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瞎想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7本章字数:3063字

    心里烦躁,傅止言随手拿起桌上的遥控,按下开关,电视画面瞬间跳到江城的午夜新闻,他这才意识到已经十二点了。

    可同时他也注意到——江城本地台。

    众所周知,电视关掉前在看哪个台,下次打开的时候还是在那个台,这么说来,宋小离关掉电视前是在看江城本地台?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今晚参加的慈善晚会是现场直播的,长达两个小时,他作为今晚的主办方极力拉拢的人之一,镜头不在少数,这么说来,宋小离是看到他参加慈善晚会的事才生气的?

    想起今晚带着一起出席的名模沈卿柠,傅止言越发肯定宋小离是在吃醋了。

    这个发现让他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悸动,至少宋小离不是完全不在乎他的。

    心里存了这样的念头,傅止言阴郁了一整天的心情顿时消散无踪,包括下午外出时看到宋小离和那个男人一起喝下午茶,她摸了那个男人下巴的事。

    宋小离借着喝水的借口在厨房待了十五分钟,出来时见傅止言还赖在沙发上不肯走,而且还脱了外套,看那样子根本就没打算走……她心里气不打一处来。

    走到傅止言面前,宋小离冷冷的说:“傅总,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傅止言眯了眯眼睛,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我刚才打电话让司机回去了。”

    “你可以自己开车!”

    “我喝酒了。”傅止言说:“今晚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本来想叫你作为我的女伴出席的,但是你不肯,我只好叫了别人。”

    宋小离微微一愣。

    “很烦这种打着慈善名义,其实只为积攒个人名誉,还互相攀比的晚会,但都是商场上的人,不去就是不给面子……”傅止言幽幽的叹着气,还时不时看一眼宋小离,见她冷硬的表情有所缓解,他继续说:“这种晚会说白了就是攀比,比谁捐的钱更多,比谁更阔气,还比谁身边的女人更漂亮。”

    宋小离看了他一眼。

    傅止言立刻举双手投降:“我今晚叫过去的是一个模特儿,是我资助上大学的学生之一,这几年有需要带女伴出席的晚会基本上都会叫她,一是带得出手,二是对我没有非分之想,三是方便省事,出了晚会的门就不会纠缠我,哦对了,她叫沈卿柠,在华人模特圈里挺有名气的。”

    宋小离见他说的顺溜,一时间猜不准他是不是故意在跟她解释,吭哧了半晌,她憋出一句:“跟我说这些干嘛?关我什么事!”

    “跟你没关系,只是我想说而已。”傅止言扯下领带松开袖口的扣子,舒展开身体往沙发上一靠,发出一声惬意的长叹:“累了一天,不想回家了,今晚能在你这里休息吗?”

    宋小离皱着眉头看他:“我这里只有一张床!”

    傅止言见她眉眼间的戒备和戾气消失了,悄悄松了口气:“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介意!”宋小离语速极快的打断他的话。

    傅止言无奈摊手:“那我只能睡沙发了。”

    “……”

    傅止言去洗澡了,宋小离抱着手机坐在沙发上,百度“沈卿柠”三个字。

    很快,百度跳出一系列关于沈卿柠的新闻,无非是今天参加了某某模特大赛得奖了,明天又要去参加某某大赛……

    宋小离点开她的个人资料,在看到她的实际身高为178时,她愣了愣,心道果然是职业模特,这身高太让人仰望了。

    关掉手机,宋小离往沙发上一靠,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傅止言很快就洗完澡,身上围了一条大毛巾就出来了,宋小离只扫了一眼,就立刻站起来,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不是不知道傅止言身材好,但是整天忙着上班还能保持胸肌腹肌人鱼线都在的好身材,这就有点太过分了。

    傅止言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在宋小离旁边坐下,见她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挪,他好笑道:“真的让我睡沙发?”

    宋小离气势不足的瞪他:“不然呢?”

    “我想……”

    “想都别想!”

    傅止言哑然失笑:“你想什么呢?我想吹头发,有没有吹风机?”

    宋小离:“……”

    起身去拿了吹风机扔给傅止言,宋小离警告道:“我要睡觉了,你要在这里过夜可以,但最好给我安分点,要是让我发现你有什么不轨的行为,别怪我不客气!”

    傅止言挑眉,很顺从的点头:“好。”

    宋小离转身回了房间,给他抱出来一床被子和枕头,这才回房,反锁房门睡觉。

    只是躺在床上,宋小离有点睡不着了。

    一墙之隔,她能很清晰的听见傅止言吹头发的动静,吹风机呜呜的风声持续了五分钟就停了,紧接着傅止言起身去倒水喝。

    也不知道是房子的隔音效果太差,还是她太过关注傅止言的一举一动,他在外面的每个动静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直到傅止言的手机响起。

    宋小离立刻抬起头,这么晚了还给他打电话,是谁啊?

    傅止言似乎是接起了电话,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很快就挂断了,她什么都没听到。

    宋小离有点郁闷了。

    早知道就不让傅止言在家里过夜了,搞得她现在睡不着……

    翻来覆去了大半夜,宋小离才呵欠连天的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她刚睡着没多久,反锁的门“咔嗒”一声轻响,慢慢被推开,男人静静的站在门口,借着窗口透进来的月光,目光缱绻的看了她半晌,发出一声轻叹,关上门离开。

    早上,宋小离被尿憋醒了,本来困意正浓的她不得不起床上厕所。

    除了卧室,宋小离一眼就看到沙发上被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枕头,她愣了愣,这才想起傅止言还住在这里,他人呢?

    厨房传来哗哗的水声,宋小离忍着尿意挪到门口一看,光着上半身,只穿了一条黑色短裤的傅止言正背对着她在厨房忙活,洗菜切菜炒菜,动作行云流水,劲瘦的腰和宽阔的背,带着张力的肌肉在晨光里好像会发光……她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傅止言好像感觉到身后有人注视,握着锅铲回过头,看见宋小离,他微微一笑:“醒了,去洗把脸,很快就能吃早餐了。”

    宋小离:“……”

    解决完生理需要,宋小离挪回厨房门口,巴着门框看傅止言。

    她总觉得傅止言出现在她家厨房这件事有点不真实……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完美,多金帅气温柔可亲就算了,还会洗手做羹汤……

    关键是这么完美的男人居然看上她了,所以该不该说他的审美太奇葩了?

    傅止言把早餐摆上桌,扯过毛巾擦手,见宋小离眼巴巴的看着他,他招手:“过来啊,可以吃饭了。”

    宋小离扫了一眼桌上的溏心蛋,小笼包,水晶蒸饺,葱肉馅饼和小米粥,刚才还在纠结要不要过去的脑神经立刻一边倒,她立刻抬腿奔过去,在傅止言对面坐下。

    傅止言给她盛了一碗粥,推到她面前:“尝尝。”

    宋小离捧着碗喝了一口,米粥又香又滑,小米一颗一颗像是熬化了似的,带着一股子淡淡的甜味,她又喝了一大口。

    傅止言好笑的看着她:“慢点喝,小心烫。”

    宋小离风卷云残般的把桌上的东西都尝了一遍,加了蜂蜜的溏心蛋甜丝丝的,小笼包皮薄馅厚,水晶蒸饺风味十足,葱肉馅饼酥脆浓香……她第一次觉得,吃早餐也是这么快乐的一件事。

    把桌上的东西都吃完后,宋小离撑得肚子滚圆,往椅背上一靠,发出一声惬意的长叹,不想说话了。

    傅止言起身收拾碗筷:“等下出去走走?”

    宋小离瞅了他一眼:“你不上班?”

    她可记得傅止言这个总裁苦逼得很,全年无休的那种。

    “再忙也得劳逸结合,今天天气不错,去沙河公园放风筝怎么样?”

    宋小离眼睛一亮,立刻点头:“好啊好啊。”

    放风筝,她喜欢。

    收拾好东西,休息了一会儿,两人一起出门。

    傅止言开车,宋小离懒洋洋的瘫坐在副驾驶,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车后座——傅止言做了小点心切了水果带了饮料放在那里,还带了一张野餐布,这派头活脱脱是出去秋游。

    到了沙河公园,周末人挺多,傅止言找了块干净的草地铺开野餐布,把点心水果都摆上去,又展开风筝开始搭线。

    试飞了几次后,风筝摇摇晃晃的上天了,等到平稳下来,宋小离忙不迭的从傅止言手里接过线轴,一手线轴一手线,开始操控起风筝。

    风和日丽,暖风拂面,天空中飘着几十只形态各异花花绿绿的风筝,宋小离跟着风筝跑了大半个小时,有点累了,在傅止言的帮助下把风筝收了回来。

    傅止言招呼宋小离坐下吃东西,看着她跑得满头是汗,却笑嘻嘻的样子,他心头一暖,拿起饮料递到她面前:“喝点水。”

    吃了东西,宋小离浑身舒畅,舒展开四肢大刺刺的往餐布上一躺,惬意的眯起眼睛看着头顶碧蓝如洗的天空:“偷得浮生半日闲……是不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