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傅止言的讨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7本章字数:3010字

    宋小离了然的点头,被人用这么强势的方式追求,确实是件很困扰的事。

    “不过,”陆见川眯起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宋小离一眼,又压低声音问:“你家是不是很有钱?”

    “没有啊。”宋小离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为什么这么问?”

    “别骗我了。”陆见川一脸“我早就看透一切”的表情:“341路上那个猥琐犯前几天被抓起来了。”

    宋小离一懵:“什么情况?他又犯事儿了?”

    “有没有再次犯事儿我不知道,不过这人是那路公车上的惯犯了,光是我就碰见过他好几次,但是人家在局子里有人,每次进去不过几天就会被放出来,但是这次跟前几天不同,进去后被直接丢进号子里了,听说判了六年……说,这是不是你干的?”

    宋小离茫然的看着他,脑子里突然划过傅止言问她在哪里出的事,还有具体时间……不会是傅大总裁做的吧?

    宋小离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陆见川伸出一根手指在她跟前晃了晃:“想什么你?我问你话你听见没有?”

    宋小离拍开他的手,坚决的摇头:“不是我做的,不过是不是我朋友做的,我就不知道了。”

    陆见川摸着下巴笑得意味深长:“男朋友?”

    宋小离去拿甜点的动作一顿,讪讪的笑道:“不算。”

    “哦~”陆见川故意拖长了声音,又托着下巴遗憾道;“没想到你居然名花有主了。”

    宋小离立刻瞪眼;“我看起来就那么像没人要的?”

    “不是。”陆见川叹了口气:“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没有名花有主,我就有机会了。”

    宋小离愣了愣,立刻摆摆手:“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想做朋友就别撩我。”

    “如果我非要撩你,那还有机会吗?”

    “这还用说吗,你长得这么帅!”宋小离故意停顿了一下,在陆见川充满期待的眼神里轻描淡写的说;“当然没机会了。”

    陆见川差点吐血,不甘心的问:“觉得我长得帅为什么还没机会?”

    “因为追我的人比你帅的多了去了。”

    “……”陆见川一脸鄙视:“我不相信除了我这么眼瞎,还有谁看得上你。”

    宋小离懒得跟他争辩,吃了点东西后站起来:“我真的得回去了,谢谢你的下午茶。”

    陆见川捂着胸口做西子捧心状:“吃干抹净就拍拍屁股走人,你这个女人太可恶了。”

    宋小离配合他的表演,伸手在他脸上轻佻的摸了一把,笑得无比荡漾:“乖哈,下次有需要再找你,记得优惠一点哟!”

    “……”

    走出下午茶餐厅,外面阳光正盛,宋小离抬手在眉骨处打起小帐篷,在考虑是要打车回去还是坐公车回去。

    打车略贵,坐公车又怕遇到上次那样的事,犹豫再三,她还是决定打车回去,安全第一。

    她刚拦下出租车上车,手机就响了。

    宋小离拿起来一看,是傅止言的来电。

    她滑下接听:“傅总?”

    “你在哪?”傅止言声音沉甸甸的,带了一股子山雨欲来的味道。

    宋小离茫然四顾,报出现在所在的商业街的名字。

    “不在家好好待着,出去乱跑什么?”

    “有个朋友约见面,就出来了。”

    “什么朋友?”

    “……”宋小离总算觉察到他的情绪不对了,这是吃醋了?

    犹豫半晌,宋小离避重就轻:“一个普通朋友,出来喝了下午茶,现在正准备回去。”

    “只是普通朋友?”傅止言的语气像极了一个正在查岗的家长。

    宋小离瞬间不爽了,他这算什么?

    不说她和他还没有交往,就算已经在交往了,难道她就没有交友的权利了?

    出来喝个下午茶都再三防备,那以后岂不是一出门就要跟他报备?

    宋小离眯起了眼睛,语气有些重:“这跟你有关系吗?傅总!”

    她故意把“傅总”两个字咬得很重。

    傅止言一下子沉默下来,半晌,他缓和了语气:“我们见个面,我去你家找你。”

    宋小离立刻拒绝道:“我晚上要回我妈家,没时间。”

    “那就等你回来再见。”

    “回来也没时间。”

    “……”

    “没什么事的话我挂了。”

    “等等。”

    “还有什么事?”

    “今晚……”

    “没时间!”

    宋小离说完立刻把电话给挂了。

    她就说傅止言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会到三十岁还单身,敢情是个控制欲和占有欲爆棚的人,这种人她才不敢招惹。

    回到家里,宋小离倒头睡大觉。

    跟傅止言说今晚要回家是借口,今天是周六,宋铭肯定在家,她才不回去,看了尴尬。

    佟雪歌在加班,无所事事,她只能睡觉。

    一觉睡到晚上七点钟,宋小离被饿醒了。

    她爬起来,刷牙洗脸,打开窗户一看,外面寒风凛冽,她缩了缩脖子,又回到屋里,打消了出去吃饭的念头。

    从柜子里搬了个桶装泡面,宋小离烧开水泡了,打开电视一边吃一边看。

    吃着吃着,电视里的主持人解说出现的“傅止言”三个字让她微微一愣,她立刻抬头,在看到江城本地的电视直播里,傅止言正在参加某个大型慈善晚会,旁边还挽着一个红裙曳地妆容精致风情万种的女人时,她心里顿时有点不舒服了。

    眯起眼睛,宋小离仔细观察着那个女人,女人身高至少在175以上,穿了小高跟,脚踝白皙小巧,腰线纤细,身材玲珑有致得堪比模特儿,此时静静的跟在傅止言旁边,和一身黑色西装的傅止言……很配。

    宋小离突然有点吃不下泡面了。

    她气呼呼的把汤匙往桶里一丢,关掉电视,抱胸生闷气。

    男人啊男人,花心就算了,还这么善变,下午跟她生完气,晚上就搂着别的女人招摇过市,傅止言的无耻程度超乎她的想象。

    不过,有条件这么好的美女选择,傅止言又不是傻瓜,没必要把时间一直耗在她身上,这个道理她是懂的。

    想到这里,她心里有那么一丝丝的庆幸,好在没有一时冲动跟傅止言确定关系,不然像他身边这种美女一出手,她分分钟被秒成渣!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家里没有草原,就别养野马,否则被绿成狗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宋小离感叹了一番,虽然心里还是不舒服,但看清现实后也就没那么不爽了,她从冰箱里倒腾出一把水果,一边看剧一边吃水果去了。

    睡了一下午,晚上宋小离没什么睡意,一直刷剧刷到十一点还不困,她洗了个澡正准备通宵刷剧明天再睡个天昏地暗,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宋小离愣了愣,警戒心顿起。

    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找她?

    佟雪歌来的话会提前打招呼,但是她没说要来。

    就在宋小离犹豫着要不要去开门时,门外的人似乎是觉察到她的顾忌,开口道:“是我,傅止言。”

    宋小离:“……”

    她打开门,身体阻在门口,探了个脑袋出去跟他说话,这个姿势压根就没打算让他进来:“傅总,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傅止言看着她戒备得跟只小猫一样的表情,忍不住笑了,晃了晃手上的鱼皮小馄饨:“来给你送宵夜,算事儿吗?”

    宋小离扫了一眼他手上热气腾腾的馄饨,很有骨气的不为所动:“我不饿。”

    “我饿了,借你家地方吃个宵夜,可以吗?”

    傅止言说着不等她回应,挤开她就钻进屋里。

    宋小离:“……”

    傅止言脱了鞋,自来熟的在沙发上坐下,把馄饨分成两份,推了一份给坐在对面的宋小离:“趁热吃。”

    宋小离一动不动。

    傅止言低头吃了两口,抬头看见宋小离木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眼中却透着浓浓的戒备和质疑——跟初见她时没什么两样,就好像他是个陌生人一样。

    傅止言心头一阵挫败,千算万算,他已经努力掩藏自己的本性,尽量对她温柔了,没想到却在一件小事上让她生出戒备心,他顿时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放下筷子,傅止言双手一摊:“下午的事我向你道歉,是我不对,不该用那样的口气跟你说话。”

    宋小离嘴角一扯:“是啊,傅总作为上司,确实不该用那样的口气跟我说话,特别是在我还没上班的时候。”

    傅止言额角剧烈的跳动了两下,叹了口气:“说说,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

    宋小离阴阳怪气的笑了两声:“傅总何必呢,我只不过是个小职员,没必要跑到我这里来找存在感吧?”

    傅止言这才意识到,宋小离不仅仅是对他下午的行为反感,而是有些生气了。

    在他印象中,宋小离虽然偶尔矫情坏脾气,但绝对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她怎么了?

    傅止言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的表情,低声问:“发生什么事了?”

    宋小离不说话,起身去倒水喝。

    傅止言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头疼了,哄女孩子这种事他是真的不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