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准备好答案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8本章字数:3059字

    宋小离:“……”

    傅止言深深的叹息:“这种感觉你不会懂。”

    “……为什么?”

    “因为你忘了。”傅止言抽身,黑色的双眸里滚动着黑色的岩浆,紧紧的锁定着宋小离,灼热得像是要把她焚成灰烬:“你睡了一觉,醒了把什么都忘了……宋小离,这世上还有比你更狠心的人吗?”

    宋小离茫然的看着他,傅止言的眼里有怨,有怒,更有不甘,她浑浑噩噩的脑子越来越疑惑,他为什么会对着自己露出这样的眼神?

    当晚傅止言没离开,因为宋小离发烧了。

    转季时节落水染上的感冒果然不是几粒药就能镇压下来的,傅止言叫了医生过来,给宋小离挂水。

    宋小离烧得迷迷糊糊,见傅止言在屋里走来走去,她还不忘嘟囔:“你该回去了。”

    傅止言弄了个暖水袋过来压在她手臂上,暖着她灌入针水变得冰凉的手:“好,等你挂完水我就回去。”

    宋小离勉强睁大眼睛:“走的时候记得给我关门关灯。”

    “好。”

    “唔,灯还是不要全部关掉,留一盏客厅的小灯,我说不定会起来上厕所。”

    “好。”

    “唔……要给沈眠打电话才行……”宋小离声音越来越小,眼皮越来越重,很快就睡了过去。

    傅止言侧着耳朵听她的呼吸,确定她已经睡过去了,这才替她掖好被子,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发呆。

    宋小离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被尿憋醒了。

    她浑浑噩噩的睁开眼睛,跟个游魂一样飘出卧室去厕所解决生理需要,解决完闭经过客厅时还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见才凌晨六点半,想着八点钟出门上班,还有一个多小时能睡,她又迷迷瞪瞪的飘回卧室准备睡回笼觉。

    然而一进卧室门,看到坐在椅子上,左手拄着太阳穴,连睡着都是无比优雅的傅止言时,她愣了愣,他没走?

    就这么照顾了她一夜?

    宋小离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了。

    她到底何德何能,能让傅止言对她这么好?

    屋子里虽然开着暖气,但清晨还是有些冷,宋小离打开柜子,拿了条毯子出来,轻手轻脚的给傅止言披上,还给他掖了一下毯子角。

    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傅止言,他白皙的肌肤完美得堪比女人,鼻梁高挺睫毛纤长,脸部轮廓深邃得好像艺术品,撇开别的不说,就冲着这张脸,宋小离也得感叹上帝是不公平的,把所有的好东西都倾注在一个人身上……

    观察了一会儿傅止言,宋小离直起身体,刚想出门弄点吃的,傅止言却突然毫无征兆的轻笑了一声,把她吓了一大跳,她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戒备的看着他。

    傅止言睁开眼睛,眼角眉梢全是笑意:“早。”

    “你……你醒了干嘛不早说!”宋小离想起刚才自己看他的小动作,耳根发烫。

    “我要是说了,你不就不看我了。”傅止言拉下毯子,当着宋小离的面慢条斯理的折好,递给她:“好点了吗?头还晕不晕?”

    宋小离下意识的上前两步,伸手去接,这时傅止言却突然把手一缩,另一只手迅速伸过来拽起宋小离,在她的惊呼声中直接把她拽到大腿上,用力抱紧。

    宋小离先是一愣,又立刻拼命挣扎:“你干什么!”

    “别乱动!”傅止言低声警告道:“早上很容易兴奋……懂吗?”

    两人贴得这么近,他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就在她耳根旁拂动,空气中的暧昧分子急速升温,宋小离的脸“腾”的一下热了起来,不敢继续挣扎,她咬着后槽牙怒气冲冲的说:“放开我!”

    傅止言心情显然不错:“别动,让我抱一抱,说起来,跟你交往一个多月了,除了牵牵手亲亲额头,我可是什么便宜都没占到。”

    宋小离头皮发麻,傅止言还带着刚醒来的鼻音的低沉嗓音让她觉得危险至极,以前傅止言温文尔雅,她觉得他绅士,现在看来,他哪里是绅士,分明是早就忍耐多时了!

    “对你客气的时候你不珍惜,那我只能……释放本性了。”

    “!”宋小离鸡皮疙瘩一下子窜了起来,后脊背跟过了电一样麻到了颈椎骨,她瞪大眼睛:“你别乱来……”

    傅止言单手搂着她的腰,毯子早就被丢到地上,他空出一只手,有意无意的在她背上摩挲着,激起宋小离一阵一阵的战栗:“我不喜欢勉强别人,但是常年生活在刀光剑影里,不如意的人和事多了,总要用点非常手段,比如你,小离,你知道我是怎么对付跟我耍小心眼的商业对手吗?”

    宋小离感觉自己的头发都要一根一根竖起来了:“不、不知道……”

    “我不喜欢赶尽杀绝,真正折磨人的,是让他们没有希望的挣扎……当然,及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投诚的就另当别论了,小离,你这么聪明,一定不会把自己逼到绝境,你说对吗?”

    宋小离在他轻揉慢碾的摩挲下连冷汗都出来了,无比僵硬的点点头:“对。”

    傅止言看着她诚惶诚恐,吓得满头大汗脸色微变的样子,突然有些不忍心了。

    到底有多害怕,才会对他的接触这么排斥?

    不过她向来就不是容易接受别人的人。

    傅止言松开她,替她撩开汗湿的刘海:“好了,不逗你了。”

    一得到解放的宋小离立刻站了起来,瞬间离开傅止言好几步远。

    傅止言被她的反应刺了一下,心脏一麻,他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今天会出差。”

    宋小离戒备的眼神在听到这句话时闪了一下。

    “大后天回来。”

    宋小离显然松了一口气。

    傅止言别开脸不再看她细微的表情变化:“你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吗?”

    宋小离愣了愣,直勾勾的看着他。

    傅止言起身,拿起椅背上的外套,一边穿一边说:“我回来那天会过来找你,记得准备好答案。”

    “……”

    傅止言头也不回的走了,门口传来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宋小离虚脱般的瘫坐在沙发上,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她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突然有点怀念以前那个什么事都顺着她的傅止言,现在这个强势霸道的傅止言让她真不习惯。

    不过转念一想,宋小离又有些心惊肉跳,她要是一直没发现傅止言的真面目,稀里糊涂跟他结了婚,那婚后被家暴怎么办?

    以傅止言的手段,没结婚之前他能把她逼到这个份上,结了婚要是被家暴,只要他不想离婚,那她单方面申诉离婚成功的可能性为零。

    想到这里,宋小离为自己掬了一把同情泪,她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傅止言不在,宋小离一连两天时间都很轻松,白天在沈眠的画室打下手学画画,晚上回来自己捣鼓着复习白天的内容,充实的日子让她分外惬意。

    与此同时,宋小离发现自己喜欢画画果然不是心血来潮,用沈眠的话来说,她有着不错的画画功底,以前的事虽然想不起来了,但宋小离几乎可以肯定,她失去记忆以前,应该很喜欢画画,这更加坚定了她想要继续学下去的信心。

    这天上班,宋小离像平时一样,中午吃完饭正准备休息一下,楼上却突然传来“砰”的一声闷响。

    楼上楼下虽然被改成了复式,但碍于空间有限,隔音并不好,平时沈眠在上面休息都是安安静静的,这声闷响来得突兀,加上早上看到沈眠他脸色不太好的样子,宋小离犹豫再三,还是打算上去看看。

    爬上铁楼梯,宋小离上了二楼,上面没开灯,窗户也没打开,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宋小离轻声喊了一句:“沈眠?”

    角落里传来一声轻微的悉索声,沈眠沉哑的声音响起:“我没事。”

    宋小离松了口气:“干嘛不开灯?”

    “刚关灯,我要休息了。”

    宋小离在黑暗里沉默了一下,说:“那你好好休息。”

    说着她转身下楼。

    只是在她一转身,脚下踩到一样东西,她愣了一下,弯腰捡起来一看,是沈眠的手机。

    手机屏幕已经碎了,看来刚才那声闷响是他砸手机的声音。

    他心情不好?

    宋小离握着手机,想起他刚才说的话,还是打消了要去安慰他的念头。

    下午,沈眠若无其事的下楼继续上课,宋小离时不时看他一眼,他神色淡淡,好像中午的情绪波动是一场错觉。

    傍晚,孩子们都被家长借走了,宋小离打扫完卫生,回头看见沈眠正站在展示橱窗前发呆,透明的玻璃橱柜反映出他失神的样子,宋小离正要走过去,沈眠却突然开口:“没事了,你下班吧。”

    宋小离有点不放心他:“你真的没事?”

    沈眠回过头,对她笑了笑:“我能有什么事,这么大个人了。”

    宋小离见他确实不像有事的样子,松了口气,拿起包:“那我走了,明天见。”

    “恩。”

    宋小离走出画室,虽然心里总觉得怪怪的,她也没深究,只是走到公交站台才想起来,她的充电器落在画室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