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领证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8本章字数:3031字

    宋小离愣住了,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其实宋英对她无法帮忙这件事是有怨言的。

    也是,她和傅止言分手的事情没有告诉宋英,宋英一直以为他们好好的,以傅止言的财力,拿出十五万轻轻松松。这么一件只要宋小离开口就能轻松解决的事,却因为她和傅止言分手而导致僵持在这里,现在甚至闹到要卖房子……宋英有怨言无可厚非。

    只是宋小离说不失望是假的,宋铭是她儿子,难道她就不是她的女儿?

    “好了好了,我也不是怪你的意思。”宋英推开宋小离:“我只是太着急了,住在这里每时每刻都要花钱,我们还是回去吧。”

    宋英说着转身就要去找衣服换。

    宋小离按住她的肩膀,强制性把她按回床上,力气大到不容宋英反抗。

    这回轮到宋英怔愣了:“小离……”

    宋小离垂着眼皮不去看她的眼睛,声音淡淡的:“我已经在借钱了,妈,你不用操心。”

    走出医院,宋小离仍然觉得心脏闷闷的疼。

    每次宋英表现出偏心,大到比如现在这件事,小到在餐桌上偏向宋铭的一块肉,她都很介意。

    那种不被人重视,或者说因为有另一个人的存在而被轻视的感觉太让人难受了。

    胡思乱想了半晌,宋小离回到公寓,翻出自己所有的银行卡,跑到ATM机,一张一张的试了一遍,东拼西凑,居然也有一万多。

    她暂时性的松了口气,又找到伤者父母的手机号码,给他们打了个电话,问问能不能先交一部分钱,让他们松口把宋铭先放出来,其他的钱分期付款。

    没想到对方态度强硬,一口咬定拿不出十五万就告宋铭,让他坐穿牢底。

    对方态度恶劣出口成脏,类似于“没家教,小杂种,父母死了没人管教”的话频繁提起,百般沟通无果,反倒把自己弄得一肚子火气,宋小离咬牙切齿的挂断了电话。

    在深深的纠结和焦躁里,宋小离等到了佟雪歌的电话,让她出去见面。

    等到了约定好的见面地点,没看到佟雪歌,反倒看见了傅止言。

    宋小离知道被坑了,转身就要走,傅止言眼疾手快的拉住她:“宋小离。”

    宋小离脚步一顿。

    傅止言很少连名带姓的叫她,一旦这么叫她,就证明他是真的生气了。

    宋小离甩开他的手,语气里多了几分不耐烦:“你又想干什么?”

    傅止言冷冷的看着她,语气跟表情一样冷:“出了事为什么不来找我?”

    宋小离嗤笑了一声:“我跟傅总现在既不是情侣也不是上司下属,出事为什么要去找你?”

    傅止言被她呛了一下,还是用这么无所谓的态度,他顿时火了:“你还真是能耐了,我倒要看看,我不帮忙,这件事你要怎么解决!”

    宋小离被他语气里的高高在上激怒了,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放心,我绝对能自己搞定这件事,不需要你操心!”

    “是吗!”傅止言被气笑了,双手环胸眯起眼睛看着她:“如果我说,佟雪歌要是敢借钱给你,我就解雇她,你怎么看?”

    宋小离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你……无耻!”

    傅止言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力道还不轻:“敬酒不吃吃罚酒!!!宋小离,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那我只能用别的方式达成目的!”

    宋小离瞳孔微微一缩,盯着傅止言看了一会儿,她突然猛地拍开他的手,往后退了一步:“傅止言,我弟弟打人这件事是不是你策划的?”

    傅止言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眼神一下子变了:“你什么意思?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

    “你现在做的事跟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有什么区别?趁火打劫!!!”

    傅止言眼里暗流涌动:“不是我做的!”

    宋小离冷笑:“我该相信你吗?”

    傅止言沉默,空气好像凝固住了。

    许久,他开口了,声音里全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险气息:“既然你这么认为,那就是好了,反正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卑鄙小人,既然担了这个骂名,那我不做点实事,怎么对得起自己呢。”

    宋小离被他阴鸷的样子震慑了一下,往后退了好几步,戒备的看着他:“你要干什么?”

    傅止言冷笑:“做个交易,我帮你摆平这件事,你跟我结婚。”

    “不……”

    “如果不同意,那我就从中作梗,到时候对方索赔的就不止十五万了。”

    宋小离瞳孔猛地一缩:“傅止言,你混蛋!!!”

    “对,我就是个混蛋!”傅止言眼里全是疯狂:“我给过你机会,宋小离,可是你不珍惜,那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达到目的。”

    “……”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宋小离转身就走。

    “站住!”傅止言喝住她。

    宋小离果然顿住脚步,却没回头,她现在真的一眼都不想看见傅止言。

    傅止言走到她面前,从口袋里拿出一部手机,递给她:“你的手机。”

    宋小离盯着那部已经被换了屏幕的手机,好一会儿才伸手接过,握着手机,她手指骨节发白。

    也就是这一刻,她突然意识到,以傅止言的段位,他要是卯足了劲要跟她作对,那她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宋小离闭了闭眼睛,想起一口就答应她借钱的佟雪歌,想起宋英失望责备的眼神,想起还扣在警局里消瘦苍白的宋铭……她咬着后槽牙,心尖在剧烈颤抖。

    再次睁开眼睛,宋小离已经冷静下来了,抬头看见傅止言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她冷淡的开口:“结婚是吧,我答应你。”

    傅止言顿了顿:“好,先领证。”

    宋小离点头:“走吧。”

    既然非得是这么个结果,那她也懒得瞎折腾了。

    傅止言拉住她:“这个时间民政局已经下班了,明天再去登记。”

    宋小离忍住想要把他甩开的冲动,轻描淡写的说:“那我先回家。”

    “不行。”傅止言强硬的说:“既然已经答应要嫁给我,那现在就跟我回庄园。”

    宋小离:“……我妈还在医院,我得回去照顾她。”

    “我已经让人去照看着了,你不用操心。”

    “……”

    看来他把一切都策划好了。

    老谋深算如他,早就想好所有的路了吧,知道她会妥协,知道她会示软,也知道她一定会跟他结婚……

    一想到未来共度余生的是这么一个人,宋小离心里的寒气就一阵一阵往外涌。

    跟着傅止言回到庄园,看着眼前奢华大气的建筑,想起上次在这里发生的事,宋小离脚步不自觉慢了半拍,头皮一阵阵发麻。

    她一点都不想看到傅思欢,更不想和她共处一个屋檐下。

    傅止言似乎看出了她在想什么,拉着她的手,强硬的拽住她进门:“本来我准备在外头购置一套园子,作为我们俩的婚房,也好缓冲一下你和欢欢的关系,但是宋小离,你太不识相了,作为惩罚,你现在必须生活在这里。”

    宋小离低着头不说话。

    现在他是雇主她是奴仆,他说什么她都无法反抗。

    进了庄园,很快就有佣人迎上来,接过傅止言手里的外套和公文包,见了宋小离,佣人们眼里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

    傅止言吩咐道:“把主卧打扫一遍,晚饭以清淡为主。”

    佣人们不敢多言,纷纷下去做事。

    进了客厅,正在逗着小狗的傅思欢一见傅止言回来就欢呼雀跃着跳起来,但是一看到他旁边的宋小离,她脸色微微一变,立刻大声抗议:“爸爸,她怎么又来了!”

    傅止言皱眉,呵斥道:“她是你妈妈,不许没礼貌!”

    傅思欢冷哼:“我妈妈早就死了。”

    “欢欢!”

    傅思欢从沙发上跳下来,冷冷的扫了宋小离一眼:“麻雀还想变凤凰!”

    傅止言心情本来就不好,被傅思欢当着他的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怒了:“傅思欢,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你现在给我回房面壁思过,没我命令不许出房门一步!”

    傅思欢愣了愣,立刻委屈的抗议:“爸爸,你又因为她对我生气!”

    “不关她的事,是你自找的!没礼貌就该受到惩罚,回去!”

    见傅止言心意已决,傅思欢瞪了宋小离一眼,转身回了房间。

    傅止言径直拉着宋小离上了二楼的主卧。

    打开主卧的门,傅止言说:“以后你就睡这儿。”

    宋小离一言不发的走进去,扫了一眼四周,一个卧室的面积比她家一套房子都大,头顶上吊着名贵的水晶灯,脚下铺着柔软的地毯,家具装饰物每一样都价值不菲,朝阳方向还有阳台,看着就很舒服。

    但宋小离无心欣赏。

    “衣服和日常用品我已经让人去准备了,你洗洗脸,下来吃饭。”

    吃饭的时候偌大一个餐桌上只有宋小离和傅止言,大概是为了照顾宋小离的感受,傅止言让平时伺候在一旁的佣人们都散了,整个餐厅里静悄悄的。

    傅止言给宋小离夹了一块水煮鱼:“多吃点,明天领证会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