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宋小离中毒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9本章字数:3010字

    “难道你从来没觉得,陈特护对你有意思吗?”

    傅止言愣住了,好一会儿才说“没有。”

    这个“没有”不是敷衍宋小离,是真的没有。

    陈特护是个很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从傅思欢一岁就开始照顾她,整整四年,她没有丝毫越界的行为。

    傅止言对她很信任,现在恍然被宋小离这么一说,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那她的目的是什么?”宋小离又陷入深深的疑惑里。

    “你确定是她?”

    “不太确定,但目前的怀疑人选只有她一个。”

    傅止言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拍拍宋小离的肩膀:“先别想了,去休息一下,你昨晚一晚上没睡。”

    宋小离本来想说好的,她也确实很困了,但是她刚站起来,又突然问:“昨天晚餐我们吃的是什么?”

    傅止言被她这一惊一乍吓了一跳:“榛蘑,淮山排骨汤,油麦菜,口水鸡和牛肉片,有什么问题?”

    宋小离背着手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踱步,好一会儿才问:“昨晚吃剩的东西现在还在吗?”

    “不在,已经倒掉了。”傅止言看了一眼墙上的石英钟:“每天早上六点钟潲水车会过来收走,现在已经收走了。”

    宋小离一拍脑门,一脸纠结:“证据被毁掉了。”

    “你认为有人下毒?”

    “对。”

    “不可能,如果有人下毒,为什么中招的只有你一个?”

    “……”宋小离瞬间没话说了,是啊,大家都吃了晚餐,为什么身体不舒服的人只有她自己?

    “难道是别的地方出了问题?”宋小离还在纠结。

    “我看你不是中毒,是身体太虚了。”傅止言把她拉到床上,强制性把她按倒,给她盖上被子:“你别想了,睡一觉起来就没事了。”

    “……”

    宋小离哪里睡得着啊,一想到傅思欢厌恶的眼神,她喉咙里就跟梗了一根刺一样,又闷又恶心。

    不行,她必须要为自己正名才行。

    傅止言吩咐管家好好看着家里,就出发去公司了。

    最近太忙,昨天空出一天时间陪傅思欢已经是极限,他不能继续耽误下去。

    宋小离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跟烙煎饼一样反反复复半天后,她猛地坐了起来,掀开被子就跳下床换衣服,她要趁着现在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去医院做个鉴定,也许能检查出点什么来。

    换了衣服,宋小离风风火火的出了门,刚叫管家备车,就看到陈特护从旁边的花园里走出来,两人四目相对,宋小离眯了眯眼睛。

    陈特护脸上滴水不漏,笑着打招呼:“太太,要出门呀?”

    宋小离点头:“有点事。”

    “路上小心。”

    陈特护说着就要回别墅,宋小离却突然叫住她:“哎,你手怎么了?”

    陈特护一惊,手下意识的往后面一缩:“没事,这几天花房里的百合开了,小姐喜欢,我去折了两支,没想到过敏了。”

    “过敏?”

    “恩,我对百合过敏。”陈特护说着捋起袖子把手伸到宋小离跟前,手臂上果然密密麻麻遍布着红疹。

    宋小离蹩眉:“那这几天你休假吧,别靠近小姐。”

    陈特护愣了一下,立刻辩驳道:“这种过敏不会传染。”

    “不管会不会传染,都不要靠近小姐。”宋小离拿出当家主母的气势,蹩眉冷哼道:“你手上的疹子都抓破了,谁知道渗出来的组织液会不会有毒,这几天你就待在屋子里别出来了。”

    陈特护沉默了一会儿,闷闷的说:“是。”

    司机开了车过来,宋小离上车离开。

    从车的后视镜里看到陈特护一直目送着她直到她完全消失,宋小离才松了口气。

    其实她刚才那个举动只是想激怒陈特护,试试她的反应,并不是真的想要隔离她,毕竟她很清楚,百合花过敏不会传染。

    到了医院,宋小离跟医生一说自己的症状,医生给她做了个检查。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是中毒。

    中毒原因是一种市面上很常见的泻药,分量轻可以用来治疗便秘,份量重会导致拉肚子,份量再大一点,可能会出人命。

    宋小离的拉肚子是这种药导致的,尿频则是因为药里掺杂了一种化学药品,吃了以后会在五六个小时内导致脾胃发虚,尿频尿急,份量一重会让人肾脏衰竭。

    看完检查报告的宋小离出了一身冷汗。

    到底是谁给她下的药?看得出来这人只是想让她吃点苦头,并没有要弄死她的意思,不然这两种药随便一种加大剂量,她现在可能都已经不在了。

    拿着检查报告单,宋小离心事重重的走出医院。

    上了车,宋小离给傅止言打了个电话,把检查报告的事跟他说了一遍。

    傅止言听完后当机立断:“你现在在哪里?”

    “还在医院。”

    “在那里等我,我马上过来。”

    宋小离本来想说不用,她马上就要回家了,但是傅止言没给她解释的机会,把电话给挂了。

    傅止言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一下车他直奔宋小离面前,拉住她的手左看右看,确定她确实没什么事后才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就好。”

    看着他眼里不加掩饰的着急,宋小离好笑的同时又觉得暖心:“我没事,你别担心了。”

    傅止言内疚的看着她:“抱歉,是我太疏忽了,一直以为你只是吃坏肚子,没想到……”

    “现在不是没事了吗。”宋小离反过来安慰他:“医生说这几天饮食清淡一点,三天时间就能把那些毒素全部代谢掉。”

    傅止言抱了抱她;“那就好。”

    “走吧,回去。”

    两人上了车,宋小离突然说:“今天我来医院的时候碰到陈特护了。”

    傅止言因为宋小离被下毒的事心里正介意得紧,此时神经紧绷着,听到什么都不敢松懈:“然后呢?”

    “她皮肤过敏了,说是被花房的百合花弄的。”

    傅止言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怀疑她对动物毛发过敏,过敏源其实是小狗?”

    宋小离点点头。

    傅止言脸色很凝重,拿出手机说:“我让医生过来给她做个检查,一旦查出过敏源是动物毛发,我立刻处置她。”

    宋小离连忙拉住他:“千万不要!”

    傅止言皱眉:“为什么?”

    “先不说陈特护照顾了欢欢这么多年,欢欢有多依赖她,就算你查出她身上的过敏源是动物毛发,只要她不承认,你能怎么办?”

    傅止言一怔,是他疏忽了。

    “她可以狡辩说不小心碰到小狗,可以反咬一口说我们只是想找个替罪羊,说我嫉妒她太靠近欢欢所以变着法子想要赶她走……这些理由一搬出来,不只是欢欢,我看云庄大部分佣人都会相信。”

    傅止言沉思了一会儿,突然笑了。

    宋小离被他笑得有些莫名其妙,又有些不满,她这么认真的解释,他笑算什么意思?

    “你笑什么?”

    傅止言赞赏的摸了摸她的脑袋:“你什么时候变这么聪明了?”

    宋小离被他这么一说,顿时气冲冲的把他的爪子从自己脑袋上扒下来:“我本来就聪明,以前只是懒得动脑筋。”

    “那现在怎么舍得动了?”

    “事关我在云庄的地位和声誉,我能不行动起来吗?”宋小离翻了个白眼:“靠人不如靠己,反正我是不想让人误会我!”

    傅止言看着她,心里酸酸甜甜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半晌才凑过去抱了她一下:“抱歉,是我没保护好你。”

    宋小离被他的动作弄得有点愣,意识到司机还在前面,她拍开他:“别闹了。”

    傅止言只好松开她:“回去我让人彻查这件事,还你一个清白。”

    “不用了。”宋小离拒绝道:“我自己来,你的人未必靠谱,而且人多不一定是好事,要是打草惊蛇,让她把证据都提前毁掉了,那我就亏大了。”

    傅止言握住她的手:“真的不要我插手?”

    “不要,你只要在适时帮忙调查一些我不方便插手的事就行了。”

    “好。”

    两人达成协议,也许是有了傅止言在身后做后盾,宋小离瞬间觉得底气足了很多。

    回到云庄,两人进门时傅思欢正在客厅里拼拼图,见他们两个进来,她冷哼了一声,别开脸不理他们。

    宋小离知道她现在还在气头上,也不想给自己找不痛快,跟傅止言打了声招呼就回楼上休息。

    昨晚一晚上没睡,今天又跑了一趟医院,她都快累死了。

    换了身衣服,宋小离躺下不到两分钟就睡着了。

    等到再次醒过来,已经是傍晚了。

    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宋小离起床时饿得手脚发软,刚掀开被子,房间里的灯就亮了,紧接着有人走过来,她揉了揉眼睛,发现是傅止言。

    他没去上班?

    傅止言给宋小离倒了杯水:“好点了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宋小离接过水一口气喝了大半杯,摇摇头:“有点饿。”

    “洗漱一下,下楼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