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8章 你这个人渣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1本章字数:3035字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跟他在一起?”傅思欢委屈的说:“大人最坏了,说在一起就在一起,说要离婚就离婚,根本就没考虑过我的感受……”

    宋小离:“……”

    到底是谁告诉傅思欢这件事的?

    小姑娘的聪明程度让她心惊肉跳。

    不过这样一来也省得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她说这件事。

    “好了,该睡觉了,不然明天起不来,你没精神上课了。”

    傅思欢攥着她的手,闭上眼睛嘟囔了一句:“你答应过我的,不会跟爸爸分手。”

    “……是,我答应过你的。”

    不过能不能做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宋小离在心里想。

    第二天,傅思欢发烧了。

    昨天已经打过针喝了姜汤,傅思欢还是发烧,这一情况让宋小离始料未及。

    而且她的发烧来势汹汹,昨晚还能窝在宋小离怀里撒娇,今天早上一醒来,她整个人跟脱了水一样,脸色发白神色颓唐,宋小离一摸她的额头,发烧至少三十九度。

    一大早医生就被急匆匆叫过来,给傅思欢挂上水。

    傅思欢浑身无力躺在床上,眼皮沉甸甸的,手却紧紧攥着宋小离,好像怕她下一刻就会消失一样,这个举动弄得宋小离哭笑不得。

    “我不走。”宋小离安慰道:“在你好起来之前我都陪着你。”

    傅思欢抬起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她,嗓子因为沙哑完全说不出话,她只能用眼神无声的表达着对宋小离的眷恋,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儿看得宋小离心里一颤一颤的,她不由得叹气,即使再恼怒傅止言的做法,对于傅思欢,她是真的喜欢和心疼。

    因为傅思欢的病,傅止言出差的事再次耽搁下来,两人哪儿都没去,在家里寸步不离的守着傅思欢。

    打完针,傅思欢吃了药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傅止言叫宋小离下楼吃早餐。

    季斯年吃过早餐后去上课了,往常四个人的早餐桌只剩下宋小离和傅止言大眼瞪小眼,宋小离泄愤似的咬着三明治,心里却在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

    傅思欢病了,她现在那么依赖她,她也狠不下心就这么走掉,傅止言这个样子是打定主意没这么简单让她走掉,在这件事上她也得多花时间和功夫周旋……而且就算成功和傅止言离了婚,宋英那边她要怎么交代?

    那么大一栋别墅,又是在那样一个黄金地段,售价至少在八位数,还有宋铭的公司,前期全是靠傅止言在拉人脉打通投资门路,不说别的,光是这一点,她就无以为报。

    说白了她只要一走出傅家大门,为了彻底跟傅止言撇清关系,这些东西就得完完整整的双手奉还,而她没有这个能力。

    结婚什么的果然最烦了,利益牵扯人情世故,到离婚的时候不清不楚藕断丝连,想想就心烦。

    心烦的同时宋小离也不得不佩服傅止言深沉的心机,今天这一幕他应该早就预见了,所以才会在刚结婚不到几个月的时间里对宋家投入那么大帮助,为的就是让宋小离在提出离婚的时候有所顾忌,他做到了。

    现在她确实顾忌得不得了,也对他反感得不得了。

    宋小离正愁眉紧锁着,傅止言突然敲了敲桌子,她立刻抬头看去。

    傅止言已经吃完早餐了,正拿着纸巾擦手,见她看来,他慢条斯理的说:“上午你守着欢欢,我去书房把公司的事情处理一下,下午来接班。”

    宋小离含糊的应了一声,低头继续吃东西,傅止言起身上楼。

    确定傅止言已经走了,宋小离才抬起头,把手里还剩下一半的三明治丢回盘子里,长长的叹了口气。

    吃完早餐,宋小离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儿童房,昨晚下了一场雨,现在阳光明媚,她想起园子里栽着的月季,昨天看的时候已经开出花苞了,今天应该开了,她想去摘几朵放到傅思欢房里。

    走到花园,隔壁就是池塘,宋小离意外的发现假山已经被挪开了,工人正把密室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打包好往外搬。

    她站在不远处看了一会儿,身后突然传来傅止言的声音:“有什么想说想问的吗?”

    宋小离浑身一僵,嘴角勾出一道冷硬的弧度,她转身阴阳怪气的笑:“我想问什么你就会告诉我什么?”

    傅止言走到她旁边和她并肩站着:“是。”

    太过遮遮掩掩反倒显得心虚可疑,不如光明正大的让她误会吧。

    “你前女友姓顾?”宋小离问。

    这个问题她早就想问了,她记得第一次遇到那个碰瓷女的时候,她不顾一切扑上来大叫她“顾沉欢”,遇到老巫婆的时候,她也称她为“顾小姐”,如果她没理解错误,傅止言放在心尖上的那个人应该是叫顾沉欢。

    “对,她叫顾沉欢。”

    “这个名字挺诗意的。”宋小离挖苦道:“比你给欢欢取的名字好……”

    话说到一半,她愣住了。

    顾沉欢。

    沉欢。

    欢……

    傅思欢……

    思欢……

    傅止言思念顾沉欢。

    心里莫名其妙的翻涌起一股子醋劲儿,宋小离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看来你对她用情匪浅,居然用女儿的名字寄托哀思。”

    傅止言低声笑了笑,没接话。

    “你跟她感情很好?”宋小离强忍着不适继续问,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明知道这些事知道得越多心里就会越膈应,但她控制不住自己,就好像对男友的前任有着巨大好奇心的任何女孩子一样,想要刨根问底,再两相比较一下,到底谁更好。

    “算不上。”傅止言自嘲一笑:“我一厢情愿,她……不太爱我。”

    宋小离怀疑的看着他。

    傅止言轻轻叹气:“我跟她是青梅竹马,她比我小几岁,我是用大哥哥的身份看着她长大的,从她还是个粉粉嫩嫩的小团子的时候就和她在一起,好不容易等到她长大,她却……变了。”

    “恩?怎么回事?”宋小离来了兴趣,比起傅止言和念念不忘的前女友相亲相爱的故事,她更喜闻乐见傅止言爱而不得。

    “她家里发生变故,连带着她性格也扭曲,有段时间她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整天把自己关在阁楼里,不见人不吃饭,我从外地回来,看到她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她本来又一头很长很漂亮的黑发,但是因为抑郁和暴躁,她几乎把头发扯光了,头皮血淋淋的,她居然没觉得痛和难受。”

    宋小离:“……”

    她试着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惊悚得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为了让她不再虐待自己,我把她头发给剃了,当时她才十六岁,虽然抑郁,但是还知道爱美,对着镜子哭了一整天,为了安慰她,我陪着她一起剃了光头。”

    宋小离震惊了。

    傅止言继续说下去:“我用三个月时间,形影不离的陪着她治疗,她抑郁发作时喜欢摔东西打人,那段时间我身上的伤口就没好过,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的情况好转了。”

    “后来呢?”

    “后来?”傅止言点燃了一根烟,当着宋小离的面抽了起来,眼里慢慢酝酿起一场风暴:“后来啊,我一个二十四岁的成年男人,冲动的和不到十七岁的她发生关系,这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混账的一件事,我想娶她,想跟她在一起,想永远都不跟她分开,所以用这么卑劣的方式留住她。”

    “……”宋小离惊讶的看着他。

    “我们瞒着双方父母同居,三个月后,她怀孕了,那时候我满心满脑想跟她在一起,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恼恨中国的婚姻法规定女孩子要年满二十周岁才能登记结婚,我甚至想过要换国籍,就为了能和她成为名正言顺的夫妻。”

    “……为什么不能等她长大再登记?”宋小离不解的问。

    傅止言狠狠吸了两口烟:“因为那个时候我有预感,我等不到她长大成人,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正确的。”

    说完这句话后,傅止言就再也没开口。

    宋小离等了半天傅止言都没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她有点急了:“后来呢?她怎么了?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会……死?”

    “难产,大出血,孩子留下来,她没了。”

    短短几句话,傅止言却说得极其困难,那种呕心沥血般的感觉让宋小离也跟着难受起来。

    难怪傅止言会说和顾沉欢发生关系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混账的一件事,如果没有同居,就不会有孩子,没有孩子,顾沉欢现在说不定还好好的活着……他们会是很幸福的一对吧?

    想到这里,宋小离有点心酸。

    傅止言到底有多爱顾沉欢,才会在她逝去五年后还念念不忘,甚至找了她这么一个替身,把她当成爱人毫无底线的宠着。

    这么一想,宋小离心里又纠结又难受。

    羡慕顾沉欢能被人这么爱着,又恼怒傅止言为了一己之私把她当成别人的替身,两种情绪在心里冲击碰撞,她咬牙切齿了半晌,突然抬脚踹向傅止言:“你这个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