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 霸王硬上弓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09本章字数:3029字

    “不是。”

    “……”

    被陈特护这么干脆利落的否定,傅思欢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当初决定来照顾你,是因为——在医院看到你爸爸。”

    傅止言吃了一惊,抬头看向陈特护。

    陈特护也看着他,一字一句清晰无比的说:“傅思欢在医院住了将近一年,你每天进出医院,我想你肯定没注意到,一楼的加护病房里,每天都有个人在偷偷看你。”

    傅止言听完这番相当于表白的话,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宋小离的表情。

    后者挑挑眉,好像对这件事一点都不惊讶。

    傅思欢的脸色就有些精彩了,红黄白绿蓝,跟泡了染缸一样。

    “后来我从财经周报上看到你的照片,才知道你是傅家掌权人,为了接近你,我费尽心思去学了护理,尽心尽力照顾你女儿,但是那段时间你抑郁得厉害,我一直没机会接近你,等了两年时间你才从抑郁里走出来,你却根本没心思搭理我,对我的示好视而不见,后来我安慰自己,只要把傅思欢照顾好,让她养成不能没有我的习惯,以你心如止水的状况,以后会为了傅思欢接受我的,只是我没想到,你居然带了这个女人回家。”

    她看向宋小离:“我到现在都没看出来这个女人到底哪里好,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既不会帮你照顾女儿,还不能给你事业上的帮助,傅止言,你到底看上她什么?”

    傅止言沉默了一会儿,说:“爱上一个人需要理由吗?爱上就是爱上,连她讨厌我都能成为我爱她的理由。”

    陈敏被噎住,脸色阴晴不定。

    “你没资格这样质问爸爸。”傅思欢突然开口,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她身上,她直勾勾的看着陈敏:“你之前说的喜欢我,把我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对待的话,都是假的?”

    陈敏没接话。

    “其实我早就该意识到才是,只是之前一直不敢相信。”傅思欢自嘲一笑,脸上透出几分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世故:“如果你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喜欢我,就不会忍心叫我冒着被淹死的风险跳下池塘,只为了挑拨我爸爸和后妈。”

    佣人们都吃惊的看着陈敏,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是她从中作梗。

    “我落水后感冒,还被爸爸训了一场,那时候难受得厉害,你没有关心我,反而满脑子筹谋着要怎么继续加深他们的矛盾,其实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应该意识到你的不对劲,陈阿姨,真是难为你了,居然忍了我这么久。”

    陈敏神色有些复杂,她上前一步想要去拉傅思欢的手:“欢欢,其实……”

    “别说了。”傅思欢往后退了一步,躲开她的手,摆出一副拒绝意味十足的动作:“你现在说的任何话我都不会再相信,如果大人都像你这么恶心,我真想不长大。”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走。

    陈敏承认了事实,后面的事情就变得容易多了,傅止言直接交给管家去处理,拉着宋小离就走了。

    回到房间,一关上门宋小离就问:“你不去安慰安慰欢欢?发生这样的事她心里肯定很难过。”

    “难过是一回事,我怕她会无法面对过去的自己,让她自己好好想想吧。”

    “怎么说?”

    “她之前那么理直气壮的指责你,现在解释清楚了,知道之前那些都是误会,她向来傲娇脸皮薄,要她一下子面对这些事情,我怕她压力过大,所以让她自己好好消化一下吧,我明天再找她聊聊。”

    宋小离鄙视的看着傅止言:“你一直都是这么带女儿的?”

    “不然?”

    “难怪欢欢才五岁就懂这么多,敢情都是被逼着去成长的。”

    傅止言不以为然:“谁让她没妈妈,这些都是妈妈该做的事,我到底是个男人,有些事情总有顾不上的地方。”

    宋小离翻了个白眼,没说话。

    傅止言却讨好的凑上来,一边轻声问一边作势要讨吻:“我今天的表现怎么样?”

    宋小离毫不客气的推开他:“太差劲了!”

    傅止言一顿:“差在哪里?”

    “作为一个男人,身边潜伏了一个暗恋你这么多年的女人,你居然没发现?”

    傅止言哭笑不得:“我平时那么忙,哪有心思注意这些?”

    “那她对你好的时候你没察觉吗?”

    傅止言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真的想起了什么端倪:“是有一点蛛丝马迹……她给我炖过几次汤,有时候回来晚了她还没睡也会给我做宵夜,看我衣服搭配不当时还会给我建议……”

    “所以呢?”

    傅止言一拍大腿:“这些不都是佣人该做的吗?”

    宋小离:“……”

    她为陈敏默哀三分钟。

    她的费尽心思在傅止言眼里成了理所当然。

    “你别多想,在我眼里她就是个眼光还不错的特护,”傅止言凑上去蹭宋小离的脖子:“要是早知道她抱着这样的心思,就该把她解雇掉。”

    “解雇掉干嘛啊,她不是尽忠职守,把欢欢带得挺好的吗?”

    “欢欢只是很聪明,这点遗传我,但性格不好,戾气太重,这点还要仰仗你给她掰回来。”傅止言搂着她的腰,低头在她耳边轻声呢喃。

    宋小离拍开他圈在自己腰上的手:“您别太抬举我了,这种事我胜任不了。”

    “不,只有你能胜任,你是她妈妈啊。”傅止言说着,呼吸慢慢粗重起来。

    宋小离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变化,忙不迭的推开他,眼神戒备:“你别乱来。”

    傅止言眼里写着赤裸裸的欲望,看着宋小离白皙的脸和修长的脖颈,他咽了口口水,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往床上拖:“什么叫乱来?我们是登记过的合法夫妻,上床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宋小离懵了,等到反应过来,整个人直接被摔上床,她手脚并用拼命挣扎:“傅止言,你敢动我你就死定了,我绝对不会放……唔……”

    傅止言以吻封口,一只手把她的手脚禁锢在头顶不让她乱动,另一只手有些粗暴的扯开她的衣服,动作霸道强悍到令宋小离心惊。

    眼看傅止言的动作越来越过分,宋小离被逼急了,使出吃奶的劲儿挣脱开一只手,甩手就是一耳光,扇在傅止言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傅止言的进犯戛然而止。

    这一耳光在慌乱里用了不小劲儿,傅止言的脸都被打偏到一旁,白皙的脸颊上很快就浮起指印,他用舌头顶了顶发麻的口腔内壁,转过脸居高临下的看着宋小离。

    四目相对,宋小离顿时有些心虚了。

    其实仔细想想,傅止言是个正常男人,有心理需求,这些天他越来越得寸进尺的动作已经表明他的渴望了,可她一直刻意无视,弄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她自找的。

    宋小离推开他,慌乱的站起来看着他:“你的脸……”

    傅止言也坐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一言不发的越过她进了浴室。

    当天晚上,傅止言去书房睡了。

    宋小离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好像又把傅止言给得罪了。

    虽然知道傅止言脾气好,没过几天这件事又会跟没发生一样,但是老这么作弄人家也不好……她在想要不要找个机会跟他好好谈谈。

    她现在无法接受和他发生性关系,傅止言有生理需求,再这么憋下去,要是憋出病,那可就……

    要不跟他说一声,自己不介意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

    男人听了这种话应该会很高兴,会觉得自己通情达理……恩,跟他说一声好了。

    宋小离想到这个自以为两全其美的办法,拿起手机想给傅止言发短信。

    但是短信发出去,提示铃声在房间里响起,她找了一圈,发现傅止言把手机落在房间沙发上,没带到书房。

    她闷闷的想,还是明天跟他说一声吧。

    第二天,早餐饭桌上,三个人脸色都不太好。

    傅思欢昨晚明显没睡好,黑眼圈有点重,脸色也不太好看,此时专注的低头吃着早餐,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傅止言脸色阴沉到几乎可以用阴雨天来形容,而且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放筷子放汤匙时,动静总是很大,好像在用这种方式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宋小离眼珠子诡异的瞟来瞟去,观察着这俩父女,见他们都没有要搭理她的打算,她把自己的那份吃完,放下汤匙等着傅止言。

    傅止言早餐很快就吃完了,他放下纸巾,起身就要出门上班。

    宋小离连忙追出去:“傅止言,等等!”

    傅止言在门口停住脚步,回头,眼神森冷的看着宋小离。

    其实只要仔细观察,还能从他故作冷漠的眼神里看出一丝窃喜和期待,宋小离是来跟他道歉的?

    周围佣人保镖和管家都在,宋小离挥挥手示意他们离开,拉着傅止言走到一旁,在他期待的目光里犹豫了一下才说:“那啥,你要是真的忍得难受,那就……”

    傅止言背脊一下子挺得老直,冷漠的脸色有冰消雪融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