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 找到证据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9本章字数:3026字

    两人一起下楼吃饭,傅思欢已经在饭桌旁坐定了,也许是被傅止言说教过,她下巴搁在桌面上,一脸不满,但就是没动筷子。

    宋小离和傅止言落座,管家连忙上前伺候,盛饭盛汤。

    盛汤是按照长幼尊卑顺序来的,先给傅止言盛,再是宋小离,然后才是傅思欢。

    以往这样盛汤也没见傅思欢有什么意见,但今晚她的情绪格外尖锐,一见管家盛了第二碗汤放在宋小离跟前,她立刻跟炮仗一样炸了,把筷子往桌上一摔,怒气冲冲的说:“管家,以前第二碗汤不都是盛给我的吗,怎么这个女人一来就事事优先,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小姐了?”

    这突如其来的爆发把在场的人都惊得一愣。

    管家看看傅止言,又看看宋小离,这才小声说;“长幼尊卑,这是家里向来的规矩……”

    “你的意思是这个女人比我高贵?”

    “太太是您的长辈……”

    “我不管!第二碗汤是我的!”傅思欢干脆把气全都撒在管家身上。

    宋小离见状连忙说:“给她就给她,一家人没那么多规矩。”

    “别管她。”傅止言淡淡的说:“不想吃饭就上楼做作业,饭桌上大吵大闹像什么样子。”

    傅止言这番话不重,语气也淡淡的,听起来就像平时说话一样,但他一说完,傅思欢顿时委屈得大哭:“爸爸,你变坏了,从这个女人进门开始你就变坏了,我的担心果然没错,你有了新欢,我这个旧爱的女儿就没地位了!!”

    听着傅思欢的痛诉,宋小离和傅止言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她很没良心的有点想笑。

    傅止言放下筷子,正色道:“傅思欢,我很认真严肃的警告你一次,我知道你认为小狗是小离弄死的,所以对她有意见,但是我告诉你,这件事不是她做的,你要是还敢逮着这件事做文章无理取闹,我就要惩罚你了。”

    傅思欢被他这么一吓唬,眼泪汪汪的说;“证据都摆在眼前了,爸爸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是她做的。”

    “我很清楚她的为人,她要是真的想弄死小狗,昨天压根就不会带回来,这件事爸爸会查清楚是谁做的,你现在最好给我消停点,真相还没查明白之前就随便乱发脾气,这是很不礼貌很不理智的行为。”

    傅思欢果然被吓住了,半天没说话。

    傅止言抽了张纸巾,越过桌子给她擦掉眼泪,声音柔软下来:“乖,先把饭吃了。”

    这番恩威并施下来,傅思欢只能乖乖拿了筷子吃饭。

    吃过晚饭,宋小离回了房间,傅止言拉着傅思欢去书房,父女俩“谈心”去了。

    宋小离洗了个澡,热水从花洒里冲下来时,她迷迷糊糊了一整天的脑子总算有那么一瞬间的清醒,一个念头从脑海里划过,她立刻关掉花洒床上衣服走出浴室,连头发上的水都来不及擦干。

    打开傅止言的电脑,宋小离连接上云庄大门的监控,从事发那天一路快进,两三天不到半个小时就看完了。

    监控岗看完傅止言就回来了,一进门见宋小离头发滴着水蹲在电脑前,他眉头轻皱,快步走过去把她拉起来:“头发怎么不擦干?这样很容易感冒的。”

    宋小离激动的拉住他的手:“傅止言,我找到一条线索。”

    “什么?”

    “我丢的那件衣服现在还在云庄的某个角落里。”

    傅止言微微一愣:“何以见得?”

    “我刚才看了云庄大门的监控,事发到现在两天时间,陈敏都没出过云庄大门。”

    傅止言思维比她慎密得多:“那万一她让别人带出去,或者混在垃圾堆里,被当成垃圾清理出去呢?要知道云庄的垃圾是半天清理一次。”

    宋小离很坚决的摇头:“不会,这么重要的东西,她一定不会丢掉,就算要丢掉,也不会丢在云庄的垃圾桶或者假手于人,万一被抓到,她就算有一万张嘴都说不清楚。”

    “你的意思是衣服还在她房间里?”

    “也不是。”宋小离一秒钟化身侦探:“她做这件事之前就已经预测到了后果,好一点的结果是我们不在乎不追究,毕竟只是死了一条流浪狗,坏一点的后果是我计较到底,那肯定会从这件衣服上下手,彻查云庄,她这个时候要是还把衣服藏在屋子里,那不是等着我们去抓她吗,所以,衣服肯定是被藏在云庄的某个角落里了。”

    傅止言顺着她的话去想,居然觉得挺有道理的。

    “所以,有没有办法给我弄几只警犬回来,也许我们能通过警犬找到衣服。”

    傅止言点点头:“可以。”

    “带警犬回来的时候一定要找好借口,不能打草惊蛇。”

    “好。”

    安排好这件事,宋小离心里的焦躁稍稍缓解下来,她是铁了心要把这件事查清楚,不然让这根刺一直梗在她和傅思欢心里,那她们一辈子都不可能交心。

    第二天,傅止言让人牵来四只警犬。

    警犬进门的时候着实把佣人们吓了一大跳,跟着警犬一起来的还有四个警察,只是警察们都换了便衣,傅止言只说这是狼狗的主人,并没有多做解释。

    为了掩人耳目,宋小离把傅思欢叫了过来,指着在草地上撒欢蹦哒的警犬说:“看这几只狗多漂亮多健硕,喜欢哪一只?尽管开口,我送给你。”

    傅思欢愣了一下,随即怒了,愤愤的指责道:“你这是心虚了,想用这种方式来补偿我吗?我告诉你,没门!我是不会被你收买,也不会原谅你的!”

    宋小离耸耸肩:“狗死不能复生,你再伤心也没用,这几只狗我只是带回来玩玩儿,你爱要不要。”

    面对宋小离这样的态度,傅思欢甩手离开。

    这下子,宋小离莫名其妙带了几只狗回来的事就能解释了。

    几只狗在云庄里开始翻找,宋小离翘着二郎腿坐等结果。

    三个小时后,结果出来了。

    在东边的小树林一棵树下找到了被埋在那里的衣服。

    这个消息一放出来,整个云庄顿时跟炸开了锅一样,连赌气不理宋小离的傅思欢都跑出来了,旁边还跟着被宋小离勒令休息的陈特护。

    宋小离学着电视里的刑侦人员,戴上白手套后才把裹着衣服的袋子抖开,小心翼翼的翻了翻衣服,又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一声,问围观的佣人“这东西谁埋在小树林里的?”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说话了。

    那天监控里的情况大家都知道,这要是承认衣服是谁埋的,岂不是变相的承认掐死小狗的事是自己做的?

    诬陷主人+弄死小主人心爱的宠物,这两样罪名一旦成立,那就不仅仅是丢掉工作这么简单了。

    “啧啧啧啧,没人承认是吧?”宋小离挑了挑眉,起身拍拍手说:“那好,黄警官,这衣服麻烦你拿回去好好检查,看看能不能采集到指纹之类的东西。”

    “好的。”

    衣服被送走了,但整个云庄都陷入一种惶恐不安的气氛里,大家都意识到,原来这两天的平静都是装出来的,宋小离已经开始正式追查这件事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饭桌上的气氛很压抑。

    宋小离和傅止言都低着头自顾自吃饭,傅思欢眼神诡异的看看傅止言,又看看宋小离,欲言又止。

    吃了一会儿,傅止言放下筷子,抬头看向傅思欢:“有话要说?”

    傅思欢咬着筷子,小声问:“爸爸,你们是不是在怀疑,有人故意杀了小狗?”

    “恩。”傅止言倒是没打算隐瞒,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难道小狗不是宋阿姨掐死的吗?”

    宋小离闻言抬头,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傅思欢。

    傅思欢立刻有些心虚的低下头。

    “衣服已经找出来了,这是个很有利的证据。”傅止言说:“也许我们能从衣服上找出凶手。”

    傅思欢轻哼一声:“谁知道衣服是不是宋阿姨故意埋在那里,为自己洗白的。”

    宋小离叹了口气,把筷子往桌上一放:“欢欢,在你心里我就是个这样的人?”

    傅思欢别开脸,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不敢看她的眼睛。

    “我很明确的告诉你,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对天发誓,如果这件事是我做的,那就让我一辈子生不出孩子。”

    话音刚落,傅止言就立刻喝道:“小离,你瞎说什么,谁让你说这样的话!”

    宋小离耸耸肩:“不是我做的,我发这样的毒誓,是因为我问心无愧。”

    傅止言气得脸色都变了。

    傅思欢也神色微滞,宋小离为什么会用生不出孩子来发誓,她很清楚,她到现在还记得当初去找宋小离,提出想要嫁进傅家就必须绝育的要求。

    当初宋小离毫不犹豫就拒绝了,现在她因为这件事发这样的誓,她是不是……应该相信她?

    傅思欢有点动摇了。

    话题聊到这个点上,宋小离也没了吃东西的胃口,见傅思欢和傅止言都沉着脸,她起身,说了句“我吃饱了”,就回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