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矛盾加深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9本章字数:3010字

    晚饭没吃饱,宋小离不到十一点就饿了,趴在床上,她翻来覆去睡不着。

    傅止言吃过晚饭后就一直在书房处理公务,十一点回到房间,见宋小离整个人呈“大”字趴在床上,两眼无神的样子看起来尤其可笑,他一下子被逗乐了:“怎么了?”

    “饿了。”宋小离闷闷的说。

    傅止言在床边坐下,摸了摸她的头发,神色温柔语气宠溺:“想吃点什么?”

    宋小离想了想,幽幽叹了口气:“想吃望东路路中的罗记石磨肠粉和爆香小龙虾,那两家的东西最好吃了,我和雪歌经常去。”

    “我让人去买。”

    傅止言说着就要起身,宋小离连忙拉住他:“算了算了,都这么晚了就别折腾了,司机也要睡觉,外面还这么冷……”

    “你还知道心疼司机啊。”

    “司机也是人啊。”宋小离翻了个白眼:“而且我也穷过好吗,知道穷人的不容易,这样的天气出去外面吹风感冒,打个吊瓶几天工资就没了,就为了满足我一时的口腹之欲,给别人带来这样的麻烦,这是不是太自私了?”

    傅止言看着她的眼神温柔得不像话,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是啊是啊,你说什么都有理,而且会关心体谅别人了,这是好事,我很高兴。”

    宋小离奇怪的看着他的脸色,嘟囔了一句:“说的好像以前的我不会体谅人一样……”

    傅止言拍拍她的脑袋:“等我一下,别睡着了。”

    说着起身,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就出了门。

    不一会儿楼下就传来车发动的声音,宋小离一愣,连忙爬起来跑到阳台一看,傅止言常用的座驾已经窜了出去。

    他不会亲自出去给她买宵夜了吧?

    一个小时后,傅止言回来了。

    香菇烧腊肠粉和小龙虾都装在保温盒里,拿出来时还冒着热气,傅止言把东西往桌上一放:“趁热吃。”

    宋小离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你去买的?”

    “不然呢?你说了不能麻烦司机。”

    “……”宋小离小声嘟囔:“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快吃吧,看在我亲自去给你买回来的份上。”

    “……”宋小离讪讪的笑了笑,在桌旁坐下,见傅止言只是看着她,没打算跟她一起吃,她剥了只小龙虾递到他唇边:“你也吃。”

    傅止言看着她的眼睛,眼波温柔如水,他张嘴咬下,动作不急不缓,生生有了些许缠绵的味道,宋小离突然有点脸红。

    一顿宵夜吃得气氛无比怪异,但宋小离总算是吃饱了,收拾掉东西,她往床上一趴,闭上眼睛心满意足的说:“吃完就困,这简直是猪一样的生活。”

    傅止言洗了澡从浴室出来,刚好听到宋小离这番话,忍不住笑了:“猪可比你勤快多了,你哪能跟猪比。”

    宋小离瞪他:“在你眼里我还不如一只猪?”

    一说到这个傅止言的眼神就变得无比幽怨:“是啊,猪能当肉吃,你能干嘛?天天在家跟女儿斗气,还时不时气我,这些都算了,关键是天天在我眼皮子地下晃悠,看得见吃不着,这滋味可真是……”

    宋小离一愣,等到明白过来傅止言在暗示什么后,她的脸腾的一下红了。

    拉过一旁的被子遮住脸,宋小离佯怒:“既然猪那么好,你干嘛不娶一只猪?”

    傅止言走过来,连人带被子把宋小离捂在怀里:“吃不到猪肉我可以吃牛肉,吃鸡肉鸭肉,但是宋小离只有一个,你让我选谁来代替你?”

    “……”

    “乖,睡觉。”

    关了灯,傅止言把宋小离揽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动作熟悉到好像做了无数次。

    宋小离闭上眼睛前,心里浮起一个疑问,她和傅止言,以前是不是认识?

    第二天,宋小离一大早就起床了。

    本来她是不想起的,天气那么冷,她又有赖床的习惯,但是傅止言很早就醒了,胯间的某物一直硬邦邦的抵着她,为了不擦枪走火,她只好找了个起来晨跑的理由溜之大吉。

    穿着运动服,宋小离慢吞吞的在云庄里跑了一圈,跑到小树林的转角时,刚好看到陈敏也在晨跑,和宋小离的上气不接下气相比,她看起来精神抖擞,显然是晨跑习惯了的。

    两人四目相对,陈敏率先笑着打招呼:“太太,早上好。”

    宋小离对她没什么好印象,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都主动打招呼了,她总不能不回答,只好皮笑肉不笑道:“早上好。”

    “太太也来晨跑?”

    “恩。”

    “云庄确实很适合晨跑,从小池塘穿过小树林,再到别墅后面,一圈刚好是半公里。”

    宋小离诧异道:“你计算过?”

    陈特护扬了扬手腕上的运动手环:“我用这个计算过。”

    她手一扬,宽松的运动服就往下滑,露出布满红疹的纤细手腕,宋小离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你的过敏还没好?”

    陈特护有些慌乱的把袖子放下来:“已经上药了。”

    宋小离看着她有些心虚的表情,心里的不满突然窜了起来,她压低声音问:“你这个真的是百合花过敏?”

    陈特护一愣:“是的,太太为什么这么问?”

    宋小离耸耸肩,笑得高深莫测:“我还以为你对狗毛过敏呢。”

    陈特护脸色一下子变了,声音猛地抬高:“太太,您什么意思?怀疑小狗是我杀死的?”

    宋小离蹩眉看着她:“你这么大声做什么?”

    陈特护突然抽泣起来:“小姐那么喜欢那两只小狗,我明知道杀死它们小姐会伤心,我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太太,您不能诬赖我,这件事您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我又没说什么!”宋小离有些生气了,颇有种陈特护在贼喊捉贼的感觉。

    “可您在怀疑我!”陈特护高声抗议:“难道是因为我和小姐太要好,让您不高兴了吗?如果是这样您大可说出来,我只是小姐身边一个小小的特护,你只要一句话,解雇我是分分钟的事,为什么还要做这些事来侮辱我?”

    宋小离:“……”

    她刚想说点什么来反驳一下,身后突然传来傅思欢充满怒气的声音:“陈阿姨,你别理她!”

    宋小离一愣,立刻回头,傅思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厌恶,她心脏猛地一抽,扭头冷冷的看着陈特护。

    她肯定是看到傅思欢来了才说那些话,制造出被她冤枉或者逼迫的错觉。

    “你这个女人简直令人恶心透顶!”傅思欢走到陈特护身边,拉住她的手,冷冷的看着宋小离:“虽然我不知道你给爸爸下了什么迷魂药,让他这么喜欢你,但是我告诉你,想要在这个家生活得称心如意,除非把我赶出去!否则以我对你的厌恶程度,你永远都不可能安生!”

    宋小离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眯起眼睛看着傅思欢。

    傅思欢说完那番话后拉着陈特护就走,压根就没再看她一眼。

    陈特护转身离开前看了宋小离一眼,眼神里写满了得意。

    晨跑遇上这样的事,宋小离自然没心情继续跑下去,回到房间,她闷不吭声的去洗漱。

    傅止言刚打完领带,见宋小离耷拉着脑袋进门,他扯过毛巾给她擦头发上的晨露:“怎么了这是?”

    宋小离推开他,扯了毛巾自己擦:“遇上你的宝贝女儿了。”

    傅止言顿了顿,说:“她偶尔会起来跑步,怎么,跟她吵架了。”

    宋小离擦完头发上的水,把毛巾扔在沙发上:“知道你的乖女儿跟我说了什么吗?她说,我要是想在这个家生活得称心如意,除非把她赶出去。”

    傅止言皱眉:“你跟她起冲突了?”

    宋小离冷笑:“没有,我只是遇上了小人。”

    “陈特护?”

    “恩。”

    傅止言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件事交给我来解决。”

    “你要怎么解决?真的把你女儿赶出去?或者跟我离婚?”

    其实这两样不管哪一样宋小离都乐意配合,可傅止言不可能这么做。

    傅止言闻言苦笑道:“你别为难我了,你明知道我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宋小离嗤笑了一声,嘲讽意味十足,没继续接话。

    傅止言看着她因为委屈而显得愤怒十足的眼神,心里一阵讷讷的疼,他揽住她的肩膀,低头亲了亲她:“放心,最迟明天,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早上在小树林傅思欢和撕破脸皮,宋小离懒得搭理这个小屁孩,当天早上没送她去上课,陈特护以不放心她一个人去学校为由,无视宋小离的禁令,跟傅思欢一起上了去学校的车。

    在外人眼里,这是陈特护爱护傅思欢心切,连生病都舍不得休息,但只有宋小离知道,陈敏这是在变相的耀武扬威。

    看,作为傅思欢堂堂正正的继母,你却被她讨厌到连近身都不行,我虽然只是一个特护,却能让她对我言听计从,谁输谁赢,一眼就能看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