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1本章字数:3585字

    宋小离没搭理她,扭头看着季斯年,检查了一下,确定他脸上身上没有伤口,这才问:“斯年,怎么回事?为什么跟同学打架?”

    她没有开口责怪他,也没有质问他为什么殴打同学,而是用很平静的语气询问他事情的经过。

    这平和的态度让季斯年抬起头,他嗫嚅了一会儿才说:“他骂我。”

    “骂你什么?为什么骂你?”

    “老师选我当班长,他不服气,骂我扫把星,克死爸妈,不适合当班长。”

    这话一出口,宋小离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她转身看着小男孩的家长,目光阴沉沉的:“这位家长,你家孩子因为竞争班长失败就用这么恶毒的语言攻击我家孩子,这笔账要怎么算?”

    孩子家长也不是省油的灯,闻言立刻问小男孩:“你真的这么说?”

    小男孩怯怯的往后退了一步,倔道:“我说的是事实,他爸妈本来就死了,全班人都知道。”

    小男孩家长闻言得意一笑:“我家孩子这是实话实说,他凭什么打人?”

    “凭他出言不逊,什么叫扫把星?你就是这么教孩子说话的?”宋小离心头火起,语气也重了好几分:“这话别说我家斯年,要是换我听了,你儿子现在未必能站在这里说话。”

    男孩家长闻言顿时怒了:“我家孩子说错什么了?本来就是扫把星,他爸妈都死了,你又是谁?管什么闲事?不怕被克死吗?”

    宋小离眯起了眼睛:“我是他的监护人,现在,我要求你家孩子给季斯年道歉,否则后果自负!”

    这话一放出来,孩子的姥姥姥爷爷爷奶奶顿时跟炸了一样,立刻涌上来对着宋小离指手画脚,“你一个女人说话怎么这么刻薄”“早孩子面前说这样的话怎么不怕带坏他”“有什么样的监护人就有什么样的孩子”……

    宋小离懒得跟他们废话,直接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进来处理这件事。

    这次跟来的司机是小赵,别看他年纪轻轻,但个头大,进来往那么一站,目光威严的在全场一扫,男孩的家长顿时不说话了,都不解的看着他。

    小赵也不磨蹭,当着众人的面拨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话,似乎是叫什么人过来。

    几分钟后,校长急匆匆的跑进来,先一迭声的给宋小离道歉,然后转身冷着脸对男孩家长说:“几位家长,不好意思,你们的孩子被退学了,我们学校不接受故意惹事的学生,请你们离开。”

    男孩妈妈瞪圆了眼睛,声音顿时拔高:“明明是他打我家孩子,怎么还成我家孩子的不是了?该被退学的人明明是他!”

    “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了,是你家孩子先动口挑衅季斯年同学,班上很多孩子都能作证,我们不招收这样的学生,请你们马上离开!!!”

    孩子妈妈还不服气,刚想继续闹,门口走进来好几个保安,穿着学校的制服,在校长的示意下直接把孩子和他妈妈拖了出去。

    “对不起啊傅太太,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这是我们学校的疏忽,不过你放心,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思欢小姐和斯年同学可以放心继续在学校上课……”

    宋小离故作冷淡的扫了校长一眼,慢吞吞的说:“孩子之间的一点小矛盾而已,校长不用紧张,不过斯年确实受委屈了,我希望这种事以后不要再发生,斯年和思欢在学校,以前是什么样以后还是什么样,不用特殊对待。”

    校长猛点头:“好的好的。”

    宋小离这才一手拉着季斯年一手拉着傅思欢走出教务室。

    上了车,宋小离上下检查了一下季斯年:“没伤着你吧?”

    季斯年脸色发白,咬着下唇摇摇头。

    宋小离拍拍他的背:“没事,别把那些人的话放在心上,只不过是一群没教养的人,要是因为他们坏了心情,那你就输了。”

    季斯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哑着嗓子问:“宋阿姨,我真的是扫把星吗?”

    宋小离一愣,立刻反驳:“当然不是!!!你爸妈的事都是意外!”

    “不是意外。”季斯年眼眶红了,他抽了抽鼻子,眼里慢慢蓄满了眼泪:“家里穷,我妈妈生我的时候是在小诊所,所以才会大出血死掉,爸爸为了让我过的好一点才铤而走险去做那些事,后来被报复……如果没有我,他们现在是不是都还活着?”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是你爸妈注定的劫数,跟你没有关系!”宋小离连忙解释道,她很怕这件事给季斯年留下阴影。

    季斯年抽噎了一下,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以前邻居就总喜欢在我背后指着我说我是扫把星,我本来不相信,但是爸爸死了,我觉得……我是扫把星,我克死了爸爸妈妈,早晚也会害到身边的人,宋阿姨,你跟叔叔会嫌弃我吗?”

    “……”宋小离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侧过身体认真的看着季斯年:“季斯年,你听好了,首先,你不是扫把星,你爸妈的事跟你没有关系,你说你家穷,所以你妈妈在小诊所生你的时候才会大出血去世,这跟你没有关系!!!生孩子大出血这种事别说是在小诊所,就算是在正规的大医院也会发生,而且综合了很多方面的因素,你妈妈的身体素质,你家的家庭情况,即使生出来的那个人不是你,你妈妈也难逃这一劫,其次是你爸爸,你说你爸爸是为了让你过得好一点才铤而走险,最后得罪人,我想说的是,这不是理由,你爸爸会走上今天这一步,是他自己的选择,跟你没有关系,即使没有你,他也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你完全没有必要自责。”

    季斯年被宋小离这一番长篇大论唬得一愣一愣的,半晌才问:“真的吗?”

    “我骗你做什么?你现在只是想不开,等你长大一点了,你就会发现,这世上很多事都是必然的,比如你成为我们的家人,比如你和欢欢能一起长大,这些事冥冥中已经注定了,我们只不过按部就班的完成命运交给我们的事情而已。”

    季斯年怔愣了好久,才低下头:“我懂了。”

    宋小离见他接受了这个解释,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可她绝对没想到,这个看似懂事乖巧的孩子,二十年后会成为傅家最大的敌人,她也没想到,今天说的这一通歪理,二十年后能让她在季斯年的枪口下躲过一劫。

    -

    宋小离接到陆见川的电话,让她出去见一面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电话里陆见川的声音沧桑沙哑得跟个老烟鬼似的,还透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疲惫,宋小离放下手头上的画匆匆赶了过去。

    见面地点是在一家咖啡厅,宋小离到达咖啡厅时,陆见川正双眼无神的趴在靠窗的咖啡桌上,盯着放在眼前的一颗形状奇特的小石子发呆。

    “喂!”宋小离在他对面坐下,伸手在他跟前晃了晃。

    陆见川这才回过神,对宋小离露出一个惨淡的笑:“来了。”

    晒黑消瘦的脸加上沙哑得不成腔调的声音,宋小离皱眉:“你怎么回事?这才多久没见,怎么弄得跟去了非洲难民集中区一样?”

    陆见川咳嗽了一声:“差不多。”

    “什么情况?”

    陆见川揉了揉额头,叹了口气:“我失恋了。”

    “……”宋小离很不厚道的想笑。

    “在藏区待了两个多月,我几乎全程高反,整天吃不下睡不着,卿柠倒是叫我早点回来,但是我不想被看扁,一路坚持下来,”陆见川捋起袖子给宋小离展示,他手腕上瘦得几乎只剩下贴着骨头的一层皮:“我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那沈卿柠呢?”宋小离问。

    “别说了。”陆见川哀嚎一声,把脑袋埋进臂弯里:“我本来是冲着保护她去的,没想到一路上帮了不少倒忙,等出了藏区,她已经不太爱搭理我了……你说我图什么啊我!!!”

    宋小离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是啊,你图什么啊!”

    陆见川用拳头狠狠砸了一下桌子。

    “好啦,你也别懊恼了。”宋小离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高反这种事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你只是不适合在藏区生活,这不能怪你。”

    说到这个,陆见川扁扁嘴,委屈的说:“就是因为不适合在藏区生活,所以才失恋了。”

    宋小离一愣:“什么情况?”

    “沈卿柠已经申请在藏区支教三年,那边老师和医生少,很多孩子连基础教育都得不到,她会一点医术,所以决定去那边带三年,这次回来是交接工作和辞职,如果不出意外,今年六月份她就要再次进藏了。”

    宋小离彻底愣住了。

    她想起沈卿柠,那个漂亮高挑,眉眼间总是掩着一股子倔强的女孩子,她怎么都没想到她会申请去援藏。

    陆见川痛苦的抱着脑袋哀嚎:“三年啊,我不是不能等她,但是三年后她还记得我吗?三年后她会回来吗?异地恋,还是在藏区那种地方,我真的没信心能支撑下去。”

    宋小离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安慰还是补刀:“你别多想,她现在都不想搭理你,你连异地恋的机会都没有。”

    陆见川:“……滚!”

    倒了半天苦水,陆见川把话题一转,拉着宋小离的手问:“小离,现在只有你才能帮我了!”

    宋小离拍开他的手,摇摇头:“我帮不了你。”

    “你能!只有你能!”陆见川固执的说:“卿柠是帮傅总做事,只要他不同意卿柠辞职,那她就没有办法进藏,你帮帮我,求求傅总不要让她辞职。”

    宋小离反过来拍拍陆见川的手背:“你真的觉得这样有用?”

    陆见川一怔。

    “沈卿柠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肯定是深思熟虑过的,没有老板能拦得住一个下定决心要辞职离开的员工,傅止言也一样,沈卿柠决定去藏区援教,证明她在那边找到人生的意义,即使你能强制性把她留下来,那有意义吗?”

    陆见川眼睛里拉满了血丝:“我知道……可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我不甘心就这样放她走。”

    “你可以支持她啊!”宋小离摆出哲学大师的姿态,循循善导:“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还有什么比支持她理解她更能让她感动?你要是真的想坚持这段感情,不如趁她还在江城这段时间跟她好好沟通,未来三年保持联系,反正你也不打算那么快结婚,说不定三年后你可以收获一个皮肤晒得黝黑,脸上有高原红,但是气质卓然风姿出众的女汉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