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章 温泉山庄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1本章字数:3079字

    眼巴巴的等了一天,晚上七点钟,傅止言终于在一大一小期盼的目光注视下带着八个保镖两个保姆,四辆车出发了,阵势大得跟皇帝微服出巡一样。

    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远郊的一处度假山庄。

    度假山庄因地制宜,依山傍水圈出一大块种满竹子的地,里面的屋舍游廊大部分是用竹子建成的,脚踩上去咯吱作响,一盏盏大红灯笼挂在游廊下,衬得整个山庄静谧温馨。

    因为年节将近,这个时候并没有多少人来这里吃饭,一行人下了车,傅止言一手抱着傅思欢一手牵着宋小离往里面走去。

    竹舍里有暖气,一进门山庄经理就迎了上来,热情的把他们引到包厢坐下。

    傅止言点了菜,扭头看见宋小离和傅思欢打开竹舍的窗户,正探着脑袋往外面看,今晚一大一小都穿了红色的毛衣,脱了外套,一个就好像另一个的复制版,他心头一暖,走过去说:“外面冷,当心别感冒了。”

    宋小离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脸上有不加掩饰的兴奋:“这里是不是烧了什么香?好香啊。”

    “做饭都是烧竹子竹叶,大概是竹的清香。”傅止言放下窗户,拉着两人回到餐桌旁:“这里有温泉,欢欢,吃完饭让叶姨带你去泡泡温泉。”

    傅思欢正抿着清香的茶水,闻言好奇道:“那你跟妈妈呢?”

    “大人有事要做,你别跟着。”

    傅思欢恍然大悟,长长的“哦”了一声。

    宋小离:“……”

    晚饭说不上多丰盛精致,但是用的食材全是山庄本地养的,鲜嫩的竹笋和走地鸡,山泉水磨的豆腐花,红烧野兔,各有各的味道。

    吃完饭,傅思欢很自觉的跟着保姆叶姨走了,傅止言仔细给宋小离披了大衣戴了手套,拉着她上山。

    上山的路是一整条细凿出来的游廊,青石铺地,青竹为栏,悬挂上红通通的大灯笼,加上山风一吹,竹子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天气虽然冷,宋小离却很享受这新鲜的体验。

    一路上傅止言都没说话,只是紧紧握着宋小离的手,一步一步往上走。

    他不说话宋小离也没说话,两人一个比一个沉默,却没觉得尴尬。

    走到半山腰,傅止言突然停住脚步,宋小离被他带得一停,诧异道:“怎么了?”

    傅止言深深的看着她,眼底暗潮涌动,他突然搂住她的腰,旋身抵在旁边的竹柱上,低头就吻住她。

    宋小离呼吸一窒。

    傅止言这段时间太忙了,白天工作晚上加班,每次回到房间宋小离都睡得差不多了,两人根本就没有亲热的时间,现在他来势汹汹,宋小离有点招架不住。

    这个吻持续了三分多钟,傅止言放开宋小离时,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不正常,傅止言捏着她的下巴,带着薄茧的指腹细细摩挲着,眼角眉梢都是满足的笑:“小离。”

    “……啊?”

    “你在,真好。”

    宋小离:“……”

    傅止言把她揽进怀里,收紧双臂抱紧了她,说话时带出一团团白气:“你没出现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要这么心如死灰的过下去了。”

    宋小离:“……”

    “可是你出现了,你是来拯救我的,对吗?”

    宋小离干巴巴的笑了:“我可没这么伟大。”

    “你不需要伟大,但是有些事只有你能做到,别人不行,谁都不行。”傅止言声音沉甸甸的,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痴缠和眷恋:“上天对我不薄。”

    宋小离心里虽然疑惑,但也不忍心打断此时美好的气氛,只好任由傅止言抱着。

    “这段时间太忙,冷落你和欢欢,对不起。”傅止言说。

    “……怎么会。”

    宋小离其实想说,虽然他忙得没有时间顾及她和傅思欢,但她不知道有多自得其乐,当然,要是能随时自由进出云庄那就更好了。

    “我想补偿你,说说看,你想要什么?”傅止言低头看着她的眼睛:“车,房子,珠宝首饰,或者别的,只要我能给,我都给。”

    宋小离被他火辣辣的目光看得有些心虚,其实她整天窝在云庄里什么都没干,什么都不会干,整个就是一米虫,要她在毫无功劳的情况下接受傅止言的馈赠,她其实挺心虚的。

    “……没什么特别想要的。”宋小离顾左右而言他:“吃穿不愁,我什么都不缺。”

    “那我能提一个小小的要求吗?”傅止言问。

    宋小离:“……你说。”

    “你能……喜欢我一点吗?”

    宋小离:“……”

    “一点点就好。”傅止言的态度近乎哀求:“不要求你整天粘着我,对我关心一点点就好,偶尔主动给我打个电话,问候一两句,我在外出差,牵挂我一点点,我心情不好,能哄我一两句,一点点就好。”

    宋小离:“……”

    听到傅止言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心情不可谓不复杂。

    和傅止言领证同居到现在将近四个月时间,她从最开始的排斥到现在的坦然受之,傅止言不是不知道她不喜欢他,但他接受两人用这种状态相处,她一直以为,傅止言只不过是想要个人和他一起生活,就这么简单,也做好了一辈子和他这样相处下去的准备,但现在,傅止言跟她“求爱”。

    恳求她施舍一点感情。

    她疑惑的同时又有些心酸,傅止言不是不在乎,只是从来都不忍心强迫她而已。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世上这么多女人,倾心他的人不计其数,她想不通,为什么他偏偏选择她?

    宋小离不回答,傅止言期待的眼神慢慢黯淡下来,他松开手,失望的说:“算了,我不该说这样的话。”

    “……”宋小离连忙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傅止言转身看着漫无边际的竹林,苦笑道:“你不用解释,我明白你的心情,三年前我父亲还在世的时候,一直希望我尽快给欢欢找个妈妈,那时候他已经到弥留之际了,我何尝不想圆了老人家的梦?我试着强迫自己和别的女人相处,但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那些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连共处一室都觉得难受……说起来我得谢谢你,小离,为了我的一己之私,强迫你跟我同床共枕这么多天,你居然没有打死我。”

    这些话傅止言故作轻松的用开玩笑的口气说出来,宋小离却听得有点难受:“不是这样的,我不反感你。”

    “可是不喜欢不是吗?”傅止言转身,点漆般的眸子里像暗潮涌动的大海:“我该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为什么这么久了,你连跟我说一句软话都不肯,我个人魅力严重不足。”

    “……都说了不是这样!”宋小离有点恼了。

    傅止言一愣。

    宋小离摊手:“我是不喜欢你,但是你见我喜欢过别人吗?”

    傅止言张了张嘴,刚想说点什么,立刻被宋小离打断了:“沈眠只是朋友。”

    傅止言:“……”

    “我不是不喜欢你,而是……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喜欢一个人,无论是在你出现之前还是出现之后,我对所有人!!所有人都没有过心动的感觉,这种情况下,你让我怎么回应你的喜欢?”

    傅止言沉默的看着她。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对我妈,对我弟弟,对雪歌,他们对我好的时候我会很感激很激动甚至觉得很温暖,但是说到爱情,我好像天生免疫。”宋小离无可奈何的说:“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像裹了一层爱情绝缘体,无论你在外面对我怎么放电,我都感觉不到,有时候感觉到了,酥酥麻麻的悸动一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傅总,我知道这样说很没心没肺,但事实就是这样,我也没办法。”

    傅止言听完后足足沉默了十多分钟,才再次抱住她,叹了口气说:“好吧,我接受你这个解释,总比你爱上别人强。”

    宋小离拍拍他的背:“以后我多关心关心你就是了,其实我们这样相处不是挺好的吗,多和谐啊,还不吵架。”

    说到这个,傅止言突然松开她:“你觉得我们这种相处模式很和谐?”

    宋小离不明所以,点点头:“对啊。”

    傅止言嘴角扯了扯,但终究没笑出来:“你开心就好。”

    “……”

    回到山庄,傅思欢刚从温泉池里蹦哒出来,看见宋小离立刻扑过来往她身上爬:“妈妈你快去泡温泉,好舒服,里面还能按摩哦!”

    宋小离心里早就痒痒的了,看了傅止言一眼,问他:“你要不要泡温泉?”

    傅止言在说完那句“你开心就好”后一直没说话,见宋小离邀请,他迟疑了一下,点头:“恩。”

    宋小离去换衣服。

    换了衣服,宋小离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去了一个用竹墙隔开的露天温泉池,池水冒着蒸腾的热气,热气浓郁得二十多平方的池子,看不到池子对面的人。

    她迫不及待的滑了下去,温热的水漫过身体,她舒服得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在温泉池里游了一个来回,宋小离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正准备接受泉眼按摩,突然对面传来一声轻微的“噗通”声,她愣了愣,警戒心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