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8章 你居然没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1本章字数:3026字

    陆见川怔愣半晌,讷讷的问:“这样也行?”

    “事在人为,行不行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儿。”宋小离语重心长的说:“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陆见川好像醍醐灌顶一样,立刻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当着宋小离的面给沈卿柠打电话。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接通,陆见川大吼道:“沈卿柠,我等你!”

    宋小离被他突如其来的爆发吓了一跳,不仅是她,咖啡厅里大部分人都投来诧异的目光,就连前台调咖啡的人都好奇的看着他。

    电话那头的沈卿柠似乎愣了愣,不知道说了什么,陆见川的神色一下子激动起来:“我不是在开玩笑,我认真的,沈卿柠,给我一个机会,我不要求你现在对我做出什么承诺,你只要给我一个等你的机会就行了,三年是吧,我等你三年,三年后我去藏区接你出来,到时候你再决定要不要跟我在一起,行吗?”

    最后两个字他几乎已经是用恳求的语气了。

    沈卿柠在电话那头长久的沉默着,连带着宋小离也跟着紧张起来。

    半晌,沈卿柠再次开口,宋小离仍然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但是看着陆见川慢慢颓败下去的神色,她就知道事情肯定乐观不到哪里去。

    许久,陆见川挂断了电话,恹恹的趴在桌上,眼睛跟充了血一样,他突然苦笑了一声:“宋小离,你这个混蛋。”

    宋小离:“……她不肯?”

    “净给我灌毒鸡汤,我居然还相信……我肯等,可人家不给我等的机会。”

    宋小离:“……”

    那这个是真的没办法了。

    “说什么会耽误我……我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耽误的,我才28岁,三年后31岁,三十而立,我有什么好怕的……宋小离,我不甘心啊!!!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遇上一个想娶她的女孩子,结果丫的居然看不上我,气死我了!”陆见川一边哀嚎一边用拳头捶着桌子,眉眼间全是痛苦纠结之色。

    宋小离叹了口气。

    事到如今,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和陆见川告别后,宋小离回了家。

    晚上,她向傅止言问起沈卿柠辞职的事,彼时傅止言正在书房处理公务,闻言头都不抬:“恩,她回来那天就提出要辞职了。”

    “你同意了吗?”

    “同意了。”傅止言淡淡的说:“人家想走,哪有强留的道理。”

    “你知道她辞职后想干什么吗?”

    “听说是去藏区援教。”

    “那你还同意她去?”宋小离瞪圆了眼睛。

    傅止言操作键盘的手停了下来,抬头和宋小离四目相对:“为什么不同意?”

    “藏区这种地方冬天太冷夏天太热,女孩子去那边会很辛苦的,而且条件太差了,她一去就是三年,谁知道回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你放心她去?”

    “我放不放心有什么用,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有主见是好事,我为什么要干涉她的决定?”

    “……”宋小离嘟囔道:“你好像一点都不关心她。”

    傅止言睨了她一眼:“我关不关心她另说,你这么关心她的事做什么?”

    宋小离:“……我闲着无聊成了吧。”

    “是因为陆见川?”傅止言一语道破。

    “……是。”

    说到这个傅止言就好笑:“难怪他不希望沈卿柠去藏区,上次跟着进藏,他差点把命丢在那里。”

    宋小离一愣:“这么严重?”

    “高反加上严重感冒发烧,引发高原肺水肿,前半个月几乎都是在医院过的,后来的一个月虽然适应下来了,但是一直吃不下睡不着,随行的人劝他回来,他说什么都不听,也是够固执的。”

    宋小离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她怎么都没想到陆见川居然能为沈卿柠做到这个份上。

    看来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这回是找到真爱了。

    “那该怎么办?”宋小离摊手:“沈卿柠坚持要进藏,他们俩岂不是要分手?”

    “分手?这俩人根本就没在一起,哪来的分手?”傅止言埋头继续工作:“这件事不该你管,你别想太多。”

    “……”

    看来也只能让他们顺其自然了。

    晚上睡觉时,傅止言突然说:“我明天得出差一趟。”

    宋小离本来睡得迷迷糊糊的,闻言清醒了一大半,睁开眼睛问:“去哪儿?”

    “邻省,有个项目出了点小问题,我得飞过去解决一下。”

    “……哦。”宋小离想了想,又问:“要去多长时间?”

    “一个礼拜吧。”

    宋小离愣了一下:“这么久?”

    傅止言见她诧异,忍不住笑了,揉乱她本来就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舍不得我?恩?”

    宋小离嘴角抽搐了一下:“你觉得是就是吧。”

    她倒是没有多舍不得傅止言,只是本来一起生活,他一下子要消失一个礼拜,多多少少会有点不习惯而已。

    傅止言被她棱模两可的答案弄得心里痒痒的,翻身覆在她身上,双手撑在她脑袋两侧,目光沉甸甸的看着她:“我不在的日子会想我吗?”

    宋小离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有点懵,反应过来后脸上发烫,她使劲儿推他:“不会,你走开!”

    傅止言权当她在害羞了,心里被又酸又甜的情绪胀得满满的,他低头含住她的唇,轻轻咬了一口。

    “我会想你的。”

    因为傅止言要出差的关系,宋小离第二天很自觉的早起给他收拾东西。

    西装衬衫领带钱包,换洗衣服带了足足一大箱,傅止言看着那个超过登机规格的箱子苦笑:“我只不过去一个礼拜,你给我收拾这么多东西干嘛?变相的示意我可以在外面多待一段时间?”

    宋小离一本正经的说:“一个礼拜七天,七天七套衣服不是吗?难道你不用换洗?”

    “酒店有换洗服务,带两套就行了。”傅止言从背后抱住她,热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廓里:“要不跟我一起去出差怎么样?带你出去玩玩。”

    宋小离被痒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挣脱他的手躲在一边:“我才不去,我跟你都走了,欢欢和季斯年谁来看?家里没个大人不行。”

    “管家会看着。”傅止言说:“以前你不在欢欢还不是那么过来了,没事的,跟我一起去吧。”

    本来没想带着她去,但是这个念头一蹿起来,傅止言就有些控制不住了,想象了一下带着宋小离去出差,白天工作晚上缠绵的场景,他充满了期待。

    然而某人很不给面子:“不行,不去!”

    傅止言:“……”

    软磨硬泡了半天,宋小离还是不同意,傅止言只好悻悻的作罢,他知道宋小离性子懒,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这要是真的强迫她跟自己一起远赴千里之外,说不定她会怎么给他脸色看。

    送傅止言出门时,他满脸怨色。

    上了前往机场的车,车一发动,他下意识的看向后视镜,在看到宋小离没等他离开就转身回了云庄时,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

    没心没肺这种东西,即使换了记忆换了生活方式,甚至换了个人,只要还是那个冷漠的灵魂,就不会改变。

    他正失落着,手机突然提示有信息进来,他拿出来一看,宋小离发过来一条信息:一路顺风哟!

    后面还配了个大大的笑脸。

    他的心顿时跟注入了一股暖流似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都重新活络起来。

    算了,没心没肺就没心没肺吧,她能回来已经是上天垂怜,他还能奢求什么?

    这样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傅止言前脚刚走,云庄后脚就来了个人。

    宋小离刚送完两个孩子去上课回来,车还没进门就被管家拦了下来,宋小离降下车窗,向来淡定的管家额头上全是冷汗:“太太,家里来了不速之客,您还是出去避一避吧。”

    宋小离愣了一下:“谁来了?”

    “先生的姑姑。”

    宋小离想起来了,就是上次那个老姑婆。

    虽然她没见过,但隐约能从傅止言的态度里知道他不是很喜欢这个长辈。

    不过不喜欢就不喜欢吧,干嘛要她避开?

    这里是她家好吗!

    她正准备说点什么,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老陈,你不让她见我,还敢说不是因为心虚?”

    管家背脊一僵。

    宋小离还没反应过来,那个女人已经走过来了,她目光挑剔的在宋小离身上扫了一圈,在落到她脸上时,她瞳孔微微一缩,紧接着猛地往后退了一步,惊恐万状的看着她:“是你……”

    宋小离一脸懵逼,下意识的回答:“是我啊。”

    老姑婆身后的文锦连忙扶住她:“谢姨……”

    老姑婆胸口剧烈起伏,手指颤抖指着宋小离,半晌说不出话。

    人家好歹是长辈,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自己吓成这个样子,但出于礼貌,宋小离还是下了车,走到她跟前,礼貌性的打了声招呼:“姑姑,要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也好早点回来接待你……”

    “你居然没死!”老姑婆打断她的话,眼里全是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