在满车普通人里显得尤为出众,再加上纤细的身材和姣好的容貌,她几乎是满车人的目光焦点。

    宋小离本来没发现她,但她主动凑到她身旁坐下:“小离,早啊。”

    宋小离愣了愣:“你也坐公车上班?”

    乔遇把散落下来的碎发拢到耳后,笑得风情万种:“是啊,我就住在前一站的向阳小居。”

    “哦……”宋小离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上次她和傅止言去吃早茶的广式茶餐厅距离向阳小居十万八千里,几乎要穿过半个江城,在那边他们都能遇到,不可谓不是“缘分”啊。

    宋小离虽然神经大条,但不是没脑子,想起乔遇最近频频跟她接触的事,她心里敲起了警钟。

    十分钟后,到了公司,宋小离和乔遇一起上楼,刚到格子间就发现办公桌上放了一个小礼盒。

    不用说,肯定是傅止言放的,最近他三不五时送些小礼物过来,有时候是精巧的小玩意儿,有时候是合她口味的零食糖果,东西不贵重,却把他的细心和温柔表现得淋漓尽致。

    看到小礼盒,乔遇捂着嘴柔声笑道:“傅总对你可真好,三天两头的送礼物,看得我们都眼红了。”

    宋小离咳嗽了一声,笑了笑,没接这个话题。

    乔遇放下包,凑过来问:“打开看看,让我开开眼,看看傅总这样的男人会送什么礼物。”

    宋小离拗不过她,只好当着她的面把礼物打开,发现是一颗透明的水晶球状的东西,里面撒满了星星点点的闪光碎屑物,幽蓝深邃的背景看起来像一大片撒满了星星的夜空。

    “这什么呀?”乔遇先宋小离一步拿起水晶球,在手里掂了掂,歪着脑袋问;“好像不是水晶。”

    宋小离刚想伸手接回来看看,乔遇手却突然一抖,水晶球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水晶球下坠的那一刻,宋小离心都悬了起来,但水晶球落地后不仅没有碎掉,反而在原地蹦了两下,发出清脆的“笃笃”两声响,躺在地上不动了。

    宋小离和乔遇都是一愣。

    两三秒钟的怔愣过后,宋小离弯腰把水晶球捡起来,握在手里细细摩挲了一下,这才发现这东西的材质类似于一种坚硬的玉石,至于里面是怎么做得这么漂亮的,她就不知道了。

    乔遇脸上的笑卡了卡,又立刻捂着胸口一脸胆战心惊的说:“吓死我了,还好没碎,要是碎了我可赔不起。”

    宋小离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既然知道弄坏了赔不起,那就别碰,碰了就小心点,真摔坏了,傅总饶不了你!”

    乔遇:“……”

    见她脸色一下子变了,宋小离心里腾升起一股爽感,但也知道适可而止,也不继续为难她,把她往反方向一推,笑着说:“东西你也看了,快回去上班吧。”

    “……”

    刚把乔遇支走,傅止言的电话就来了。

    宋小离滑下接听:“喂。”

    傅止言笑道:“到公司了吗?看到礼物没有?”

    宋小离手里转着那颗刚好够她一手抓的球状物,好奇的看来看去:“这是什么东西?”

    “襄阳玉。”

    “哈?”

    “一种玉石。”傅止言解释道:“有养生功效,会散发热源,平时没事就握在手心里,能暖手。”

    宋小离怔了怔,小声问:“这个很贵吧?”

    “不贵,别人送的。”

    宋小离松了口气:“谢谢。”

    “跟我说什么谢谢。”

    “哦,对了。”宋小离拿起襄阳玉,抬高手一松,看着它自由落地,又是清脆的“笃笃”两声,捡起来却一点伤痕都没有,她好奇道:“这东西摔不碎的呀。”

    “你摔过了?”

    “……刚才试过了。”

    “我就知道。”傅止言语气里透着一股子先见之明的味道:“还有一种羊脂玉材质的,不过那种材质密度比较小,相对脆一些,一摔就碎,要是送给你,说不定现在已经摔碎了。”

    宋小离:“……”

    她讪讪一笑,拍马屁道:“傅总威武!”

    “过奖,我只是了解你。”

    “……”

    又被苏到了。

    挂断电话,宋小离握着那个圆溜溜的襄阳玉,心里暖烘烘的。

    在办公室待了一整天,宋小离好像有点明白傅止言为什么要送她这块玉了。

    因为她无!事!可!做!

    是真正意义上的无事可做。

    以前她还没发觉,但是有了这块玉以后,她一整天手里都握着,虽然暖了手,但也让她意识到,在这个人人都忙碌的办公室里,她悠闲的存在是多么让人嫉妒的事。

    下午,颜姐带了两个新人来报到,新人一男一女,都很年轻,男孩还是个帅哥,白衬衫黑裤子,气质憨厚阳光,一看就很好说话。

    女孩颜值也很高,不过气质和乔遇差不多,脸上没什么表情,整个人看起来很阴郁。

    颜姐把整个办公室的人聚集起来,让他们自我介绍了一番,就让两个老职员带着他们去做事了。

    宋小离开完会就回自己工作间继续玩游戏,玩游戏的空隙里抬头看一眼老职员支使新员工去复印文件,她闷声一笑,好像看到了刚来办公室的自己。

    下班时间在宋小离的无所事事里来临了,宋小离习惯性的去厕所小解,但是她进了厕所隔间,刚蹲了一会儿,外面就进来两个人,她起先没在意,直到两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快,她才竖起了耳朵。

    在吵架?

    这声音好像是……

    乔遇……

    还有一个是谁?

    宋小离歪着脑袋听她们说话的内容,听了好一会儿才听出缘由,也确认了另一个人的身份。

    新来的女职员,貌似叫什么程曦。

    乔遇把自己分内的事交给新来的程曦做,程曦不服气,两人就避开众人到厕所吵起来了……

    宋小离揉了揉太阳穴,在犹豫要不要这个时候出去。

    两人躲到这里吵架,肯定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这个时候出去,会让她们尴尬吧?

    宋小离很明智的决定再蹲一会儿。

    两人越吵越激烈,听那程度都快打起来了,宋小离拿起手机玩起了消消乐。

    吵架持续了整整十多分钟,直到有人进来上厕所才结束,不过这两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宋小离从厕所出来,回格子间收拾东西下班时,对面的乔遇脸色难看得吓人,反观叫程曦的女职员,虽然脸色还是一样冷,但眉眼间已经看不出多少怒色了。

    宋小离不想多管闲事,拿了东西就走。

    宋小离本来觉得乔遇和程曦都不是什么善茬,不想和她们太过接近,但第二天,她就不得不和她们“对薄公堂”了。

    起因是宋小离放在抽屉里的襄阳玉不见了,东西是傅止言送的,她不得不重视,犹豫再三,她把这件事告诉了颜姐。

    颜姐一听,立刻抓住这个表现的好机会,要求搜一遍整个办公室的东西。

    说白了就是怀疑东西是这个办公室的人偷的。

    宋小离本来不抱什么希望能找回来,毕竟过了一夜,偷了东西的人没那么傻,肯定已经把东西带走了,她正头疼要怎么跟傅止言解释自己保管不当导致东西丢失的事,襄阳玉找到了。

    在程曦抽屉里。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件事跟炸开了锅一样,一分钟内整个办公室,连带着隔壁办公室都知道了。

    颜姐脸色难看得吓人,直接把程曦揪到宋小离面前,要她给个解释。

    程曦估计是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她怔愣里夹杂着不敢置信的表情让宋小离有点不怀疑她是被诬赖的。

    颜姐却没那么好说话,尽管程曦一再解释不是自己做的,她也不知道这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她抽屉里,但铁证在前,她面临着被解雇的命运。

    宋小离蹩眉看着眼含泪花拼命解释的程曦,又看看跟个地主婆一样凶神恶煞的颜姐,目光不由自主的扫到旁边尽管已经很克制,但眼角眉梢还是透出一丝得意的乔遇身上。

    她想起了昨天在厕所听到的争吵。

    她越发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了。

    这时昨天跟程曦一起来报到的男孩举手,小声说:“组长,这件事是不是有误会?程曦不是那样的人……”

    颜姐眼睛一瞪,怒道:“那东西在她抽屉里的事要怎么解释?”

    男孩目光转到了宋小离身上,弱弱的说:“宋小姐和程曦的格子间挨得那么近,会不会是放错了抽屉?”

    宋小离和程曦的工作间确实只隔了一条过道,但抽屉是个人私有物,平时上下班都会上锁,说放错东西,这个借口未免太牵强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