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你要干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8本章字数:3040字

    “我知道你不想嫁给我。”傅止言赌气一样:“可我还不是把你娶到手了,既然成为傅家人,那就给我安份一点,想离婚,等我死了再说。”

    宋小离目瞪口呆。

    傅止言转身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下,不再理会她。

    宋小离磨蹭了半天才爬上床睡觉,本来以为傅止言睡着了,但是刚一掀开被子躺下,傅止言的手就伸了过来,在她的尖叫声和反抗中直接把她捞到怀里抱紧。

    “放开我!!!”宋小离怒了:“你要干什么!!!”

    傅止言被她挣扎里带来的磨蹭蹭得呼吸有点重:“我现在不想干什么,但你要是继续,那我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了。”

    被他阴测测的一威胁,宋小离顿时不敢说话了。

    两人相拥着躺了一会儿,傅止言闷声问:“在你眼里我真的就这么差劲?”

    宋小离:“……”

    “差劲到不想嫁给我,嫁给我以后满脑子想离婚?”

    宋小离:“……”

    “算了。”傅止言闭上眼睛:“你想不想嫁给我都没有区别,反正已经是我的人了。”

    这话说完后傅止言就再也没说话,听着他渐渐平缓下来的呼吸,宋小离悄悄松了口气,她闭上眼睛,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第二天早上,宋小离在生物钟里醒了过来,刚想下床上厕所,但是一挪动身体,就感觉大腿内侧抵着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她愣了愣,刚想掀开被子看看是什么,一只大手按住了她。

    她抬头一看,傅止言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此时正蹩眉看着她:“干嘛?”

    宋小离挪了挪身体,感觉那东西确实又硬又热的抵着她:“这什么东西……”

    傅止言呼吸一窒:“别乱动!”

    话音刚落,宋小离感觉那东西又大了几分,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那是什么,脸色顿时爆红,想都没想就一脚踹了过去:“流氓!!!”

    这一下正好把那东西踹了个正着,向来临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傅止言顿时惨叫一声,捂着裆部在床上滚了起来:“宋小离!”

    宋小离逃也似的蹦下床,看着傅止言剧烈的反应,懵逼了,不就踹了一下嘛,她好像也没用多大力气啊,怎么疼成这个样子……

    听见惨叫的管家不到十秒钟就冲了上来,一看傅止言这反应,又看看一脸无辜的宋小离,连忙让人叫医生过来。

    “……”

    一大早闹了场啼笑皆非的笑话,宋小离吃早餐时头都快抬不起来了。

    傅止言脸色阴沉,一言不发的给傅思欢的面包片抹花生酱。

    一脸无辜的傅思欢看看宋小离又看看傅止言,意识到傅止言是真的在生气后,她很识趣的没有火上加油。

    吃完早餐,傅止言带了两大箱喜糖出发去公司,他前脚刚走,傅思欢后脚就踱到宋小离跟前,一脸审视的看着她:“你跟爸爸吵架了?”

    宋小离一边收拾包里的东西一边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小孩子在跟大人说话前要加尊称,比如——后妈。”

    傅思欢哼了一声,双手环胸不屑的看着她:“你才不是我妈,连后妈都不是。”

    宋小离懒得搭理她,拎了点喜糖就出发去沈眠的画室了。

    到了沈眠画室,孩子们已经来了,沈眠正低头在讲台上翻着什么东西,宋小离敲了敲门,引来他和孩子们的注意:“沈眠。”

    孩子们一看见她,纷纷客气的打招呼,宋小离一一应了,在沈眠的注视下走上讲台,把喜糖往他跟前一放:“请你吃糖。”

    她很识趣的对那天发生的事绝口不提。

    沈眠看看那袋子糖,又想到什么似的,抓起宋小离的手,看见她无名指上的戒指后,他意味深长的笑了:“成了?”

    “成了。”宋小离垂头丧气的说。

    沈眠笑了起来:“恭喜。”

    “谢谢。”

    把糖分发下去给孩子们,沈眠开始上课。

    宋小离找了个位置坐下,认真听讲。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傍晚,看着孩子们一个一个被父母接走,宋小离打扫完卫生,发现沈眠正倚在门口,静静的看着她。

    夕阳打在他身上,在他身后晕染成一片醉人的光,他整个人俊美得好像自带光环的天使,宋小离收起抹布:“有话说?”

    沈眠低头一笑,唇红齿白的样子看得宋小离心肝一颤,无关风月,只是对一个长得逆天俊美的男人生理性的惊艳。

    “你以后是不是不会再来画室了?”

    宋小离一愣:“不是啊,为什么这么问?”

    “你家那个醋坛子肯让你来?”沈眠调笑道。

    “没事,他知道我来这里做什么。”

    沈眠叹了口气:“男人都是小气的,大方都是装出来的,你别把他想的太伟大,既然结了婚,以后就没必要来我这里打工了,没事的话还是少来吧。”

    宋小离故意皱着脸问:“你这是在嫌弃我吗?”

    “别闹。”沈眠语气温柔:“不过要是有画画上面的问题,可以过来请教我。”

    宋小离点点头:“谢谢。”

    “回去吧。”沈眠说。

    宋小离收拾好东西,路过他身旁时,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你没事吧?”

    沈眠拍了拍后脑勺,也不隐瞒“暂时死不了。”

    宋小离心里一紧。

    沈眠却把她往外面推:“好了,别担心,这世上还是有很多我眷恋的东西,我不会死的。”

    即使要死,也会提前告诉你。

    得到沈眠的保证,宋小离放下心:“需要找人倾诉的话给我打电话,我随时乐意奉陪。”

    沈眠调皮的冲她挤眉弄眼:“大晚上的也可以吗?”

    “可以!”

    “不怕你家那位吃醋?”

    “大不了把他一起带过来。”

    沈眠凝视着她,半晌后“噗嗤”一声笑开了,他上前轻轻抱了她一下,蜻蜓点水般松开;“小离,谢谢。”

    离开画室后,宋小离去了火锅城,她跟佟雪歌约好在这里见面。

    原本以为佟雪歌那么忙,她估计要等一会儿她才会来,但是没想到她到达火锅城的时候,佟雪歌已经到了,而且点好了汤底和配菜,全都是宋小离喜欢吃的。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宋小离不解的问:“现在不忙了吗?”

    佟雪歌把蘸料推到她面前,又给她倒了一杯解腻的苦丁茶:“现在好多了,手底下的人基本上能镇得住,那群老东西也不敢给我脸色看,我的苦日子呀,算是熬到头喽!”

    见佟雪歌脸色已经不如之前那么苍白灰暗,眉眼间飞扬的笑意也真切实在,宋小离打从心眼里为她高兴:“恭喜你啦,佟经理!”

    “彼此彼此,傅太太。”

    宋小离:“……”

    见宋小离不接她的梗,佟雪歌歪着脑袋问:“真的不高兴啊?”

    “难不成还有假?”宋小离翻了个白眼。

    佟雪歌放下筷子双手托腮:“我就想不明白了,你对傅总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不就是跟前女友有个女儿嘛,多大点事儿啊。”

    “……”宋小离烦躁的抓了抓后脑勺:“你不懂。”

    “我是不懂啊,所以你解释一下,我要是觉得你说的不对,那我就开解开解你。”

    宋小离斟酌了一下,说:“还记得前几天我找你借钱吗?”

    佟雪歌点点头:“恩,你刚给我打完电话傅总就把我叫上去,问了一些你的事,我当时也没多想,就说你好像很缺钱,后来他让我下午别去见你,事情他来解决,哇,你都不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有多man……”

    宋小离瞪她:“我要被你害惨了!”

    佟雪歌一愣:“什么?”

    “那天会找你借钱是因为我弟弟出事了,他在学校把同学打伤了,对方索赔十五万,我妈急得都住院了,我拿不出这笔钱,只能找你借,那天下午傅止言跑来跟我说,只要我嫁给他,他就帮我把这件事搞定……你说他这不是趁火打劫吗?”

    佟雪歌被她最后那个词逗笑了,摆摆手说:“你这思维模式就不对,换个方向想,傅总帮你解决了这件事,还娶了你,这对你来说不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吗?你怎么还指责人傅总趁火打劫占你便宜呢!”

    “可是……”

    “小离!”佟雪歌打断她的话:“你要想清楚,你是真的讨厌傅止言不想嫁给他,还是因为他‘趁火打劫’的事在气头上所以反感他,这是两回事。”

    宋小离一愣。

    佟雪歌涮了一片牛肉放到她碗里:“吃点东西,边吃边想,慢慢想。”

    宋小离顺着她的思路想了想,好像她跟傅止言之前的关系挺和谐的,因为出了傅思欢的事她才一气之下决定跟他分手,但是在傅思欢这件事上,傅止言的态度完全是偏向她的,他压根就没错。

    后来出了沈眠的事,当时沈眠精神状态那么差,还被华辰带走,她担心他,所以才会对傅止言大发雷霆,现在冷静下来后回过头想想,换了她撞见傅止言跟别的女人这么亲密的抱在一起,恐怕也早就炸毛了……

    这么冷静的一分析,宋小离瞬间觉得,其实她只是在气傅止言,其实她不讨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