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6章 宋铭出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8本章字数:3071字

    华辰脸色微霁:“这跟你有关系吗?”

    宋小离被呛了一下,脸色大变。

    “沈眠是我的人,我的人,轮不到你来管。”

    “……”

    宋小离被轰了出来。

    两个保安接到命令,直接把她从顶楼办公室拖出来,扔在大楼门口,宋小离拼命挣扎,却不敌两个牛高马大的男人,被扔出来后她叉着腰破口大骂华辰是变态,引得来来往往的人不停的侧目。

    骂够了,骂累了,宋小离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了一趟画室,本来想找手机的,去了以后却发现手机怎么也找不到,她皱眉冥思苦想,难道是被傅止言给拿走了?

    也不是没可能。

    看来要重新买个手机了。

    宋小离哀叹不已,手机好贵啊,她现在的工资不算高,这一笔支出无疑让她的经济负担雪上加霜……

    一路哭丧着脸回了家,一进门就听到家里的座机在拼命响,宋小离心里一紧,连鞋子都没来得及换就跑过去接起,一拿起话筒就听到宋英在电话那头声嘶力竭的哭喊道:“小离,铭铭出事了——”

    宋小离用最快的速度回了家,一进门宋英就扑上来死死的拉住她的手,眼泪横流:“小离,你一定要救救铭铭,他心眼儿从小就实,我知道他一定是无意的……”

    “妈你别着急,慢慢说,铭铭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宋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在学校把同学给打伤了,额头上缝了八针,孩子家长索赔十五万,不给就要告铭铭故意伤害,警局那边的意思是让我们私了,不然留下案底对铭铭未来不利,可我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小离,帮帮我,我只有铭铭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是出事,我也活不下去了……”

    宋英哭得心碎,宋小离也好不到哪里去,她一边安抚宋英一边疑惑,宋铭向来循规蹈矩,怎么会突然做出这么偏激的事?

    “铭铭现在在哪里?”宋小离问,想要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必须要见见宋铭才行。

    “还拘在警局,警察说要对方父母同意撤诉才能放人,怎么办啊小离……”

    宋小离拍拍她的背:“没事的妈,我们现在就去警局看看铭铭。”

    两人匆忙到了警局,见到宋铭时,宋小离大吃一惊。

    短短几个礼拜没见,宋铭瘦了一大圈,眼窝深陷两颊消瘦,脸色苍白得可怕,看见宋小离和宋英进来,他愣了愣,随即羞愧的低下头,不敢看她。

    宋小离快步走到他跟前,拉住他的胳膊:“铭铭,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跟同学打架?”

    宋铭不动声色的把手臂从宋小离手里抽出来,仍然不敢和她对视:“一点小事起了冲突……是我的错。”

    见他没有要辩解的意思,宋小离知道他已经认了,这钱必须得赔。

    但是打伤脑袋赔偿十五万,这是不是太离谱了?

    宋小离找到处理这件事的警察,跟他咨询了一下。

    警察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来问,列出一大叠单据,什么伤情鉴定,营养费,住院费,术后风险费,精神损失费……甚至还有学习耽误费,这摆明了在讹人。

    宋小离看着那一叠花花绿绿的单据,再看看对方有恃无恐的样子,心里瞬间了然,这个警察要么是被伤者父母给收买了,要么本来就是他们那边攀亲带故的人,两方撮撺起来,从他们身上榨一笔钱。

    想通这个,宋小离的心一下子凉了。

    对方要是铁了心要他们赔这么多钱,他们压根就申诉无门。

    最重要的是,十五万,宋家根本就拿不出这么多钱。

    从警局出来,宋小离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宋英一脸恳求的看着她:“小离,拜托你,就当妈求你了,你帮帮我,跟傅总先借十五万,我一定会还给他的,救救铭铭,他不能栽在这一步,他明年就要高考了啊……”

    宋小离听得心如刀绞,先不说她和傅止言已经断绝关系了,就算两人还在一起,她也不好跟他开口要这笔钱……

    见宋小离面露难色,宋英不解的问:“小离,怎么了?你不好意思跟傅总开口?”

    宋小离纠结了半晌,只要老老实实的说:“我跟他已经分手了。”

    宋英脸色大变:“怎么会……你们、你们为什么分手?”

    宋小离无心解释,推着她往家的方向走:“妈,我们回去再想想办法。”

    回到家里,宋英一直没说话,宋小离也陷入深深的压抑里,她绞尽脑汁的想,到底要怎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凑够十五万?

    就在她苦恼不已时,宋英从房间里拿了个生锈的铁盒子出来,当着宋小离的面打开。

    宋小离一愣:“妈,你干嘛?”

    宋英眼泪一下子出来了,她颤着手拿出里面的房产证:“现在家里唯一值钱的就是房子了,我把房子挂出去,尽快换钱把铭铭领出来……”

    宋小离连忙握住她的手:“妈,不行!”

    宋家就只有这么一套房子,不然就凭宋英那点工资,别说供宋铭上学,就连在江城租房子都会很吃力,把房子卖了,这无疑是断了家里的生路,以后宋铭和宋英还不知道要怎么安置。

    宋英痛苦的摇摇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你又不是没看到铭铭今天的样子,这才一个晚上,他就变成这样了,那里根本就不是人待的,我要尽快把他带出来!”

    “妈……”宋小离眼圈也红了。

    “小离,家里发生这样的事儿,我只能说运气不好,你那边有地方住吗?铭铭出来后能不能先去你那边暂住一段时间?他现在这样的精神状况根本没办法上学,我不想逼迫他太紧,让他去你那边休息一段时间,可以吗?”

    “……妈,那你呢?”

    “学校食堂有宿舍,我去宿舍住一段时间。”

    宋小离:“……”

    眼看这个家就要散了,她却一点忙都帮不上,说不愧疚是假的,宋小离都快急疯了。

    “家里的东西能折旧卖了就卖了,以后要是能买房子再重新置办。”宋英笑得苦涩:“这件事先别告诉铭铭,不然他会有心理负担。”

    宋小离:“……”

    宋英转身去联系房屋中介的人,宋小离焦急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脑子转得飞快,想着要怎样才能不让宋英卖掉房子。

    事到如今,只有傅止言才能帮她,难道她真的要去求傅止言?

    不可能!

    宋小离拍拍自己的脸,尽量冷静下来,她不可能去求傅止言的。

    可是自己的朋友都穷的响叮当,谁能帮忙?

    宋小离想起佟雪歌,以往有事她都是第一个冲出来帮忙的,她知道现在找她,她肯定也会帮忙,但佟雪歌自己的家庭负担也不轻,十五万要是全部找她拿,那几户等于把她的家底都掏空……

    她正想的入神,屋里突然传来一阵异响,她愣了愣,迅速进了宋英的房间,宋英倒在地上,手里捏着房产证,双眼紧闭不省人事。

    宋英住院了,急火攻心导致高血压,情况很危险,好在送医院送得及时,抢救了过来,医生嘱咐宋小离,千万不能让宋英再操心,不然很容易导致脑血栓……

    宋小离拿着报告单,看着上面动辄上千的费用,一个头两个大。

    上面叫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就是!!

    安顿好宋英,宋小离握着手机走到医院住院部楼下的草坪里,蹲在地上一边扯着小草一边看着手机通讯录,犹豫了大半天才按下佟雪歌的号码,先跟佟雪歌借五万吧,她是真的没办法了。

    电话好一会儿才接通,这个时间佟雪歌正在上班,声音里全是焦急:“小离,怎么了?”

    宋小离支吾了一下,小声问:“雪歌,能不能借我点钱?”

    佟雪歌愣了一下:“可以,发生什么事了?”

    宋小离长话短说,把弟弟打人被抓,母亲住院的事跟她说了一下,佟雪歌果然仗义,立刻问她要多少钱。

    宋小离颤着声音说:“五万。”

    “好,你等我,下班了我给你送过去。”

    “雪歌,谢谢你!”宋小离感动得想哭,这个时候还能这么仗义帮着她的人就只有佟雪歌了。

    “说什么傻话。”佟雪歌急匆匆道:“我这边还有事要处理,回头见。”

    挂断电话,宋小离差点把脑袋埋进草坪里,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居然这么没用,家里一出事,她什么都顶不住……

    自我埋怨了一会儿,宋小离回病房照顾宋英。

    宋英已经醒了,只是精神状态还是不太好,见宋小离进来,她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宋小离走到病床前:“妈,你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宋英垂下眼睑:“我没事。”

    “……”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宋英突然掀开被子下床:“给我办理出院手续,房子的事情还没商谈好……”

    “妈,你现在不能出院。”宋小离连忙拦住她:“医生说你现在不能操心,不然……”

    “我不操心,谁去救铭铭?”宋英眼睛红了,看着宋小离的眼神带了几分责备:“他是我儿子,你弟弟,你帮不了他,我这个当妈的要是再不操心,那他就得蹲在里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