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5章 所以?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2本章字数:3042字

    突然就不想结婚了。

    婚姻是个牢笼,一旦被困住,以后做什么都不方便。

    他正烦躁着,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佟雪歌的电话。

    这个时候佟雪歌应该在他们同居的小家里等着他,以往这个时候接到佟雪歌的电话,他会有种被挂念被关心的满足感,但今天心情格外烦躁,看见来电的时候他有种想把电话挂掉的感觉。

    但是不能。

    说起来和佟雪歌交往也快半年了,从开始的新鲜感到后来的习惯,再到现在的厌倦,他觉得,这段感情是该有个结局了。

    今天宋小离跟着他这件事他确实知道,也故意在酒店安排了人引她到客房让她撞见那一幕,如果不出意外,佟雪歌现在已经看到那些照片,而且打算跟他摊牌了。

    想到这里,他从容的滑下接听。

    该结束的利索的结束,拖下去对谁都没好处。

    “喂?”

    佟雪歌的声音出乎他意料的冷静:“还没下班吗?”

    穆景琛脑子转得飞快,斟酌着宋小离到底有没有跟她说那件事:“已经下了,正在回去的路上。”

    穆景琛说着示意司机开车,往公寓驶去。

    “路上小心点,回来想吃点什么宵夜?”佟雪歌轻声细语的问。

    穆景琛越发疑惑,佟雪歌这是……还不知道那件事?

    “随便弄点粥就行了。”

    “好,你注意安全。”

    挂断电话,穆景琛捏了捏眉心,直觉回去公寓后会更累。

    回到公寓,穆景琛换鞋进门,佟雪歌像往常那样迎了上来,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替他脱下外套,轻声细语道:“今天很忙吗?”

    穆景琛注意着她的脸色,见她脸上除了孕期反应导致的疲惫外并没有其他情绪,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稍稍安定了点,他淡淡的说:“开了好几个会,那群老古董简直烦死了,一个新品发布会搞得跟发射导弹一样。”

    “元老们总有他们的顾忌,你别一味嫌弃他们。”佟雪歌柔声说:“去洗洗手,粥已经做好了,吃完去洗个澡,早点休息。”

    穆景琛惊疑不定的进了浴室洗手,从镜子里看到身后的佟雪歌把他的公文包收起来,动作一如既往的利索,并没有任何不对劲。

    难道宋小离没跟她说?

    穆景琛皱眉,以他对宋小离的了解,这个女人维护佟雪歌维护到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他敢保证,他要是跟佟雪歌分手,而且伤害了她,宋小离一定会报复他。

    按理说掌握了他出轨的证据,宋小离不可能不告诉佟雪歌。

    抱着满满的疑惑,穆景琛洗了手,吃了宵夜,进浴室洗澡,在看到浴室里佟雪歌堆叠摆放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和毛巾时,他心里猛地一颤,终于意识到今晚一直心神不宁而且异常烦躁的原因了。

    佟雪歌算是他交往过的时间最久的女朋友,不仅因为她漂亮聪明,还有她身上那股子知性成熟的魅力,还有刚和她在一起时两人说不尽的话题,那个时候一打电话就是好几个小时,直到手机没电……以前他交往女人的标准只要漂亮就行了,只有佟雪歌,才让他有深入探究她内在灵魂的欲望。

    其实,不分手也不错,就这么拖着吧,反正吃亏的也不是自己。

    穆景琛洗完澡,擦干头发往床上一躺,疲惫袭上心头,他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跟坐在书桌前翻阅书籍的佟雪歌打了声招呼:“我先睡了。”

    “好。”

    穆景琛放心的闭上眼睛,入睡前庆幸的想,还好佟雪歌不知道。

    不知睡了多久,穆景琛感觉自己双手双脚好像被什么勒住了,刚开始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但是挣扎了几下后发现那种被束缚的感觉如此真实,他不由得睁开了双眼,发现佟雪歌正跨坐在他身上,双眼沉甸甸的看着他。

    他一愣,随即发现自己双手双脚都被铁铐铐在了床头四个角,他整个人呈”大“字型躺着,四肢都没办法大幅度移动。

    “雪歌,你这是干什么?”穆景琛心里升起不详的预感。

    佟雪歌在情事上向来羞涩,不可能会跟他玩这么大尺度的东西,唯一的解释就是她想对他做点什么。

    佟雪歌按住他的胸口不让他乱动,嘴角甚至还勾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景琛,你今晚真的在加班吗?”

    穆景琛心里一顿,立刻明白过来,宋小离已经跟她说了,照片她也看了,现在是秋后算账时间。

    心里一直担心着的事终于发生了,穆景琛反倒有种悬着的大石头落地的感觉,他松了一口气,抬起的头往床上一靠:“你都知道了?”

    佟雪歌还是那副看不出清楚的表情:“恩,早就知道了。”

    穆景琛惊讶的看着她,本来想问问她到底知道多少,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但是转念一想,这好像没有意义,于是破罐子破摔的问:“所以?”

    “所以?”佟雪歌脸色突然狰狞起来,她猛地掐住他的脖子:“你问我所以?出轨的人是我吗?”

    “……”穆景琛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嗫嚅了一下说:“我们分手吧。”

    都是聪明人,拐弯抹角的矫情话他就不说了。

    佟雪歌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短暂的怔愣过后,她点头:“好。”

    穆景琛心口突然像被什么钝器撞了一下,有点疼,有点闷,但更多的是解脱般的轻松感。

    他刚想说点什么,比如给补偿之类的话,佟雪歌却突然抽身从旁边的床头柜抽屉里拿出一把匕首,在他面前缓缓拔开。

    穆景琛被她这个动作吓住了,声音都带了一丝颤抖:“雪歌,你要做什么?”

    佟雪歌从无比淡定的拽下他的裤子,表情跟声音一样冷:“既然对不起我,那在走之前,我总得让你吃点苦头。”

    穆景琛脸色都变了,拼命挣扎起来,把床摇得咯吱作响,铁铐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雪歌,你要干什么,这是犯法的你知道吗?别冲动——”

    “犯法?”佟雪歌冷笑,冰凉的匕首抵上穆景琛:“我就是把你阉了,以你穆家大少爷的身份,敢报警,敢把这件事往外传吗?”

    穆景琛被噎了一下,脸色发白。

    佟雪歌用刀身慢慢滑过他的小腹,冰凉的触感让穆景琛浑身战栗不已,好像佟雪歌手上的东西是条毒蛇,一不小心就能咬他一口。

    “雪歌,雪歌……你冷静一点,这件事……确实是我不对,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原谅我好吗,雪歌……原谅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要是再干这种混账事儿,不用你说,我自己就切了……”穆景琛语无伦次的求饶。

    佟雪歌眯起眼睛危险的看着他:“当真?”

    “千真万确!!!”穆景琛狂咽口水。

    佟雪歌死死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冷笑了一声,毫无征兆的抬手就往他小腹上扎去。

    这个举动把穆景琛吓得魂飞魄散,猛地发出一声惨叫,他吓得闭上了眼睛。

    然而随着一声布帛的破裂声和大床的轻微下陷,他半天没感到疼痛,颤颤巍巍的睁开眼睛一看,佟雪歌那一刀子就扎在距离他下体不到三公分的床上,刀锋在灯光下闪着森冷的寒光。

    穆景琛哀嚎了一声,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佟雪歌却不再看他的反应,起身下床,背对着她整理身上的睡袍。

    事到如今,穆景琛知道佟雪歌不会真的伤害他,劫后余生的庆幸后,他往床上一瘫:“雪歌,你想吓死我吗?快放开我,我要上厕所。”

    佟雪歌整理完自己,才过来给他打开铁铐,吓得都快尿裤子的穆景琛从床上一跃而起,冲进厕所放水。

    解决完生理需求,穆景琛走出浴室,见佟雪歌正坐在梳妆台前摆弄化妆品,背脊挺得老直,只露出一个温婉安静的侧脸,秀气的鼻子和白皙的脖颈一览无余,他心里轻轻颤了颤,回想起刚才狠辣阴险的佟雪歌,一阵胆寒后,他意外的觉得刺激。

    穆景琛走过去,从身后揽住她,下巴垫在她肩窝上撒娇:“对不起啦,我保证没有下一次。”

    佟雪歌没做声,也没任何回应。

    “男人都会犯错,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穆景琛柔声哄道:“我保证,以后绝对按时回家,要是做不到或者再犯错,我就切腹谢罪。”

    佟雪歌手上的动作一顿,抬头看着镜子里的他:“当真?”

    “千真万确。”

    “那好。”佟雪歌把手里的首饰盒合上,丢回抽屉里:“我相信你这一次,要是下一次让我发现,我会杀了你。”

    穆景琛被她惊悚的眼神吓得猛地一抖,又立刻举双手发誓:“如敢再犯,要剐要杀,悉听尊便。”

    佟雪歌这才笑了笑,笑容春风化雪,转眼又变成那个温婉可爱的佟雪歌,她起身走到床边,扒起还插在那里的匕首,当着穆景琛的面放回刀鞘,丢进床头柜里,往床上一躺,拍了拍身旁的位置:“不早了,睡觉吧。”

    穆景琛盯着他这一系列的动作,讪讪的轻笑了一声,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