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章 抓奸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1本章字数:3006字

    宋小离和宋铭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露出一丝不解,宋小离更是直接走过去,拉住想要抬脚踹季斯年的傅思欢,皱眉道:“欢欢,你干什么!!!”

    傅思欢怒道:“你该问问他想干什么,平时叫他陪我一起玩拼图他不肯,今天我要把拼图留给舅舅玩,他居然抢着玩,这不是明摆着想气死我吗!!!”

    季斯年对傅思欢的指控充耳不闻,依然固执的拼着地上的拼图。

    宋铭拉了傅思欢一把:“好了好了,不玩儿了,我们出去走走,不是说要带我参观一下你家吗?我快回去了,要参观趁现在。”

    宋铭都开口了,傅思欢悻悻的瞪了季斯年一眼,这才跟着他一起走出去。

    季斯年拿着拼图的手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

    宋小离看了他一眼,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而且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跟傅止言离婚了呢,这个时候更不好说他,于是转身走了出去。

    儿童房里只剩下季斯年一个人,他沉默的看着眼前拼了一大半的拼图,咬牙切齿了半晌,突然伸手猛地一掀,把傅思欢拼了半个月,超高难度的拼图全部打乱,眼里一片血红。

    傅思欢带着宋铭在云庄里转了一圈,刚才被季斯年这么一气,她的情绪到现在都还没恢复。

    宋铭见她沉着脸,好笑道;“还生气呢?”

    “谁知道季斯年搞什么鬼,讨人厌的小鬼,哼。”

    “说人家是小鬼,你才多大啊。”宋铭捏捏她的脸。

    “早知道他在家会跟我抢东西,当初就该把他送走!”傅思欢气呼呼的说。

    “不可以这样说话。”宋铭摆出长辈的架子:“你现在不过是生气,所以才会这么想,等气消了一定会后悔现在说的话,你说的话可以收回,但这话要是让季斯年听见了,他肯定会很伤心,不可以在冲动的时候随便乱说话,知道吗?”

    傅思欢撇撇嘴:“知道了。”

    宋铭在她跟前蹲下,和小姑娘保持平视:“欢欢,你喜欢你妈妈吗?”

    傅思欢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喜欢啦!”

    “为什么喜欢?”

    “她对我好,人也好,还善良,最重要的是,她是我妈妈。”

    听小姑娘这么一说,宋铭眯了眯眼睛:“你都知道了?”

    刚才傅止言可没告诉他傅思欢也知道这件事了。

    傅思欢双手背在身后,得意洋洋的说:“是啊,我都知道了,怎么样?我聪明吧,我可是自己猜到的哦。”

    宋铭故作好奇道:“说说看,你是怎么发现的?”

    “爸爸在阁楼上给妈妈立了个牌位,牌位上的照片是妈妈的,看到照片我就知道了。”

    “……”宋铭揉了揉她的脑袋:“你希望你妈妈一直留在身边吗?”

    “当然希望啦!”傅思欢说着凑到他耳边神秘兮兮的说:“舅舅,我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别人哦。”

    宋铭挑眉:“你说。”

    “其实那天晚上我是故意掉进池塘里让自己感冒的,只要生病了妈妈就不会走了。”

    “……”宋铭惩罚性的提了一下她的耳朵:“小丫头片子,鬼点子真多。”

    傅思欢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妈妈,只能说爸爸太没用了,居然连个女人都搞不定。”

    “按你的说法,想要搞定你妈妈应该怎么做?”

    傅思欢狡黠一笑,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霸王硬上弓。”

    宋铭一愣,反应过来后忍不住笑骂道:“小小年纪心眼儿这么多,看来以后跟你打交道我得小心点。”

    “我的心眼儿又不会用到你身上。”

    “谁知道呢。”

    “……”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慢慢走远,身后的大榕树旁,季斯年握紧拳头站在那里,眼神晦暗不明。

    -

    傅思欢在家里养了一个礼拜的病,天气转暖时,即使她百般不愿意,还是被宋小离押到了学校继续上课。

    而宋小离因为之前跟傅止言吵了一架的关系,意外的获得了自由身。

    自由包括能随便进出云庄的任何一个角落,包括阁楼和密室,以及出入云庄,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傅止言的态度说是放任,更贴切应该说是破罐子破摔,反正她都已经知道事实了,他干脆不再隐瞒。

    获得自由身的宋小离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佟雪歌。

    刚怀孕的佟雪歌因为孕期反应太厉害,已经休假在家养胎了,宋小离到了她租住的公寓时,一进门就在门口的鞋架上发现了分为两份的鞋。

    男鞋女鞋,不仅有拖鞋,还有日常穿的各种休闲鞋皮鞋球鞋——很显然,佟雪歌正式和穆景琛同居了。

    这个发现让宋小离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见了佟雪歌,宋小离发现她比怀孕之前更瘦了一点,而且脸色也不太好看,整个人看起来病恹恹的,哪里有孕妇的样子。

    佟雪歌把宋小离请进了客厅,保姆给她倒了杯水,见宋小离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佟雪歌好笑道:“是不是觉得我瘦了?”

    宋小离担心的看着她:“孕期反应很厉害?”

    佟雪歌点头:“完全吃不下东西,吃了就吐,油腥味重一点都不行,孕期反应到现在,我瘦了六斤。”

    宋小离惊讶的看着她:“怀孕居然这么难受?”

    “每个人体质不一样,很正常。”

    “穆景琛呢?”

    “他上班,最近公司忙,他经常加班到深夜才回来。”

    宋小离想问他真的是在加班而不是找借口到别的女人那里鬼混?但是一想到佟雪歌现在的身体状况,还是不要给她增加心理负担了。

    和佟雪歌聊了一会儿,见她脸色实在疲惫,宋小离没敢多做停留,很快就离开了。

    走出公寓的宋小离站在街边,心里有那么一瞬间的茫然。

    好像从她有记忆开始,身边的朋友就一直很少,一来是和外界接触得少,二来除了佟雪歌,她很少有合得来的人。

    不知道这算她性格孤僻,还是她太矫情。

    司机开着车不紧不慢的跟在宋小离身后,她不想上车,他就跟着她走,反正他的任务是保证宋小离的安全,傅止言可没说可以干涉宋小离的去向。

    走了一会儿,宋小离心血来潮想去穆景琛公司看看。

    有些事只有她和穆景琛才知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暗访一下他到底在干嘛。

    到了穆氏公司,同样是气派的高楼大厦,宋小离站在底下往楼上仰望时,差点被大厦外面的琉璃反光亮瞎眼。

    进了穆氏,宋小离直奔前台,开口点名想见穆景琛。

    前台修养倒是不错,委婉的说没有预约不能见,在宋小离的恳求下,她答应打电话上去问问穆景琛肯不肯见。

    结果电话打上去,对方很快回复过来,穆景琛出去谈合同了,不在公司。

    穆景琛在不在公司前台居然不知道?

    这很明显是个借口,穆景琛应该知道她来了,不想见她。

    意识到这一点的宋小离被激怒了。

    她直觉穆景琛不是因为忙,而是心虚。

    他在心虚什么?

    这里不是ZK,人家不让进宋小离也不能硬闯,否则被丢出来丢的还是自己的脸,她犹豫了一下,对前台说:“那你留下我的号码,等你们总裁回来了,让他给我打个电话。”

    前台答应了下来。

    宋小离随便留了个打不通的号码就离开了穆氏,反正以穆景琛的尿性,是绝对不会打这个电话的。

    宋小离走出穆氏后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上了车让司机在周围绕了一圈,二十分钟后,换了件外套的宋小离打了出租车,回到穆氏对面的咖啡厅,端了杯咖啡在二楼靠窗位置坐下,开始监视穆氏的一举一动。

    其实她没抱多大希望今天能有收获,但是本着有胜于无,反正她有大把时间,不如在这里蹲点守一守,也许能抓到点什么把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宋小离续了好几杯咖啡,点了好几道甜点放在桌上不动,在服务员诧异的目光中一动不动的盯着对面的穆氏大楼看。

    两个小时后,中午十二点半,她终于看到穆景琛从穆氏大楼里出来了。

    天气已经转暖了不少,穆景琛只穿了白衬衫和黑西裤,走出大楼后左右张望了一眼,确定这个时间没人注意到他,迅速钻进停在路边的一辆红色跑车里。

    宋小离一怔。

    她眯起眼睛,极目想看清跑车里的人是谁,但努力了半天,因为距离太远,她什么都看不见。

    宋小离计算着时间,穆景琛在跑车里待了二十七分钟,走出来时满面笑容的跟车里的人道别,车很快就开走了。

    在车开走那一刻,宋小离迅速拿起手机,对着车牌号拍了一张,然后放大,看清车牌后,她给管家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查一下这辆车的车主是谁。

    做完这一切,宋小离起身结账离开。

    然而她刚走出咖啡厅,就看到站在楼下,冷眼看着她的穆景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