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章 什么都知道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0本章字数:3001字

    晚上,宋小离趁傅止言洗澡偷偷把钥匙藏了起来。

    傅止言钥匙多,少了一根他没发现,宋小离提心吊胆了一会儿,见他若无其事的看书睡觉,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送傅思欢去上课时宋小离拿出钥匙,笑嘻嘻的说:“我拿到了,今天下午你下课后有半个小时时间,我们得在你爸爸回来之前进去出来,我只是想进去看看,你也别在里面待太久。”

    “OK!”

    下午五点钟,宋小离接了傅思欢回家,回到云庄时间是五点半,不出意外的话,傅止言六点钟回来,她们约定好只进去二十分钟,留出十分钟时间应急,两人避开管家,偷偷摸摸进去了。

    打开阁楼的门,一进阁楼宋小离就愣住了。

    这地方……有点眼熟。

    阁楼比想象中大,二十多平米,正对着门的尽头有一个祭台,上面摆放着遗像,不过被红色的绸布遮起来了。

    阁楼里有一些很陈旧,但设计得很有格调的家具,右边靠墙有一大排书架,上面分门别类放满了书和卷轴。

    宋小离一一浏览过去,莫名觉得这里好像她曾经做过的某个梦。

    傅思欢一进门就直奔书架,在上面翻了翻,不知道找到了什么,低头认真看了起来。

    只是看着看着,她突然“咦”了一声。

    宋小离扭头看她:“怎么了?”

    “这字……”傅思欢蹩眉。

    宋小离走过去,刚想看看怎么回事,傅思欢却心虚的把手上的书“啪”的一下合上:“玩儿你的去,别管我。”

    宋小离:“……”

    她只好转身去看别的地方。

    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因为光线不太明朗的关系,很多东西都看不太清楚,宋小离抬头去找灯的位置,却惊悚的发现偌大一个阁楼里根本就没有灯,甚至连电器开关都没有,唯一的光源来自阁楼穹顶上一个小小的光瓦,她现在正站在光瓦正下方,光线打在她身上,她眯起了眼睛。

    这种感觉……

    有那么一瞬间,她浑身跟过了电一样,电光石火间想起那个梦。

    梦里她坐在一个黑到四处都看不见尽头的地方,唯一的光源就是头顶射进来的一束阳光,她蜷缩着身体躺在那束小小的光线下,像植物渴望光合作用一样……

    压抑的感觉笼罩在心头,宋小离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她连忙回过神,使劲儿甩了甩脑袋,快步走到窗边,打开了窗子。

    这个举动让傅思欢猛地一愣,立刻压低声音怒道:“你干嘛!会被发现的,我们是偷偷进来的!”

    “不会,等下走的时候关上就是了……你在看什么?”

    傅思欢手里捧着一本手写笔记,虽然看不清里面的内容,但刚才的一瞥里,宋小离貌似看到上面有不少手画的插图。

    傅思欢犹豫了一下,摊开笔记给她看:“这字……”

    “好丑。”宋小离只扫了一眼就忍不住笑:“你妈妈肯定不是什么好学生,这字写得还没我好看。”

    傅思欢一愣,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我说这话可没有诋毁你妈妈的意思,实话实说而已。”

    “……”傅思欢明智的决定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窗户一打开,阁楼里的光线亮堂了不少,宋小离扫了一眼书架上的书籍,意外的发现上面有很多黑暗童话。

    其中一套出版自1998年的英国黑暗童话居然有全集,这套童话她阅读过电子版本,当时被吓得不轻,没想到傅思欢妈妈的口味居然这么重。

    还有一些鬼故事和血腥暴力的校园故事,这些东西无一例外有着非常夸张的封面,或者是张牙舞爪面目狰狞的恶鬼,或者是面露诡笑浑身是血的漂亮女孩……宋小离匆匆看了一眼就别开了眼睛,有点恶心。

    这时宋小离注意到角落里放了一个造型很精美的小闸子,闸子外面漆成艳丽的大红色,上面缀满了五颜六色的宝石,颇有种丹麦童话里公主用来装首饰的风格。

    她走过去,蹲下一看,闸子上虚虚套了一把锁,用手一掰就开了,打开闸子,看到里面是各种各样的小锯子小斧子小刀时,她愣了愣。

    这些东西大多制作精美,而且看得出来有一定的年代感了,斧子应该使用的次数最多,把手上被磨出了一个能和手完全契合的印子,而且这些东西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的,在这里放了这么久,居然没有丝毫生锈的痕迹。

    宋小离伸手摸了摸,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一幕:长发披肩的少女身穿哥特风的华丽长裙,长发披肩,手里握着一把斧子,在夜色下慢慢走下阁楼。

    长裙华丽的裙摆随着她的动作拖曳在身后,她脚步缓慢且空灵,穿行在夜色中,像一只无主游魂一般。

    到了楼下,她突然停住脚步,目光转向一旁守夜的佣人,佣人偷懒倚在门边打瞌睡,她走到他跟前,举起了手上的斧子,重重砍了下去……

    宋小离被幻想中四溅的鲜血吓住了,连忙回过神,丢下已经被她握在手里的斧子,“啪”的一下合上箱门,心跳快得有点不正常。

    自从进了这个阁楼,她脑袋就总是控制不住的幻想出那些不存在的东西——她下意识的看向被红绸布遮住的遗像,难道是傅止言的前任压根就不欢迎她进来这里?

    应该是,没人会喜欢自己的位置被占了,尽管她已经不在了。

    宋小离站起来,正要叫傅思欢离开,却发现傅思欢正捧着那本笔记,直勾勾的看着她。

    宋小离被她探究疑惑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连忙说:“我们走吧,这地方好诡异,你妈妈应该不喜欢我进来。”

    傅思欢却一动不动,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她。

    宋小离被吓住了,伸手在她跟前晃了晃:“你鬼上身啦?”

    傅思欢猛地抓住她的手——宋小离汗毛顿时竖了起来。

    “你……”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身后突然传来傅止言暴怒的吼声,宋小离和傅思欢背脊都是一僵,两人立刻回头,傅止言正站在门口,额头上全是汗水,脸色难看得吓人。

    完了——

    “谁让你们进来的!!!滚出去!!!马上!!!”傅止言再次怒吼。

    宋小离立刻一迭声的道歉,拉着傅思欢就往外跑。

    傅思欢手上的书掉在地上,被宋小离拉着往外跑,她还不忘回过头,那一瞬间,风从打开的窗口灌进来,吹落了遗像上的红绸布,遗像上,一张和宋小离一模一样的脸,正双眼无神的注视着她。

    毫无疑问,傅止言大发雷霆。

    宋小离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发这么大的火。

    “偷钥匙?好啊宋小离,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宠着你,即使发现了这件事也不会发火?欢欢年纪这么小你就教她偷东西,你是怎么当妈的!!!”

    宋小离跪在地上,被骂的连头都不敢抬,这件事确实是她不对,虽然是傅思欢怂恿她偷钥匙的,但是做为主犯,她只能认栽:“对不起……”

    “你在里面看到什么了?”傅止言冷着脸问,拢在风衣下的手紧紧攥成一团,连心脏都揪紧了。

    宋小离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旁边跪着的傅思欢,她也正愣愣的看着她,不知道是被傅止言的雷霆之怒吓到了,还是之前的鬼上身还没完全缓过劲,她连眼珠子都是定住的,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宋小离。

    宋小离往她身边挪了挪,在傅止言看不见的地方轻轻抓住她的手捏了捏,示意她不要怕,一切都有她顶着,傅思欢没动也没反应。

    宋小离组织了一下语言,小声说:“看到书架和一些家具,还有一个藏宝箱……我们只进去了一小会儿你就回来了,那些东西都没来得及看……”

    “你还想看什么!”傅止言猛地一拍桌子,语气冷得能掉冰渣子:“那里是禁地,没我的允许谁都不许进,要是换了别人,我打死你!!”

    宋小离哆嗦了一下,脑袋垂得更低,做出十足的认错姿态:“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傅止言炮轰完了宋小离,扭头看向傅思欢:“傅思欢,你在里面看到了什么?”

    傅思欢死死的盯着宋小离看,压根没听到傅止言问话。

    宋小离怕她挨骂,连忙说:“她比我看得更少,只是翻了书架上的书,是我让她陪我进去的,你别骂她。”

    她是顾忌着傅思欢刚失恋被打击,现在不忍心看她挨骂才把所有事情都大包大揽下来。

    傅思欢却突然一脑袋扎进宋小离怀里,抱着她的腰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宋小离和傅止言都是一愣。

    傅思欢边哭边说:“爸爸,我什么都看到了,也什么都知道了。”

    傅止言瞳孔微微一缩,猛地站起来。

    宋小离以为他要揍傅思欢,连忙把她护到身后:“你别激动,欢欢只是个孩子,她看到了又能知道什么,你别打她……要打打我好了,我皮厚不怕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