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章 陆见川的请求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0本章字数:3037字

    第二天,宋小离如约去参加了傅思欢的家长会。

    第一次参加这种性质的会议,和许多学生的父母一起听了老师的报告后,剩下的时间学生家长们自由交流育儿经。

    宋小离被一个孩子妈妈拉着拉家常:“你是傅思欢同学的妈妈?之前总是她爸爸来,还是第一次见你呢。”

    宋小离尴尬一笑,刚想说点什么,傅思欢凑了过来,亲密的挽住宋小离的手抢先道:“我妈妈之前一直在国外工作,没时间回来陪我。”

    “这样啊。”那个女人看宋小离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崇拜:“傅太太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妈妈是画家。”傅思欢骄傲的仰着小脑袋:“她画画可厉害了。”

    “哎呀,那可真不得了,傅太太还是个艺术家呢!”

    宋小离:“……”

    好不容易开完家长会,走出幼儿园,宋小离有些好笑的说:“你可真能吹牛,就不怕哪天露馅了丢脸?”

    “我又没吹牛,你本来就是画家啊,爸爸还给你弄了个画室。”

    “那不是闹着玩儿的嘛。”

    “你这么聪明,肯定能画出好的作品,到时候年终会上你画幅画让我带过来呗,我要好好炫耀一下,我妈妈可比那些只会在家里做饭做菜扫地的女人强多了。”

    “……”

    两人正说笑着,傅思欢脚步突然一顿。

    宋小离也跟着一愣,低头一看,傅思欢目光正直勾勾的看着前面,她顺着她的眼神看去,在看到站在不远处看着的陈敏时,她怔了怔。

    陈敏在云庄时总是穿得很朴素,因为照顾傅思欢的原因,化妆也总是化很淡,但今天的她格外不同,一剪裁合体的栗色风衣,搭配高领毛衣和大红色的围巾,衬得她本来就高挑的身形越发修长,海藻般的长发披散在身后,精致的妆容让她本来就不错的五官更加立体,一举一动风情万种。

    两人都怔愣在原地,陈敏却慢慢走了过来。

    她目光在宋小离身上淡淡一扫,连停留都没有,就直接转到傅思欢身上:“欢欢。”

    傅思欢蹩眉:“你来这里做什么?”

    话虽然是这么问,但傅思欢不是笨蛋,陈敏照顾了她这么多年,很清楚家长会的时间,她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应该是拿捏好了时间,想着今天傅止言会来参加家长会,奔着傅止言来的。

    没想到傅止言没来,宋小离反倒来了,现在她大概是想把火力转移到她身上。

    “欢欢。”陈敏在她跟前蹲下,伸手想捏捏她的脸,但傅思欢脑袋微微一偏,躲了过去,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戒备。

    陈敏神色一凛。

    “你瘦了。”她僵笑了一下:“最近没睡好吗?”

    傅思欢别开脸:“你看错了,我吃得好睡得好,你已经不是我的特护,这些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陈敏大概没想到她会把拒绝表现得这么明显,短暂的怔愣过后,她露出痛心的表情:“欢欢,我们好歹一起生活了四年时间,难道……”

    “你想说什么?”傅思欢打断她:“这四年难道我爸爸没给你发工资?说好听了你是我的特护,说不好听你就是个下人,一个妄想上位觊觎主人而被赶出去的佣人,现在有什么资格来跟我说这些?”

    陈敏脸色一下子变了。

    宋小离虽然很爽这些话是从傅思欢嘴里说出来的,但她没忘记傅思欢还是个孩子,她拍拍她的脑袋,示意她不要说了,转头看向陈敏:“陈小姐,你今天来找欢欢,有什么事吗?”

    陈敏站起来,目光从她们牵在一起的手上一扫而过,嗤笑出声:“宋小离,我倒是小看了你,本来以为你不过是个炮灰,现在看来,真正有心机的人指不定是谁。”

    宋小离耸耸肩;“谢谢,我当你是在夸我了。”

    “你……”

    “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先走了,欢欢,回家吃饭。”

    “好嘞!”

    两人再也没看陈敏一眼,越过她离开。

    上了车,车在开动的那一刻,傅思欢飞快的瞥了一眼后视镜,从那里能看到陈敏站在街边,双手插兜目光凛冽的看着她们。

    傅思欢沉默了一会儿,收回目光,却发现宋小离正在看着她,她顿时心虚了,目光闪烁:“我就是看一下,没别的意思……”

    “我又没说什么。”宋小离哭笑不得:“你刚刚为什么说那样的话?其实你没有那么讨厌她。”

    “……她陷害你。”傅思欢气鼓鼓的说:“我之前不知道才会被她利用,现在想起来,她分明一开始就想把你赶出云庄,我还轻信她做了那么多混事儿,一想起来就生气。”

    “每个人追求不一样,她只不过是在争取她想要的东西。”

    “追求没错,争取想要的东西也没错,但前提是在不伤害别人的情况下,亏我之前还那么信任她,现在想起来,真是……气死我了。”

    宋小离心里暗爽陈敏也有今天,嘴上却说:“以后别搭理她就是了,刚才那些话以后就别说了,一个五岁的小毛孩子,说这样的话挺渗人的。”

    原本以为傅思欢会反驳,没想到她听完甜甜一笑:“好。”

    宋小离:“……”

    晚上,宋小离正瘫在主卧里研究从沈眠画室里搜刮来的画作,陆见川打电话来了。

    说起来她跟陆见川的关系并不算很好,在她眼里两人甚至算不上朋友——朋友能大半个月不联系,有事儿才想起来要找人帮忙吗?

    陆见川就是这种人。

    宋小离接了电话,陆见川的声音苦巴巴的,尾音拖得老长:“小离……”

    宋小离看了一眼不远处坐在沙发上办公,此时抬头看过来的傅止言,咳嗽了一声说:“陆见川,有事?”

    陆见川长吁短叹了一会儿说:“我失恋了。”

    宋小离哭笑不得:“说人话。”

    “我被沈卿柠拒绝了。”

    意料之中。

    宋小离随口应了一声:“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沈卿柠那种女神级的人物眼高于顶很正常,毕竟人家有资本,就算你是个长得不错年轻有为的大学教授,但是有傅止言珠玉在前,他算个什么东西嘛。

    想到这里,宋小离有点小自豪的看了一眼自家老公,傅止言则微微蹩眉。

    “你什么意思?我配不上沈卿柠?”

    宋小离忍不住笑:“配不配得上你心里有数,你失恋找我干嘛?倾诉一下还是希望我给你出招儿?”

    话题扯到这个点上,陆见川干脆也不掩饰自己的意图了:“据我调查,沈卿柠是你男人的下属是吧?”

    宋小离立刻警觉起来:“我告诉你你别妄想从我这里下手,我是绝对不会帮你的!”

    “什么下手不下手,说这么难听……就给个方便呗,让你男人帮我开开门。”

    宋小离斩钉截铁的拒绝:“不行!”

    “小离~”陆见川惨兮兮的哭道:“我现在这一颗心就只系在沈卿柠身上,你忍心看我日渐凋零?好歹也是朋友,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宋小离被恶心得不行:“得了吧你,泡妞各凭本事,你要是追不到,那只能说明你配不上她,走后门算什么君子!”

    “有后门可走,能找到后门走,能成功走后门,这就是本事!”陆见川说的理直气壮:“你就帮帮我嘛,我都努力这么久了,就差这临门一脚了,我也没要你做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就是给我行一方便,我保证,这事儿要是还不成,我就退出,再也不骚扰她了,你看成吗?”

    陆见川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宋小离不好拒绝,再三确认:“你确定?”

    “确定!!!”

    “……那好吧。”宋小离不情不愿的说:“你的计划是什么?”

    “据我所知,你男人创办的慈善基金会一个礼拜后需要派人出使西藏,沈卿柠作为形象大使也会出席,你也知道那边气候恶劣,一个女孩子去总会不方便,我跟学校请了假,你只要让你男人给我个正当名头随行就行了,我保证不添麻烦。”

    宋小离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傅止言,他已经完全停止电脑操作,一双眼睛几乎长在她身上了,眼神里表达出强烈的不满,也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

    宋小离立刻说:“我跟他说说吧,回头再给你电话。”

    挂断电话,宋小离冲傅止言笑了笑:“陆见川的电话。”

    “恩。”傅止言高冷的应了一声,并不主动追问电话内容,但那样子明显是想让宋小离主动招供。

    宋小离三言两语把陆见川的事说了一遍,傅止言听完后陷入了沉思:“这人靠谱吗?”

    宋小离迟疑了一下,摇摇头:“我跟他不熟,不太清楚……你想撮合他和沈卿柠?”

    “卿柠跟了我好几年,就算不是下属,也是朋友,甚至跟妹妹一样,如果可以,我也想给她找个好的归宿,这个陆见川既然是个大学教授,还对她一往情深,如果人靠得住,撮合他和卿柠也不是一件坏事。”

    宋小离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沈卿柠配陆见川,那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