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7章 逃出生天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0本章字数:3045字

    宋小离半信半疑:“真的?”

    “不信?那我们来打个赌。”傅止言说:“三天内我保证华辰会放了沈眠,要是没放,我就出手去救他,怎么样?”

    宋小离想了想,点点头:“好。”

    “那要是放了呢?”傅止言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宋小离感觉背脊骨窜上一阵寒意,她下意识的往边上挪了挪:“你说怎么办?”

    傅止言嘴角慢慢浮起诡异的笑意:“如果放了,那你就……从了我,怎么样?”

    宋小离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你变相耍流氓!”

    傅止言:“你答不答应?”

    宋小离戒备的看着他,一翻身,整个人滚到沙发的另一边,和傅止言拉开安全距离:“不答应!”

    傅止言的笑意凝固在嘴角。

    半晌,他揉了揉僵硬的脸部肌肉,站起来说:“那算了,我去洗澡,今天有点累,早点睡觉。”

    “……”宋小离对着他进浴室的背影喊道:“那华辰要是不放人,你帮不帮我救人?”

    傅止言头也不回的摆摆手,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宋小离陷入一个近乎癫狂的状态——不停打沈眠的电话。

    电话一遍一遍拨过去,刚开始是无人接听,后来直接关了机,应该是手机没电了。

    宋小离随身携带着手机,生怕错过沈眠的电话。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第三天晚上,宋小离躺在沙发上,手里握着手机,时不时看一眼墙上的挂钟,又看一眼正在沙发另一头操作笔记本的傅止言,心里有些紧张。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傅止言答应过她的,如果三天内华辰没有放人,那他就去救人。

    宋小离现在正在等沈眠的电话,万一等不到,十二点一过,她就可以理直气壮的要求傅止言去救人。

    她正冥想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条件反射的蹦起来,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来电。

    傅止言被宋小离的过激反应惊了一下,也抬头看过来。

    宋小离犹豫了一下,还是滑下接听:“喂?”

    “是我。”

    沈眠!

    宋小离惊喜了,一迭声的问:“你没事吧?华辰有没有为难你?你没受伤吧?现在在哪里?”

    沈眠咳嗽了一声,声音里带着笑意:“你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我要从哪里开始回答才好?”

    宋小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太激动了,讪讪一笑:“看来你没事。”

    “对,我没事。”沈眠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我刚从医院出来,现在正准备回家。”

    “回……家?回哪个家?”宋小离问。

    “你去过的那个家。”沈眠笑着说:“不过你放心,我只是回去收拾一下东西,拿身份证办理登机手续,小离,我要走了。”

    宋小离的心瞬间悬了起来:“沈眠,你……”

    “不过你放心,这次是华辰主动放我走,不是我逃走,所以不会有危险,这几天让你担心了,抱歉。”

    “……”宋小离居然有点难过和舍不得。

    “如果不出意外,我不会再回来了,小离,很抱歉,没能再跟你见一面,你要好好的。”

    宋小离说不出话。

    “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多,我却没办法回报你什么,我把画室的钥匙放在外面的信箱里了,你要是喜欢画室那些画,就拿走吧,当做我送你的礼物了。”

    “……好。”

    “手机是华辰的,你以后要是想我了,可别打错电话。”

    宋小离心一紧:“他还在你旁边?”

    “对。”沈眠语气里透着一股子不易察觉的紧张:“他送我去的医院,说坚持送我最后一程,小离,祝我好运。”

    祝我好运,能成功从魔鬼的魔爪下逃脱出来。

    “……祝你好运。”

    挂断电话,宋小离“蹭”的一下站起来,奔到傅止言跟前,拽住他的手把他拉起来:“快点换衣服跟我去机场。”

    傅止言莫名其妙的问:“发生什么事了?”

    “华辰放沈眠走,但是还跟在他旁边说要送他最后一程,我怕他反悔,你带上人跟我去机场,他要是敢反悔,就让你的人狠狠怼他。”

    傅止言听完后居然没有反驳,利索的点头:“好。”

    两人换了衣服下楼,叫了十几个人,开车浩浩荡荡前往机场。

    宋小离到达机场时,沈眠和华辰也刚到,看着他们下车走进航站楼,宋小离跟做贼一样,挥手示意身后的便衣保镖各自分散假装成乘客,悄悄潜了进去。

    华辰的保镖去给沈眠办理了登机手续,登机时间快到了,俩人走到安检口,华辰不知道说了什么,沈眠突然往后退了一步,满脸惊恐。

    在不远处密切观察着他们一举一动的宋小离立刻紧张起来。

    傅止言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放松。

    华辰也许是见自己吓到沈眠了,无奈一笑,从身后的保镖手里拿过行李箱和机票递给他,沈眠接过,大概是跟他道别,说了几句话后,转身就拖着箱子往安检口走去。

    华辰盯着他的背影,拳头慢慢收紧。

    很突然的,他开口大喊了一声:“沈眠。”

    声音之大,在夜晚本来就没什么人的空旷航站楼里引来不少人的注意。

    沈眠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

    华辰脸色僵硬:“十二年了,难道你就没有、你就没有那么一刻对我动心吗?”

    这话一出口,周围本来就被这俩人高颜值吸引过来的人顿时来了兴趣,原来这还是一对儿啊……

    沈眠沉默了一会儿,到底还是没回答,拉着行李箱就走。

    华辰被他这个动作刺激得胸口剧烈起伏,拳头握得手指骨节泛白,看得出来,他很想追上去。

    宋小离在心里为沈眠捏了一把汗。

    但是直到沈眠顺利过了安检,华辰都没追上去。

    在沈眠的背影即将消失在尽头时,华辰握着拳头,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在吼:“沈眠!”

    沈眠再次停下脚步,还是没有回头。

    “要是在外头过不下去,记得回来,我、我不逼你了,只要你留在江城,我什么都可以妥协,真的。”

    沈眠用更直接的离开来回答他。

    眼睁睁看着沈眠彻底消失在视线尽头,华辰身形一晃,突然捂着胸口单膝跪了下来,急促喘着气,脸色瞬间惨白。

    后面的保镖见状立刻拿出一瓶药打开,放在他鼻子下让他闻了闻,足足两三分钟,华辰才缓过来。

    傅止言在身后适时解释道:“哮喘。”

    华辰站在航站楼的落地玻璃前,直到沈眠乘坐的那班飞机飞走,他才步履蹒跚的在保镖的搀扶下离开。

    宋小离也彻底松了一口气,沈眠逃出生天了。

    她由衷的为他高兴,至于华辰,这个男人自作自受,活该!

    回去的路上,宋小离心情明显松快了不少,语气也轻松起来:“我这几天没什么事做,白天去公司帮你忙吧,算是报答你了。”

    傅止言斜了她一眼:“不需要。”

    宋小离:“……”

    她慢慢涨红了脸:“虽然你猜对了,但是我之前可没答应你的要求。”

    “我又没说什么。”

    “……”宋小离持续尴尬中。

    好一会儿,她才僵硬的转移话题:“你跟华辰很熟?”

    “同学。”傅止言言简意赅。

    “那他真的跟你说的那么牛逼吗?”宋小离继续问。

    “你指哪方面?如果是在感情这方面,他确实比我强多了,一个gay,看上一个直男,愣是纠缠了他十几年,最后到底把人吃到嘴了,哪像我,连结婚证都领了,到现在还是只能看,连摸都不能摸。”

    宋小离:“……啊哈哈哈,要不你跟我讲讲华辰跟沈眠的事吧,你好像很清楚的样子。”

    傅止言知道她在转移话题,见她尴尬,他也没心思为难她,于是说了起来:“我跟华辰是同一届的同学,十二年前读同一所高中,那时的江城高中有附中和附小,我们念高三,沈眠念初二,虽然划分为两个区域,但是共用一个足球场,当时课业忙复习重,我们下课后喜欢踢球泄压,有一回碰上一群初中的学弟占了场,华辰傲惯了,二话不说赶他们走。”

    “那群小学弟也是不知死活,赖着不肯走,华辰被惹火了,随手抓了个人要杀鸡儆猴,结果抓到了最边上,个子最小的沈眠,当时的沈眠还没发育起来,个子只到华辰胸口,唇红齿白得跟个秀气的小姑娘一样,华辰笑了他几句,沈眠把他手给咬了,两人就杠上了。”

    “那段时间华辰跟着了魔似的整天往初中部跑,就为了找沈眠麻烦,一来二去,两人不知道怎么成了朋友,华辰还把沈眠介绍进我们这个圈子,本来打算高考后出国的他更是突然改了志愿,留在江城上大学。”

    “高中毕业季,富二代圈子聚会,沈眠也被华辰拉了过来,大家都喝高了,沈眠被华辰拉走,后来有人跑进来,说让我们这群半醉的人去看热闹,当时少年心性重,喜欢闹腾,没多想就去了,没想到推开隔壁包厢的门,发现华辰把沈眠压在身下……几个起哄得最厉害的还给拍了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