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章 这家伙是谁?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0本章字数:3012字

    傅思欢先是一愣,继而忙不迭的把红包塞回老姑婆手里,装出一脸惊恐:“不要,不要……”

    傅止言连忙搂住她,疼惜道:“欢欢别怕,别怕。”

    傅思欢转身一头扎进傅止言怀里,开始嚎啕大哭:“爸爸不要娶别的女人,她们会打我,她们会跟你生小弟弟,到时候你就不要我了,你要是敢跟别的女人结婚,我就去死……”

    这话彻底把老姑婆和文锦唬住了,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神色复杂。

    老姑婆开口问:“止言,这怎么回事?”

    傅止言叹了口气:“这件事是我不对,去年谈了个女朋友,接到家里同居,结果识人不清,那女人趁着我不在虐待欢欢,给孩子留下阴影,她到现在都不敢接触除了佣人以外的女人,这也是我不婚的最大原因。”

    老姑婆半晌无语,见傅思欢哭得撕心裂肺,她只好带着文锦匆匆告辞。

    老姑婆一走,前一刻还哭得稀里哗啦的傅思欢眼泪就跟水龙头一样,说停就停,从傅止言怀里钻出来:“走了吗?”

    “走了。”

    傅思欢轻轻松了一口气,抬头看了傅止言一眼,四目相对,傅止言难得心虚的别开眼睛,轻轻咳嗽了一声。

    傅思欢立刻拽住他的领带,质问道:“爸爸,你为什么不告诉姑婆你已经结婚了?”

    傅止言支吾了一下,见躲不开她,只好把她拉到一旁,小声说:“你妈妈失忆了,记不清以前的事,爸爸也没打算告诉她以前的事,但姑婆记得她,要是让姑婆见到她,她的身份就得曝光,到时候惹出一大堆的麻烦,为了避免这些麻烦,爸爸才决定不告诉姑婆这些事。”

    傅思欢似懂非懂:“姑婆不喜欢妈妈吗?”

    “很不喜欢。”

    “为什么?”

    傅止言想了想,说:“因为她想把她的人介绍给我,加深我们之间本来就没血缘关系的亲戚情分。”

    傅思欢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所以,这件事不能告诉妈妈,能做到吗?”

    “能!”

    两人达成协议,一起回后厅。

    宋小离在那边等了半天才把他们等回来:“客人走了?”

    傅止言又恢复了那副脸色淡淡的样子:“走了。”

    “都这么晚了,没让人留下来过夜?”

    “姑婆年纪大了,不习惯在外面过夜,而且也不远,就在城郊。”

    宋小离眼神犀利的看着他:“既然距离不远,那怎么没看到你跟姑婆来往?”

    “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没必要常常来往。”

    宋小离:“……”

    傅止言回答得滴水不漏,她一句话都没套出来。

    刚才傅止言的态度让她起了疑心,她这才想起来一些细节,貌似她嫁进来之后,家里一来客人,傅止言就会到前厅去面见客人,因为之前对他的社交圈子不感兴趣,所以也就没有刻意去注意,现在看来,傅止言似乎一直在有意无意的避免她跟圈子里的人见面。

    为什么?

    觉得她出身卑微,不能带出去见人?

    宋小离当然不会觉得傅止言是这么肤浅的人,但今天的事却不得不让她怀疑他另有目的。

    “想什么呢?眼珠子转的跟偷腥的猫一样。”傅止言拍了一下她的脑袋。

    宋小离把他的手从自己脑门上扒拉下来,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傅止言,我长得丑吗?”

    傅止言微微一愣,反驳道:“当然不丑,为什么这么问?”

    “我今天晚上才注意到,貌似你一直在避免我跟你这个圈子里的人见面,为什么?”

    傅止言似乎早就猜到她会起疑心,脸色淡淡的说:“你之前不是一直排斥我吗?怕你反感,所以一直没让你接触这些事,连云庄本来应该让主母管的大小事务都没让你接手——怎么,突然想管这些事了?”

    被他这么一反问,宋小离立刻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才不想管。”

    “那问这个干吗?”

    “……”宋小离语塞,总不能说自己在怀疑他居心不良吧?

    “又在胡思乱想。”傅止言笑得温柔:“小离,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

    宋小离:“……”

    她似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年关将至,宋小离让管家备了礼物,准备回宋家看看。

    她是算准了时间回去的,这个时候大学快放假了,宋铭每年都会在学校逗留一段时间才会回家,她特意挑了个宋铭不在家的日子去,到家后问一声宋铭在不在家,宋英肯定会说不在,她再装出一副惋惜的样子,既能消除宋英的疑虑,又能把该做的礼仪做到,两全其美。

    可是出门的时候遇到了点状况——傅思欢死死抱住她的腿,说什么都要跟着她一起去见“姥姥”。

    宋小离拗不过她,只好带她一起上了车。

    其实宋小离是不太想带她去的,对于这个半路多出来的便宜女儿,宋小离很怕宋英这种把血缘关系视为天的人不待见她。

    到了宋家,宋小离下车前拍拍傅思欢的脑袋:“欢欢,等会儿你放机灵点,姥姥这个人对没见过面的人不太热络,你别在意。”

    傅思欢点点头:“好。”

    宋小离想了想,又觉得其实没必要这么委屈孩子,傅思欢又不欠宋英什么,她又说:“算了,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

    傅思欢疑惑不解的看着她:“为什么呢?”

    “因为你就是你,没必要为了别人委屈你自己。”

    “……哦。”

    进了宋家,宋英对宋小离带着女儿的到来表现出莫大的欢迎,连忙让人上了瓜果茶水,还给傅思欢热了一杯奶茶。

    宋小离放下东西后装模作样的转了一圈,问:“铭铭还没放假?”

    “早放假了,回来都两天了。”

    宋小离一愣,顿时有点尴尬了。

    “你也觉着他比往年回来得早是吧。”宋英笑着说:“以前总觉得这孩子不恋家,放假了老往外面跑,跟同学到处疯玩儿,今年长大了一岁,一下子知道还是家里好了。”

    宋小离尴尬一笑。

    往年宋铭都是趁着寒假在外面打工,赚来的钱都给她添置东西了,有时是大衣有时是包有时是鞋子,当时她单纯的觉得弟弟疼她,压根就没往别处想,现在看来……

    宋小离突然觉得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铭铭在楼上睡觉呢,这几天回来天天熬夜,我昨儿个半夜三点钟起来上洗手间,还看见他屋里亮着灯,也不知道他在干嘛,问他他也不说。”

    宋英嘴上抱怨着,目光里却没多少不满。

    “这孩子叫什么名字来着?”宋英突然问。

    “姥姥,我叫欢欢,傅思欢。”傅思欢甜甜一笑,嘴角两个浅浅的梨涡几乎要把人醉死。

    宋英立刻笑得合不拢嘴:“小家伙嘴巴真甜,你爸爸教你的是不是?”

    “才不是呢!”傅思欢傲娇的哼了一声:“爸爸上班忙,都是妈妈教我的,妈妈说要尊敬长辈,比如姥姥,含辛茹苦抚养她成人,更要尊敬爱戴姥姥。”

    这番话说下来,宋英乐得找不着北了,立刻乐颠颠的进厨房,要给傅思欢弄她最拿手的四喜丸子吃。

    宋英一走,宋小离立刻扭头瞪傅思欢,捏捏她的脸:“嘴巴这么甜,谁教你的?”

    “都说了是你教的啊。”

    宋小离叹了口气,突然觉得傅思欢要是真是她女儿也不错。

    母女两个正对视着,楼上突然传来脚步声,两人同时往上看,一个穿着灰色家居服的男人正慢吞吞,一步一步往下走。

    宋小离愣住了。

    距离上次见到宋铭不过四个月而已,宋铭整个人却跟脱胎换骨一样。

    个子蹿到一米八五左右,以往总是留着寸头的头发也长了,身形挺拔得像雨后突然蹿高的春笋,长手长脚的样子看得宋小离有点不习惯,此时双手揣在兜里,慢吞吞的往下走,视线却紧紧锁定在宋小离身上。

    十几级台阶,宋铭走了足足半分钟,到达最底下时,他淡淡的开口:“姐,回来了。”

    大概是刚睡醒,他连声音都透着一股子喑哑,身上那股子男人气息更强烈了。

    宋小离被他的眼神看得有点毛骨悚然,不自在的点点头:“回来看看妈和你,你最近怎么样?”

    宋铭在沙发上坐下,抽出一根烟,刚想点燃,但是扭头看到旁边正直勾勾盯着他看的傅思欢,他又把烟丢回烟盒里:“就那样,保送的事已经确定下来了?”

    “哪所学校?”

    “A大。”

    宋小离微微一怔。

    她记得宋铭之前说想去南方上大学,想去领略一下属于江南的风采,现在怎么突然改变主意留在江城了?

    宋铭似乎看出了宋小离的疑惑,淡淡一笑:“妈年纪大了,一个人在这边我不放心,还是留在江城吧,这里好歹算一线城市,以后发展的机会也多。”

    宋小离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慎重选择。”

    “恩。”

    然后是一阵沉默。

    傅思欢突然开口,声音依然甜丝丝脆生生的:“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