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沈眠借钱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7本章字数:3054字

    言外之意,你该走了。

    宋小离点点头,又问:“以后我能来你这里……看看吗?”

    这间画室的风格总让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门口那个扭曲惊悚的画像,孩子们淋漓尽致的表达手法,她很喜欢。

    沈眠没回头,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宋小离拎着画,转身走出画室。

    只是刚一出门,身后就传来“咚”的一声闷响,宋小离立刻回头,沈眠躺在地上,双眼紧闭,脸色白得可怕。

    晚上,医院,沈眠醒了。

    宋小离刚从外面打包了一份白粥回来,见他醒了,她把白粥往床头柜上一放:“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沈眠看了一眼手背上扎着的针:“你送我来医院的?”

    宋小离耸耸肩。

    “多少钱?”

    宋小离一愣。

    “医药费,多少钱,我会还给你的。”

    “……”宋小离哭笑不得:“正常人晕倒醒来第一件事不是应该问自己怎么了吗?你怎么一开口就是钱?”

    沈眠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的身体我很清楚是怎么回事。”

    宋小离一下子就不说话了。

    沈眠扭头找了一下,在旁边找到自己的手机,打开一看,又捣鼓了两下,似乎是发了条短信,发完后见宋小离一直站在旁边看着自己,他叹了口气;“谢谢你送我来医院,把缴费单留下,你可以走了。”

    宋小离不仅没走,反而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打开白粥推到他跟前:“吃点东西吧。”

    沈眠别开脸,这个动作拒绝意味十足:“你回去。”

    宋小离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其实我明白你现在的感受,我想我一走,你肯定会立刻出院,对吗?”

    沈眠抿着嘴不说话。

    “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状况,但是没钱的焦虑,我懂。”

    沈眠终于肯回头看她一眼了。

    “我五年前生过一场大病,麻醉过度失去所有记忆,但是我知道家里穷,有意识后躺在医院,看着妈妈和弟弟整天为我忙活,我很担心,担心他们会因为昂贵的医药费放弃我,那时候我的心情跟现在的你差不多,因为没钱。”

    沈眠目光闪烁了一下。

    “那个时候我很希望有个人能来帮帮我,沈眠,我不敢大言不惭的说能帮你,因为我也不富裕,但如果陪陪你能帮你缓解焦虑的话,我很乐意。”

    沈眠深邃如海的目光终于有要解冻的迹象了,他眼神柔和了不少,沉默半晌,闷不吭声的从宋小离手里接过粥,一口一口,沉默的吃起来。

    喝完粥,沈眠精神恢复了一些,苍白的脸色也好转了不少,见宋小离忙上忙下收拾碗筷,他犹豫了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谢谢”。

    宋小离笑了笑,没接话。

    等到宋小离忙完,沈眠抬头看了一眼针水,还有一大半,打完估计要到深夜,想着今天出不了院,他干脆心安理得的放松下来,闭上眼睛闭目养神。

    宋小离知道他心情不好,也没打扰她,找护士要了充电器,一边充电一边看小说。

    看着看着,沈眠突然说:“不要一边充电一边玩手机。”

    宋小离诧异的抬头。

    “电池有爆炸的风险。”

    宋小离愣了愣,忍不住笑了,放下手机说:“那好,不玩了,你累不累?”

    沈眠摇头。

    “那我们来聊聊天怎么样?”

    沈眠迟疑了一下,点头。

    宋小离搬了张椅子挪到床头,和他面对面坐下,在医院苍白的灯光下,沈眠苍白细腻的皮肤几乎成了半透明,她甚至能隐隐看到里面淡青色的血管。

    “你多大了呀?”宋小离问。

    “25。”沈眠说。

    “你是专业学绘画的?”

    沈眠摇头:“纯属兴趣。”

    宋小离瞪大眼睛:“兴趣能发展成谋生手段,你真棒。”

    沈眠面无表情的抿了抿唇,做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在笑的表情,算是回应宋小离的赞赏。

    “你以后会一直从事这个吗?”宋小离一边问一边想找点瓜子来磕。

    沈眠犹豫了一下,摇摇头:“等妹妹死了,就不会了。”

    宋小离一顿。

    沈眠嘴角抿着的弧度越来越大,他突然沧桑一笑:“我有个妹妹,今年十九岁,半年前查出得了白血病,中晚期,现在在医院治疗,每天医药费好几千。”

    短短几句话,宋小离却得出很多信息。

    比如沈眠其实是不太喜欢这个妹妹的吧,所以才能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出这番话,还间接的解释了他为什么会张口闭口都是钱,要不是生活所迫,没人愿意把自己活成这么市侩的样子。

    “妹妹和我同父异母,她是我父亲出轨的证据,她母亲逼死我母亲,本来好好的家庭在我十三岁那年彻底破裂,后来父亲出车祸死了,后妈带着钱跑了,丢下我和妹妹,我和妹妹相依为命十一年,本来想等她二十岁就找个人把她嫁了减轻负担,没想到她等不到那天了。”

    短短几句话,却让宋小离目瞪口呆。

    “我只上了一个初中就出来四处打工,妹妹也是,”沈眠仰头看着跟他脸色一样惨白的天花板,双眼没有焦距:“生活真累,我快活不下去了。”

    宋小离从震惊里回过神,嗫嚅了半天才问:“你没有亲戚吗?”

    一般家庭遇到这种事,亲戚不都是会帮把手的吗?

    “没有。”沈眠淡淡的说:“当初我父亲要离婚扶正小三,家族里的人极力反对,但他不管不顾,跟族人翻脸决裂,直接导致他死后我和妹妹孤立无援,有时候我会想,其实我当初就该趁着自己未成年不需要负刑事责任,掐死妹妹减轻负担,这样我就不会这么累了。”

    宋小离浑身一个哆嗦。

    沈眠却讽刺的笑了。

    “你……”

    “现在长大了,没这个机会了。”沈眠叹了口气,又像想到什么一样,扯了扯嘴角:“不过也快了,妹妹活不了多久,等她死了,我就可以……自由了。”

    宋小离说不出话了。

    她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眼前这个美貌苍白的男人,即使他说出的话如此残忍,但却给她一种被生活逼到极致,不得不这么做的感觉。

    谁都有无奈不是吗?更何况他只是说说,并没有实施行动。

    后半夜宋小离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沈眠要她回家,她没回去,坚持要给他看针,沈眠没拒绝,在带着安眠成分的针水作用下,他睡了过去。

    宋小离困得脑袋一点一点的,但还是很有责任心的坚持等到沈眠打完针,让护士拔了针头,这才回到沙发上躺下睡觉。

    一觉醒来,宋小离发现身上盖了张毯子,沈眠不见了。

    她起身睡眼惺忪的在病房和洗手间找了一遍,却没看见人,估摸着他已经出院了,宋小离没多做耽搁,收拾了一下也准备离开。

    只是她一走出医院,就在医院门口的长椅上看见沈眠,他正双眼无神的看着脚下的石子路发呆,脸色苍白头发凌乱,枯瘦的身体生生让普通T恤成了宽松款,风一吹,他有种随时都要倒下的感觉。

    宋小离连忙跑过去:“沈眠。”

    沈眠没抬头看她,手中的医药费清单被风吹得哗哗作响。

    时近深秋,外面的风很大很冷,宋小离拽了他一把:“别在这里坐,太冷了,会感冒的。”

    沈眠没说话也没反应,口袋里的手机却滴滴滴的响了起来。

    他没动。

    宋小离看着他失神的样子,叹了口气,脱下外套给他披上,静静的陪着他在原地干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快要到宋小离上班的时间了,她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现在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看来今天只能请假了。

    吹了半个小时风,沈眠口袋里的手机也响了半个小时,可他一直没接。

    好一会儿后,他僵着脸回头看宋小离,脸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像是在忍着巨大的屈辱开口:“你能借我点钱吗?”

    宋小离愣了一下。

    “借我二十万,我会连本带利还你的。”

    “……”宋小离眉头轻皱:“我没那么多钱。”

    沈眠:“……”

    宋小离轻声问:“你妹妹……怎么了吗?”

    沈眠闭了闭眼睛,额头上青筋浮起:“医生说要手术,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我……没钱,你说,我要不要眼睁睁看着她去死?”

    宋小离蹩眉看着他。

    她能感觉得到沈眠此时又纠结又无奈的心情,他不喜欢这个同父异母破坏自己家庭的妹妹,但血缘关系,加上十几年的相依为命,即使是一条狗都有了感情,他无法看着她去死,只是他没钱……

    要不要帮帮他?

    宋小离脑子里第一个想起的是傅止言。

    二十万对傅止言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他和她平时出去随便吃顿饭都要几千块,跟他开口,这笔钱他肯定会给,不过……

    宋小离总觉得借别人的便利来帮另外一个人,这种感觉怪怪的。

    沈眠口袋里的手机还在持续作响,他咬了咬牙,在宋小离不解的目光里拿出来,盯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看了一会儿,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样,按下接听;“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