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章 喜怒无常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1本章字数:3045字

    “……”

    宋小离满脸黑线。

    怎么说话呢,第一次见面就诅咒她死,她是对傅止言的女人有多大不满啊?

    宋小离心里腹诽,脸上稍稍露出一丝不快:“姑姑,要到里面坐吗?”

    老姑婆浑身颤抖着,好一会儿才问:“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要回来?你就是看不得止言好好过日子是吧!!!留下那个小丫头也就算了,你居然还敢回来……”

    听着老姑婆语无伦次的话,宋小离一脸懵逼,看她情绪激动,她往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姑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叫我姑姑,我不承认你这个侄媳妇儿!”老姑婆脸上的皱纹跟刀刻的一样,随着她激动的情绪越发明显:“难怪止言一直不肯结婚,原来是为了你……说,你潜伏在这里多久了?还是说这些年你一直都没离开!!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宋小离:“……我跟傅止言已经结婚了。”

    “!”老姑婆气得脸色发白:“一定是你逼他的对不对?一定是这样的!!你仗着他对你愧疚所以强迫他跟你在一起,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

    宋小离被这一通劈头盖脸毫无根据的指责辱骂弄得心头火起,脸色也沉了下来:“老女人,你有病吧?”

    老姑婆呼吸一窒。

    宋小离眯起眼睛看她:“我不知道你对傅止言有什么误会,但是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用这么恶毒的字眼来诋毁真的好吗?想知道我是不是强迫傅止言跟我在一起你不会去问他啊?在这里夹枪带棒的指责我算什么意思?我跟傅止言已经结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的婚姻,结婚证还在抽屉里,你要不要看看?”

    老姑婆呼吸明显急促起来,看着宋小离的眼神又惊又怒,却半天说不出话。

    这时她身后的文锦说话了:“顾小姐,谢姨身体不好,请你说话放尊重点!”

    “你又算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我说话?”宋小离斜睨了她一眼,在她眼里,能跟老姑婆在一起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

    “顾沉欢!!!”老姑婆忍无可忍的怒喝一声:“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傅家长辈?就算你跟止言结了婚又怎样,只要我不承认,你就不是傅家的儿媳妇!”

    宋小离嗤笑一声:“这话你留着跟傅止言说吧,我不奉陪了。”

    说着她转身就往云庄里走,走了两步又停下,扭头吩咐管家:“陈管家,看好门,不相关的人别放进来,免得弄脏家里!”

    “!”

    一回家就被莫名其妙闹了一通,宋小离跟吞了只苍蝇一样恶心,无论谁遇到这种一见面就口口声声问你怎么还没死的人都会生气,更别提宋小离脾气本来就不怎么好。

    她正坐在沙发上生闷气,老陈一路小跑着进来,宋小离问:“老巫婆走了没有?”

    “走了。”老陈小心翼翼觑着她的脸色:“太太,这事儿要告诉先生吗?”

    宋小离迟疑了一下:“我来说就行了,你去忙吧。”

    老陈悄悄松了一口气,刚想走,宋小离又说:“她下次要是再来,不许放进来,没教养就算了,说话还那么难听。”

    老陈苦笑:“是。”

    宋小离平缓了一下情绪,拿起手机给傅止言打电话。

    她和老姑婆吵架的事这么多用人看着,迟早会传到傅止言耳朵里,而且就算她不说,老姑婆估计也会给他打电话来个恶人先告状,她不如主动把握先机,先跟傅止言说。

    但是电话拨过去,却提示关机。

    宋小离这才想起来,傅止言现在应该在飞机上。

    算了,等他飞机落地了再跟他说好了。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宋小离渐渐冷静下来。

    脑子冷静下来后,她不由自主的想起老巫婆说的话,“你不是死了吗?你为什么要回来?你是不是看不得止言过安生日子……”

    正常人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人说这样的话吗?

    很显然,不会。

    这么说来,老巫婆认识她?

    还有老巫婆身后的那个叫文锦的女人,她叫她“顾小姐”。

    顾小姐?

    宋小离眉头越皱越深,顾小姐?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之前三番两次碰瓷她的那个女人曾经叫她“顾沉欢”……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她正疑惑着,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傅止言的电话。

    她一滑下接听,傅止言暴躁的声音传来:“宋小离!!!”

    宋小离被吓得一个激灵。

    印象中傅止言从来没用这么粗犷的口气跟她说过话,那种几乎要从语气里透出来的紧张和愤怒分外吓人,她讷讷的应了一声:“什么?”

    傅止言显然在很努力的平复自己的情绪:“姑姑今天来了?”

    “对……”

    “你跟她吵架了?”

    “……她先骂我的!”宋小离不满道。

    傅止言吼道:“她是长辈,你怎么可以对长辈不敬!!!”

    宋小离被吼懵逼了,隔着屏幕听着电话那头傅止言拼命压抑的喘息声,她委屈至极:“她先骂我的,还骂得很难听,是她为老不尊在先,你怎么不去问问她说了什么!!!”

    傅止言声音都变了:“无论她说什么,她是长辈,你不可以反驳,更不可以跟她对骂,这点你都不懂?还怎么做傅家的儿媳妇!!!我现在马上回去,在我进门之前你不可以迈出家门一步,否则后果自负!”

    吼完这句,傅止言立刻挂断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宋小离心里一凉。

    这还是傅止言吗?

    不问青红皂白就指责她对长辈不敬。

    她不是不懂事的人,虽说要尊敬长辈,但也得看人啊!

    他问都不问那个老巫婆对她说了什么,居然吼她!!!

    宋小离彻底炸毛了。

    甩开手机,她起身就想出门,然而打开门一看,老陈正站在外面,一脸为难的看着她:“太太,先生马上就回来了,他说在他回来之前您不可以出门。”

    宋小离咬牙切齿,盯着老陈看了一会儿,她一把拽住他的衣领把他拉到自己跟前,恶狠狠的问:“老陈,我跟那个老女人吵架的时候你也在旁边,换了你,在那种情况下你能冷静吗?”

    老陈为难得眉头都快皱成川字了:“太太,我……”

    “傅止言居然指责我不懂尊敬长辈,为老不尊的长辈有什么好尊敬的,这事儿要是还有下一次,我就不只是骂人了,我肯定打到她不敢再来!”

    老陈:“……”

    可怜的老陈被宋小离抓着发了一通火,在宋小离说要出门时,他视死如归的挡在前面,重复那句话:“先生已经在返航的飞机上了,不出意外的话,三个小时后就能到家,太太,您冷静一下。”

    见老陈铁了心不让她出去,宋小离虽然生气,却也毫无办法,只能回屋里待着。

    三个小时后,傅止言到家了。

    他的座驾一进云庄,整个云庄立刻高度戒备起来。

    傅止言下车就直奔楼上主卧,推开门,看见宋小离正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耳朵里塞着耳机,脸色阴沉沉的,闭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傅止言脸色发白,强装淡定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宋小离。”

    宋小离一动不动。

    傅止言直接弯腰把她拽了起来:“宋小离!!!”

    宋小离这才睁开眼睛,冷冷的看着他。

    傅止言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你……”

    宋小离甩开他的手,往沙发上一坐,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这么风风火火的赶回来就是为了教训我,真是够麻烦你这个日理万机的总裁了,说吧,我听着呢。”

    傅止言怔忪半晌,突然猛地在沙发旁边蹲下,手扶着额头,眉眼间全是惊恐之色。

    宋小离被他这个举动吓了一大跳,见他脸色白里透青,额头上全是冷汗,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被气的,这幅样子装不出来,她一时间还真无法拿捏他怎么了。

    “你干嘛了?”宋小离问。

    傅止言单膝跪在地上,足足两三分钟才缓过神:“没事。”

    宋小离:“……”

    没事早说啊。

    缓过神的傅止言强撑着身体往沙发上一坐,解开领带脱了西装外套,宋小离这才发现他里面的白衬衫全都被冷汗浸湿了。

    有必要紧张成这个样子吗?

    她又没有把老巫婆怎么样!

    宋小离越想心里越气,冷冷的说:“不是要骂我不尊重长辈吗?骂啊,我做好准备了。”

    傅止言偏头看着她,半晌才说:“对不起。”

    宋小离等了半天才等来这么一句话,瞪了他一会儿,气馁的喘出一口气,摆摆手说:“我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你。”

    喜怒无常,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触到他的雷点了。

    傅止言整个人无力的靠在沙发上,好一会儿才说:“姑姑是整个傅家最后一位老人,而且因为我父亲的嘱托,对我择偶的事情抱有很大期望,我们结婚的事没有公布出去,她突然得知这件事,生气之下口不择言在所难免,你别跟她一般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