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我叫沈眠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7本章字数:3053字

    宋小离讪讪一笑:“我刚才说了,只是随便看看……”

    男人单手握成拳抵在唇边,轻轻咳嗽了一声:“你随便看。”

    说完转身去教学生了。

    宋小离:“……”

    在展览柜前驻足了二十分钟,宋小离越看越觉得这些孩子画出来的画有意思。

    虽然画工稚嫩,但看得出来,这些孩子都很有想象力,或者说,关于儿童这个年纪的想象力都被开发出来了,这些画作表现出来的完全是用儿童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

    宋小离一看就有些着迷了,直到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小姐,我们已经下课,要关门了。”

    宋小离这才回过神,一转身,男人就站在她身后,那双颜色极深的眼睛深邃如海,漂亮得不可思议。

    宋小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脑子一热就开口问:“这里有没有你的画作?”

    男人微微一愣,继而蹩眉道:“没有。”

    “那你的画作在哪里?”

    她突然很想看看作为这些孩子的老师,能把他们教成这个样子,这个男人的画工有多厉害。

    男人转身不再看她:“在家。”

    “啊……”宋小离有点小失望,她很想跟去男人家里看看,但这么一来太过冒昧不说,她等下还得接佟雪歌的妹妹回去,根本就没有时间。

    “你对这些画有兴趣?”男人问。

    宋小离点点头,她很喜欢这种能把自己的想象世界释放在画纸上的感觉。

    男人沉思了一会儿,说:“那你明天过来,我带两幅画过来给你看,不过你得保证,至少买走一幅。”

    宋小离愣了一下:“买?”

    男人点头:“一幅两千。”

    宋小离瞪圆了眼睛。

    “要是买不起就算了。”男人收拾着桌上的画具:“我很忙,没时间招待你。”

    宋小离气鼓鼓的看着男人,这人怎么开口闭口就是钱,他很缺钱吗?

    这时旁边的幼儿园传来下课铃声,宋小离又一连看了男人好几眼,这才匆匆离开。

    接了佟雪歌的妹妹,宋小离把她送回家,正要回公司打卡下班,却在公交站台再次碰见那个男人。

    男人脱了斑驳的围裙,依然是灰扑扑的T恤和看不出本来颜色的裤子,头上还扣了顶棒球帽,帽檐压得很低,挡住大半张脸,公车一来,他就立刻上了车,找了最靠边的位置坐下,低头看着脚下,一言不发。

    宋小离鬼使神差的跟着男人上了跟公司岔方向的公车,坐在男人斜对面的座位上,疑惑的打量着他。

    公车摇摇晃晃的出发了,这条线是开往东城区方向的,人比较少。

    东城区算是整个江城最穷的地方了,那里被戏称为贫民区,外来人口纠集,流浪汉群居,治安相对来说也比其他几个城区要混乱得多。

    车一路摇晃,过了一会儿,男人突然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宋小离一看之下惊讶得瞪圆了眼睛。

    诺基亚2700C……

    那是一款2009年出的按键手机,在2015年触屏手机大肆发展的现在,早就没人用了。

    没想到他还在用……

    宋小离眯起眼睛仔仔细细打量了他一番,确定他应该是个90后,而不是6070的大叔,才百思不得其解的抓了抓后脑勺,这人怎么这么奇怪?

    公车过了十几站,在终点站停下,男人下车的时候,宋小离也跟着下了车。

    只是她一下车就愣住了,男人双手插兜,转身冷冷的看着她:“你跟着我,有什么事?”

    宋小离心虚的擦了一下鼻子:“没事……就随便看看。”

    男人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宋小离一时间不知道要不要跟上去。

    男人走了几步后又停下了,扭头问宋小离:“要不要去我家看画?看中了我可以打折卖给你。”

    宋小离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点点头:“好啊……”

    于是她莫名其妙的跟着一个漂亮得不像话,却浑身散发着阴郁气息的男人回了家。

    步行了二十分钟,到了男人家里,宋小离总算明白他为什么还用着一款2009年出产的手机了,因为他所住的地方,用贫民窟中的翘楚来形容也不夸张。

    摇摇欲坠的木板房,上下两层的结构,合起来只有二十平米,下面一层摆满了画具和还没画完的画,角落里堆着餐具,“楼上”则是睡觉的地方,站在几乎没有落脚处的房子里,宋小离感到一阵胸闷和压抑。

    男人给她倒了杯水,把沙发上乱七八糟堆放着的衣服扫开,空出一片位置让她暂坐,他则一刻不停的翻出几幅画摆在宋小离面前:“选吧。”

    宋小离目光从画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一幅向日葵上。

    和传统的向日葵画作不同,这幅画的向日葵视角是从向日葵后面取的,也就是说,这幅画画的是向日葵的后脑勺……

    宋小离从男人手里接过画,低头仔细研究起来。

    画很漂亮,漂亮里透着一股子诡异感,画面充盈,色泽饱满,光从视觉上来看,这幅画很好看,再往深处看,这幅画的深意耐人寻味。

    宋小离端详了足足十几分钟,才说:“就这幅吧。”

    男人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但很快,他点点头:“可以。”

    “多少钱?”

    “一千八。”

    宋小离:“……”

    好吧,打九折也是打折。

    宋小离拿出钱包,翻了翻发现没有那么多现金,她刚想开口问能不能微信转账,又想起对方的诺基亚手机,她只好站起来说:“我没带够钱。”

    男人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淡淡的说:“画我明天带到幼儿园旁边的画室,你去那里取。”

    宋小离点点头,起身说:“那我先回去了。”

    走出东城区,上了回家的公交车,宋小离拍了拍脑袋,觉得自己真是魔怔了,莫名其妙跟着一个男人走,莫名其妙答应要买画,还莫名其妙约好明天去付钱……她是钱多得没地方花了吗?

    不过都答应人家了,食言又不太好,而且她对那副画很感兴趣,宋小离查了一下银行卡余额,决定明天去把画买下来。

    晚上,傅止言打了个电话过来,照常询问了一下她的日常,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有没有出门……事无巨细。

    这要是换了别人,宋小离肯定会有一种被监控的感觉,但是说这话的人换成傅止言,温柔的语气加上关切的态度,她只觉得被关心……

    这个男人怎么会有这样的魔力。

    寒暄过后,傅止言咳嗽了一声:“小离,我后天回去,你找个时间,跟我回家一趟。”

    宋小离愣了一下:“回家干吗?”

    “带你见一个人……”

    宋小离立刻脑补出傅止言带她去见家长的情景……

    可是不对啊,傅止言的父母不是不在了吗?

    他要带她去见谁?

    “见谁?”宋小离问。

    傅止言沉默了几秒钟,语气突然变得深沉:“小离,有些事我必须得让你知道才行。”

    宋小离被他突然严肃起来的话惊了一下,不详的预感从心头腾升起来,她立刻有些紧张了:“什、什么事?”

    傅止言听出她的紧张,忍不住笑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等我回去再告诉你。”

    宋小离对他的故意卖关子有些不爽:“吊我胃口是吧?为什么不能现在说?”

    “我怕现在说了,你就不肯见我了。”

    宋小离眉头皱得更深了。

    “别多想,只是一些迟早都要让你知道的事。”傅止言沉下嗓音:“乖,早点休息,我明天再联系你。”

    挂断电话,宋小离对着手机干瞪眼,搞什么啊,就不怕她睡不着吗?

    宋小离原本以为自己会因为傅止言那番话睡不着,然而晚上追了一集剧后,她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生物钟休眠时间一到,她立刻放下手机关灯睡觉,不到两三分钟就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宋小离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下午,宋小离提前下班偷偷溜走,带着一千八的现金跑到幼儿园画室。

    她到的时候孩子们刚好下课,宋小离一进门就看到那个男人正背对着她在收拾东西,薄薄的T恤下肌肉纹路依稀可见,这样看着,宋小离发现他瘦得有点惊悚。

    男人目测身高在180以上,体重估计不足一百二,四肢虽然修长,但皮肤透出一种病态的苍白……再联想到他那个破破烂烂的小屋,宋小离觉得他应该穷困潦倒到一定程度了,所以才导致营养不良。

    但是开着这样一间画室,画又画得这么好看,不应该会这么穷啊……

    宋小离咳嗽了一声引来他的注意力,笑着跟他打招呼:“我来了。”

    男人扬了扬下巴,示意画就放在角落里,宋小离顺着他的指引看去,画已经被包好放在一旁,边边角角都弄得很妥帖。

    宋小离没检查,拿出钱递给他:“谢啦!”

    男人迟疑了一下,接过钱,想了想又说:“我叫沈眠。”

    “沈眠。”宋小离重复了一遍,笑嘻嘻的说:“很美的名字。”

    沈眠扯了扯嘴角,似乎是想笑一笑,但僵硬的面部表情到底还是没能笑出来,他转过身收拾东西掩饰表情:“我要关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