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 真相大白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9本章字数:3017字

    晚上,整个云庄炸开了锅。

    原因是傅止言回来后发现放在房间里的猫眼蓝传家项链不见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整个云庄的佣人都被叫到别墅前的空地上集合,管家声色俱厉的说了这件事的严重性,希望谁拿了项链,现在交出来这件事就算了,要是被找出来,那就只能送警察局了……

    佣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有平时总是和蔼可亲的管家突然变得这么严厉,大家都有些不适应,有几个胆小的甚至吓得连头都不敢抬。

    审问持续了半个小时都没结果,傅止言只好让保镖们开搜。

    佣人们的房间一个一个被打开,搜查紧张的进行中。

    二十分钟后,项链找到了——在陈特护房间的枕头下。

    保镖捧着项链回来禀告时,佣人们顿时愣住了,一个个不敢置信的看着站在最边上的陈特护。

    陈特护也是一脸懵逼,但她反应很快,立刻说:“不是我做的,我发誓!”

    傅止言拿着那条项链,声音和脸色一样冷:“你知道这条项链价值多少吗?我现在要是报案,足够让你下半生都在牢里度过。”

    陈特护愣了愣,咬了咬下唇,倔强的说:“先生,这件事不是我做的,一定是有人在诬赖我,请您一定要查清楚谁是始作俑者,我不想背这个黑锅。”

    她说的如此肯定,佣人们一时间都有些拿捏不准这件事是不是她做的,毕竟如果真的是她做的,作为嫌疑人,她不应该这么斩钉截铁的要求审查。

    傅止言冷笑:“这就是你用来脱罪的办法?以退为进?陈特护,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是个这么聪明的人。”

    陈特护脸色发白:“先生,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不承认!”

    “物证都找到了,你还想怎么辩白?”

    陈特护:“……如果是有人诬赖我,想把我赶出去呢?”

    傅止言眯起了眼睛。

    陈特护抬头挺胸说:“早上我在小树林跑步,遇到太太,太太怀疑小狗是我杀死的,我跟她起了争执,如果这件事没发生,我也许就这么不清不楚的被赶出去了,但是和太太争执过后,我斗胆猜测一下,猫眼蓝也许是太太放到我的枕头底下也说不定。”

    听到消息的傅思欢跑过来,刚好听到这番话,立刻说:“我可以作证,早上宋阿姨是跟陈阿姨起了争执,宋阿姨说小狗是陈阿姨弄死的。”

    佣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顿时了然。

    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很显然这只是主人家的一种手段,想把不要的佣人清理出去的手段。

    但是这未免也太欺负人了吧。

    一旁沉默不言的宋小离开口了:“我没有冤枉她。”

    佣人们顿时不说话了。

    这个时候即使她们心里是站在陈特护那边的,嘴上也不敢多说什么,给他们饭吃,给他们发工资的人又不是陈特护,不要得罪主人才是最关键的。

    傅思欢眼神凛冽的看着宋小离:“你说小狗是陈阿姨弄死的,你有证据吗?”

    宋小离早就在等她这句话了,拿出早就准备好的iPad,当着大家的面打开,里面正是事发当天的监控,一个穿着宋小离同款大衣的女人偷偷摸摸走到狗窝前,伸手去捞小狗,但是一碰到小狗,她似乎颤了颤,手猛地缩了回来,犹豫了三秒钟,她才再次伸出手,捞出一只小狗,毫不犹豫的掐死……动作娴熟到好像做了无数次。

    一段三分钟的视频放完,宋小离看向佣人:“都看明白了吗?”

    佣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一脸懵逼。

    这段视频要是有问题,那事发当天看视频的时候就该看出来了,现在再看一次,他们还是没看出有什么问题。

    宋小离笑眯眯的不说话,只是看着傅思欢。

    傅思欢眼中波澜渐起,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向陈敏,欲言又止。

    陈敏看了视频,又看了看傅思欢惊疑不定的眼神,脸色慢慢变了,但她的眼神是疑惑的,显然,她知道视频让人看出了什么,但她自己却没看出来。

    她正疑惑着,旁边突然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下意识的回头,一只放大了好几倍的狗脸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她面前,她“啊”的一声尖叫,手往后一甩,整个人踉跄了好几步。

    管家手里抱着那只幸存下来的白色小狗,又恢复了笑眯眯的样子:“陈特护,你看这只小白狗,像不像你那天晚上亲手掐死的小黑狗?”

    陈特护脸色煞白。

    不只是她,佣人们的眼神全都意味深长起来。

    这一个简单的动作试探出了两条信息,第一,陈特护受到惊吓时下意识做的那个动作和视频里那个女人如出一辙,第二,陈特护怕狗。

    大家都没说话,场面一时间静到了极致。

    半分钟后,陈特护镇定了一下心神,淡淡的说:“管家,你什么意思?拿只狗来吓我?”

    管家仍然是笑眯眯的样子,说出的话却无比犀利:“陈特护,别装傻了,人的表情可以掩饰,但是受到惊吓时的条件反射却没办法掩饰,这件事你要怎么解释?”

    “解释?解释什么?解释我为什么会被一只狗吓到?”陈特护冷笑:“如果就用这个定我的罪,是不是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

    傅止言开口了:“当然不只是这样,我今天中午收到医院那边的报告,说在衣服上找到了一根头发和少量皮屑,DNA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陈敏,这个你要怎么解释?如果那个人不是你,小离的衣服上为什么会出现你的头发和皮屑?”

    陈特护镇定了好一会儿才说:“谁知道这是不是太太故意放到衣服里陷害我的,我还是那句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陷害你?有这个必要吗?”宋小离有点毛了,这个女人倒打一耙的功夫简直了。她真恨不得掐死她。

    “我跟小姐要好,让太太嫉妒,这件事不是不可能,太太进门快一个月了都没能讨小姐欢心,谁知道会不会赖到我头上。”

    “不见棺材不掉泪!!!”宋小离怒气冲冲的说:“你真的不认罪?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我……”

    “够了!”傅思欢突然大吼一声,成功的把正在争吵的两人喝住了。

    她抬头,看看宋小离又看看陈敏,然后一字一顿的问陈特护:“陈阿姨,你告诉我,这件事真的不是你做的吗?”

    陈特护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紧接着她苦笑起来:“欢欢,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那是你喜欢的东西,我怎么可能毁掉,我怎么可能……”

    “你别转移话题,告诉我,是不是你做的?”

    陈特护被噎了一下,表情里第一次出现了一丝犹豫。

    但很快,她镇定的摇头:“不是我做的。”

    傅思欢眉头抽了抽,她冷下声音说:“那让医生过来吧。”

    “……要干嘛?”

    “给你检查一下,你手上的过敏源到底是什么导致的。”

    陈特护大骇,脸色瞬间雪白如纸。

    佣人们都一头雾水,这到底怎么回事?一会儿DNA一会儿过敏源的,这件事到底牵扯了多少乱七八糟的医学技术?

    宋小离和傅止言都是一脸惊讶,因为傅思欢抢了他们的话。

    他们本来商量好一步一步在所有佣人面前揭开这件事,直到陈特护无话可说为止,但没想到傅思欢居然洞悉了他们的计划,把他们准备好的台词说了出来。

    她是怎么知道的?

    陈特护不说话,浑身剧烈颤抖着,傅思欢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她的回答,扭头看了一眼管家:“叫医生过来。”

    “不用了。”陈特护开口道,她脸色颓败,神色不见丝毫之前的镇定自如,反倒有种心如死灰的颓唐。

    宋小离算是看明白了,如果请医生来检查过敏源这句话是由她或者傅止言来说,陈特护肯定会继续狡辩,但这句话从傅思欢嘴里说出来,杀伤力顿时成倍增长。

    陈特护心里很清楚,傅止言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名正言顺的把她赶出去,她不得傅止言的心,不得宋小离的意,现在更引起了傅思欢的怀疑,她已经没有在云庄留下去的理由了。

    所以,她败了。

    “小狗确实是我掐死的。”陈特护说。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佣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说一下详细过程。”管家打开了录音笔。

    “我拿了太太放在洗衣房的衣服,伪装成她做的,因为弄死小狗,小姐就会更加讨厌太太。”

    傅思欢瞳孔微微一缩:“你想离间我和后妈?”

    陈特护沉默了一会儿,点头:“是。”

    “为什么,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好处?”陈特护冷笑了一声,语气里带了几分破罐子破摔的绝望:“傅思欢,我明明可以找到更高薪更受人尊重的工作,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留在你身边照顾你吗?”

    “难道不是因为喜欢我?”傅思欢反问,脸色有点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