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傅止言醉酒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8本章字数:3019字

    宋铭目光扫过傅止言,落在他跟宋小离相握的手上,脸色又沉了几分,但还是慢吞吞的下楼,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宋英催促道:“铭铭,你还愣着干嘛,跟你姐夫打声招呼呀。”

    宋铭抿着嘴不说话,抗拒溢于言表。

    傅止言笑了:“没事,第一次见面,你好,我是傅止言。”

    宋铭别开脸,没搭理他。

    气氛更加尴尬了。

    宋小离见状咳嗽了一声,开口问宋铭:“在那里面他们没对你动粗吧?”

    宋铭闷闷的开口,声音还是沙哑的:“没有。”

    “那就好,你在家休息几天,回学校上课。”

    宋铭低低的应了一声:“恩。”

    宋英连忙说:“好了好了,事情都过去了就不提了,小离,中午做萝卜牛腩吃好不好?你最喜欢这个菜了,止言喜欢吃什么,我去超市买。”

    傅止言客气一笑:“我不挑食,随便什么都可以。”

    “那好,铭铭,跟我去超市买菜。”

    宋铭双手揣在兜里不肯动。

    宋英有些恼了,重重拽了他一下,语气也严厉起来:“起来!”

    宋铭这才不情不愿的起身跟着她出门。

    母子俩一走,宋小离松了口气。

    她是了解宋铭的,万一他一时冲动跟傅止言打起来,丢的可就不只是宋家的脸了。

    别墅里只剩下宋小离和傅止言,她站起来四处转了一圈,这样的地带这样的格局这样的装修,一套别墅没个上千万拿不下来,宋小离转上二楼,心里盘算着要是想把这套别墅买下来,她要赚多久的钱。

    傅止言跟着她一起转上三楼,三楼有个透明的玻璃花房,里面种着不少名贵的花草,几朵牡丹花正在初冬的阳光里开得如火如荼,宋小离走近看了看,没做声。

    傅止言突然上前一步,从后面揽住她的腰,下巴垫在她肩窝上,把她整个人都虚虚环住,感觉到她浑身一僵,他低声问:“对这里还满意吗?”

    宋小离不自在的点点头,想挣脱开他,傅止言却抱得很紧,根本不允许她挣扎:“喜欢就好。”

    宋小离在心里无声的叹气。

    傅止言平时就很大方,但宋小离没想到他能阔绰到这个程度,上千万的房子说送人就送人,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傅止言低声说:“你弟弟很有潜力,有没有考虑让他大学期间来我公司实习?”

    宋小离一愣,立刻说:“他大学不一定是在江城念。”

    “他想考江城大学。”傅止言说:“他亲口说的。”

    “不一定考得上。”

    “你想让他考上,他就一定能考上。”傅止言低笑了一下:“你要相信他。”

    他说话时喷洒出来的气息拂动着宋小离的耳根,耳后那一小块皮肤像有蚂蚁在爬一样,又痒又麻,宋小离忍无可忍的推开他:“那是他自己的事,你别插手。”

    傅止言见她有炸毛的迹象,立刻安抚道:“好好好,我不插手就是了,提出这个建议,只是考虑到大学学业没那么忙,想让他提前接触社会,以后适应起来就没那么麻烦,而且在zk实习能学到不少东西,至于以后他毕业了要不要选择在zk工作,我不会勉强他。”

    听完他的解释,宋小离一愣,瞬间觉得自己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她还以为傅止言是想通过控制宋铭来牵制她,让她以后不敢轻举妄动。

    想到这里,她脸上讪讪的:“那、那我去问问宋铭吧,他要是愿意,就让他去吧。”

    “好。”

    午饭是在宋家吃的,桌上一共十多个菜,看得出来宋英是真的很高兴,宋小离嫁出去了,她最担心的隐患彻底杜绝,宋铭逃过一劫,还因祸得福有了一套这么大的房子,这叫她怎么能不开心。

    吃饭的时候宋英还开了一瓶白酒,说要和女婿好好喝一杯。

    但是酒刚开出来就被宋铭抢了过去:“女人喝什么酒!”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傅止言倒了一杯,把酒杯推到他面前,抬头看着他,语气冷冷的,咬牙切齿的说:“姐夫,我敬你一杯。”

    宋小离本来想开口阻止的,但傅止言在桌子底下轻轻捏了一下她的手,示意没事,她只好闭了嘴。

    两个男人举杯对碰了一下,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宋铭没喝过酒,当下被呛得咳嗽起来,宋英连忙过来给他拍背,却被他一把推开,他抹了一下嘴唇:“我没事,姐夫,再来。”

    一瓶五六十度的白酒很快就被干了个干净,宋英不停的阻止,却一点作用都没有,管得急了宋铭还吼她一句,两个女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把酒全喝完了。

    喝完酒,宋铭醉得一塌糊涂,傅止言除了脸有点发白以外,目光清明神色不变,压根看不出喝过酒。

    桌上的菜都没怎么动过,宋铭挣扎着拿起空了的酒瓶,给傅止言倒酒,又把空了的酒杯推到傅止言跟前:“喝、喝酒!继续喝。”

    “你喝醉了。”傅止言说:“妈,送小舅子上楼休息吧,别喝了。”

    宋英连忙应了一声,拉着宋铭就要上楼。

    宋铭却怎么都不肯,挣扎了两下,突然推开宋英,指着傅止言的鼻子酒气冲天的大骂:“你这个强盗!!!”

    宋小离心里一紧!!

    她很怕宋铭会在酒后说出那些乱七八糟的话,要是被傅止言知道宋铭对她怀了那样的心思,他心里肯定会介怀。

    不行,不能让他乱说话。

    宋小离连忙上前扶了宋铭一把:“铭铭,别闹了,快上楼休息……”

    她话还没说完,宋铭突然揽住她的肩膀把她往怀里一带,醉醺醺的指着她对傅止言说:“你抢走了我姐!!!”

    傅止言神色淡淡的看着她。

    “凭什么!!”宋铭眼睛发红:“就因为你有钱?”

    宋小离:“宋铭,你别闹了!!”

    “我才没闹!我是喝了酒,但是我清醒得很!”宋铭不甘心的说,又扭头看着傅止言:“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比你更有钱……我一定会比你更有钱。”

    “好,我等着。”傅止言撑着桌子站起来:“你很聪明,我相信你可以的。”

    宋铭大笑起来。

    笑着笑着,他突然把宋小离往傅止言的方向一推,红着眼睛说:“你要好好对她,要是让我发现你敢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我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

    “好。”

    得到肯定答案的宋铭转身摇摇晃晃的上楼,宋英连忙扶了他上去。

    被宋铭这么一通闹,宋小离脸上有些尴尬,见傅止言脸色苍白,她皱眉:“你没事吧?”

    傅止言摇头:“没事,不过等会儿不能开车了。”

    宋小离想了想:“叫司机过来?”

    “把车放这儿,我们打车回去。”

    宋小离一愣:“啊?”

    告别了宋英,宋小离和傅止言走出别墅。

    刚离开宋英的视线,一直走得笔直板正的傅止言身体突然一歪,整个人都压到宋小离身上。

    宋小离差点没接住他:“喂,你怎么了?”

    傅止言半边身体都倚在她身上,白着一张脸冲她笑了笑:“没事,估计是……有点醉了。”

    “…-…”

    于是——

    “来、来人啊,把那条路给我扶正!”傅止言靠在宋小离身上,路走得歪歪扭扭,脚根本就不着力,手还不安分的指着马路大声说。

    旁边路过的两个女孩都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们。

    宋小离那叫一个丢脸,把傅止言扶好:“别闹了,我们去打车。”

    “打车?好啊,打车回去。”傅止言笑嘻嘻的说,眼里蒙上了一层水雾,醉眼迷离的样子看起来分外诱人。

    好不容易把傅止言扶到路边,宋小离正要找个地方让他坐一下,自己好去打车,傅止言却突然站直了身体,紧接着冲了出去,在宋小离的大惊失色中拦住了一辆路过的的士,趴在窗口问师傅:“司机先生,去不去机场?”

    司机愣了一下,点点头:“去。”

    傅止言“嘿嘿”笑了两声,直起腰冲他挥挥手:“那你去吧,路上小心,拜拜~~~”

    司机:“……神经病啊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

    宋小离:“……”

    费劲的把傅止言拖回来,宋小离给傅家的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们过来接人,这才把傅止言弄回了家。

    回到家的傅止言抱着马桶吐了个昏天暗地,管家一边给他拍背一边心疼得不行:“太太,先生怎么喝成这个样子?你们不是去登记结婚吗?怎么跑去喝酒了?”

    宋小离不好意思说是被自己娘家弟弟报复性的给灌成这个样子,顾左右而言他:“我还以为他酒量不错,没想到喝一点就倒了。”

    “少爷哪里会喝酒啊!”年过半百的老管家叹气。

    “生意场上的人不都会喝酒吗?应酬什么的……”宋小离不解的问。

    “家里的生意根本用不着少爷亲自去应酬,他不会喝酒。”管家责备的看了她一眼:“少爷以后要是沾酒,麻烦您多劝着点儿,对身体不好。”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