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为佟雪歌出气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7本章字数:3031字

    宋小离满不在乎的说:“你太小题大做啦,不过是遇到个色狼,而且还没得手……”

    “宋小离!!!”

    “……”宋小离被傅止言突如其来的“气势汹汹”给吓了一跳,在她印象中,傅止言连名带姓叫她的次数屈指可数,虽然现在也只是稍稍抬高了声音叫她的全名而已,却无端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力。

    “作为一个女孩子,你还有没有半点安全意识?说了以后不准一个人出门就是不准,你要是不想听,那我直接给你配个司机和佣人,让你去哪里都有人跟着。”

    “……”宋小离彻底说不出话了。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傅止言说起重话来这么凶?

    挂断了电话,宋小离有点郁闷了。

    说起来她跟傅止言是什么关系啊现在?上司下属?还是他还没追到手的暧昧对象?

    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

    总之傅止言的话让她很不爽就是了。

    抱着这种心思,宋小离倒头睡觉。

    第二天一早,宋小离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上班,傅止言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他在她家楼下。

    宋小离探了个脑袋出阳台一看,傅止言果然站在楼下,旁边停着车。

    啧!

    他还来真的了?

    宋小离心里有气,磨磨蹭蹭了半天才下楼。

    傅止言脸上仍然带着笑,就好像昨天晚上没对她大小声过一样,宋小离却没那么好的脾气,一言不发的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

    傅止言似乎料准了她会生气,上车后从储物格里拎了个保温盒出来:“给。”

    “什么东西?”

    “小龙虾生煎。”

    宋小离微微一愣,接过打开一看,果然是X记小龙虾生煎,生煎包煎得金黄诱人,上面还洒了黑芝麻,散发出浓浓的香气,她使劲儿咽了口口水。

    X记小龙虾生煎无论是距离她现在住的地方还是傅止言住的秦川路,都有几十公里的路程,要买这个东西几乎要穿过大半个江城,这一大早的,傅止言该不会真的亲自去买吧……

    参考傅止言之前为她做过的事,宋小离一时间心里还真没底,捏了一个丢进嘴里一边吃一边口齿不清的问:“你买的?”

    “嗯。”傅止言大大方方的承认,看着她的眉眼间全是笑意:“五点钟起床过去买,刚好赶上第一锅。”

    宋小离:“……谢谢。”

    “看在我这么不辞辛苦的份上,昨晚冲你发脾气的事能不能算了?”

    宋小离蹩着眉:“其实你用不着这样……”

    “怎么,太感动,有心理压力了?”

    “……才不是!”说不感动是假的,但宋小离死不承认:“我又没叫你去买!”

    “那就好,我就怕你有心理压力。”傅止言缓打方向盘离开。

    宋小离吃一个生煎包看一眼他的侧脸,心里某个地方被不知名的感觉充斥得满满的,这个三十岁的男人太过善解人意,也许跟他在一起,即使不喜欢他,日子也会过得很舒心,很轻松吧。

    到了公司,时间还早,宋小离一口气吃了十多个生煎包,此时撑得难受,于是准备不走寻常路,不坐电梯,爬楼梯上去,一来锻炼,二来消食。

    她的办公室在十七楼,爬上去的运动量可大可小,宋小离决定慢慢走,只是在气喘吁吁的爬到十六层时,她听到消防楼梯转角处传来人说话的声音。

    她先是一愣,又侧着耳朵听那人说话,听了好一会儿才听出来是佟雪歌的声音,但是……怎么感觉她在哭?

    宋小离蹩眉,绕过楼梯扶手一探究竟,发现一身乳白色职业装的佟雪歌正缩在消防楼梯的角落里,一边打电话一边哭。

    “妈我真的没事,就是压力太大了点……真的,昨晚没睡好……你也知道我一没睡好心情就会很烂的啦,真的没事……过节不一定会回家……我知道啦,你和爸爸要好好的,特别是爸爸,他的胃病最近还复发吗?”

    看着佟雪歌一边小声抽泣一边还要安慰电话那头的佟妈妈,宋小离心里沉甸甸的。

    佟雪歌的电话很快就打完了,她擦了擦眼泪,很快就恢复状态,打开消防楼梯门走了出去。

    宋小离满腹心事的回到办公室,犹豫半晌,还是决定利用傅止言给她的“特权”,去佟雪歌的办公室偷偷看一眼。

    十点钟,宋小离慢吞吞的踱出办公室,去佟雪歌所在的十六楼销售部。

    到了销售部,却发现佟雪歌不在,宋小离转了一圈,听职员说她在顶楼办公室开周会。

    宋小离立刻马不停蹄去了顶楼。

    到了顶楼,跟秘书打听到会议厅的位置,她暗戳戳的摸了过去。

    整个ZK的人都知道她身份,以为她是去找傅止言的,所以没敢拦着。

    到了会议厅门口,门正虚掩着,宋小离推开一条缝往里面看。

    大大小小七八个部门的经理和高管都来了,一共十几个人,傅止言坐在上首,正凝神听底下的人做报告,宋小离目光凝在他脸上,发现认真工作面无表情的傅止言居然很有一番“霸道总裁”的气势。

    观察完了傅止言,宋小离目光巡搜了一遍现场,发现十五六个高管,只有两三个是女人,而且年纪都超过三十岁,有一个甚至已经四十多岁了,整个会议厅就数佟雪歌最年轻,其次是三十岁的傅止言。

    这时佟雪歌突然站了起来,开始做报告。

    宋小离竖着耳朵听她作报告,一边听一边不住的点头,果然是她看上的好闺蜜,在这么多老古董面前做报告居然一点都不怯场,还这么流畅自然,这份从容淡定的气势是她学不来的……

    她正感叹着,坐在佟雪歌对面的女高管却突然站起来,有些粗暴的打断了她的话:“佟经理,请你不要避重就轻,这个月销售点下降了零点三个百分点,这件事要怎么解释,你该给个说法了。”

    佟雪歌背脊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又立刻说:“这件事销售部有一定的责任,但并非担主责,对于上市产品出现质量问题,我想品质监管部门的夏经理应该给个说法。”

    叫夏经理的是个快五十岁的老头儿,同时也是ZK的股东之一,闻言蹩眉道:“佟经理,客户一反馈说产品有问题,我们就立刻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明了问题所在,而且把那批产品召回了,这销售额下降跟我们没多大关系吧?说白了还不是你的善后工作做得不到位?”

    其他几个经理也纷纷开口附和:“是啊,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事,后期销售额不减反增,还不是前任经理后续处理得当。”

    “你们销售部管的就是销售额,销售额下降推到别的部门身上,这也太会推卸责任了吧。”

    “……”

    佟雪歌站在风暴中心,拳头暗暗握了起来。

    宋小离眯起了眼睛。

    从他们零星的对话里她大概能听出事情是怎么回事,说白了就是一群老油条欺负,或者嫉妒眼红佟雪歌的突然上位,合起伙来欺负她。

    太过分了!!!

    她的人怎么能让别人欺负!

    宋小离直起腰,猛地把门推开,成功的把正准备开口调停的傅止言给阻止下来。

    这一声推门动静把会议室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宋小离却好像没看见那些人诧异的眼神似的,径直往傅止言身旁走去。

    傅止言立刻起身:“你怎么来了?”

    “闲着没事上来走走。”

    “胡闹。”傅止言话是呵斥的,语气却是宠溺的:“正在开会呢,去办公室等我。”

    说着他看了一眼手表:“还有十分钟就好了。”

    宋小离却没看他:“怎么,不方便我旁听?我刚才在外面听了不少呢,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佟经理好像犯了错,你们正批斗她,对不对?”

    傅止言一看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微微一笑:“没有的事,佟经理只是在做报告,大家的意见不太统一,正在讨论,不过我认为佟经理说的很有道理,有质量问题的产品流出市场,被客户发现,这本来就已经是大错,而且是产品质量监管部门的过错,虽然后期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召回了同期产品,但难免会对公司的品牌名声造成影响,这件事,产品监管部门全责!”

    傅止言这话一出口,会议室有那么一瞬间的寂静。

    高管和股东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露出些许不满,但谁都不敢开口反驳当出头鸟。

    傅总这明摆着是要顺应美人的意思偏袒佟雪歌,这个时候当着他的面让他下不来台,那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会议很快就结束了,宋小离本来想去找佟雪歌的,但是被傅止言拖进了办公室里。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还是你第一次,在我没有叫你上来的情况下主动来找我。”傅止言心情显然很不错,眼角眉梢都透着笑意。

    宋小离想起他刚才宣布结果时霸气的样子,心情也舒坦了不少,虽然上来找他是另有所谋,但在他帮了自己的情况下不妨顺着他的话哄哄他:“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