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9章 不要报警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2本章字数:3209字

    老姑婆被她无所谓的态度激得浑身一震,拍桌而起:“你这什么态度?”

    宋小离装出一副被吓了一跳的表情:“哎呀,姑姑您别介意,我这人就是这样,谁让傅止言给我这样的权利呢,您看上次把您顶撞成那个样子他都没说什么……他默许我为非作歹肆意妄为。”

    老姑婆气得脸色铁青,宋小离则一脸的无所谓。

    反正也把老姑婆得罪了,与其伏低做小助长她的嚣张气焰,不如跟她死磕到底,谁怕谁啊!

    老姑婆大概是意识到这样跟宋小离僵持下去对她没什么好处,半晌后重新坐了下来,斜睨了她一眼:“听说你打算跟止言离婚?”

    “没有啊。”宋小离挑着指甲闲闲的说:“他供我吃供我喝,还长得这么帅,最重要的是瞎眼看上我,这种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事我干嘛要推掉?再说了,跟他离婚给别人让我?我才没这么傻!”

    说着她还故意看了老姑婆旁边的文锦一眼。

    文锦立刻低下头。

    老姑婆冷声道:“那你吃避孕药做什么?既然想跟止言好好过下去,那就应该多给他生几个孩子,傅家本来就人丁单薄,作为止言的妻子,最大的责任就是为傅家开枝散叶,你倒好,不仅不肯生孩子,还背着止言偷偷吃避孕药……无法无天了你!”

    宋小离暗暗心惊。

    她买避孕药这件事傅止言虽然发了很大的火,但也没有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老姑婆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难道云庄里有她的眼线?

    这也不是不可能。

    她暗地里观察了傅止言这么多年,又处心积虑的把文锦往傅止言身边塞,要是没有人帮她盯着,她那些消息从何而来?

    宋小离面上不动声色,淡定道:“吃避孕药?这事儿姑姑听谁说的?我可没吃这东西。”

    “你还不承认?”

    “没做过的事我要怎么承认?”宋小离坚决不认,她倒要看看这个老巫婆能拿出什么证据:“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姑姑你说我吃避孕药不给傅家生孩子,你倒是拿出证据来啊!”

    老巫婆被她噎了一下,脸色更难看了:“我还治不了你了是吧!”

    宋小离故作惊恐的往后退了一大步,瞪圆了眼睛:“姑姑,你想做什么?”

    老巫婆看着她的眼神里全是厌恶:“止言被你蒙蔽了眼睛,看不清你是个什么样的货色,我活了这么多年,还能看不清你是什么样的人?顾家一家子全住在城郊贫民区,残的残疯的疯,你却躲在傅家贪图享乐,甚至还偷偷跟止言结了婚,你们成婚的消息没有透露出去是你的意思吧?你怕江城上流社交圈知道你还活着?躲得了一时,你躲得了一世吗?”

    宋小离沉默半晌,突然诚恳的说:“姑姑说得对。”

    老巫婆一愣,怀疑的看着她。

    “我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但是能躲一时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所以不劳烦姑姑操心提醒,我会隐藏好踪迹的。”

    老巫婆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手指着宋小离,颤得跟风中落叶似的:“你……你……顾家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宋小离对此深感同意:“我也这么认为。”

    顾沉欢都死了这么久了,还把阴影留给她这个素不相识,却无辜长了一张和她相似脸的路人,这样的人能是什么好东西?

    “你是抵抗不过整个傅家的,要是识相点,现在就跟止言离婚,说不定还能拿到一点好处,要是等到止言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到时候人财两空!!!”

    老巫婆撂下这句狠话,扬长而去。

    宋小离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啧啧了两声,觉得她不是一般的悲哀。

    从傅止言那里,宋小离知道这位姑姑是傅家老头子的妹妹,但是没有血缘关系,从小和他一起长大,在以前的傅家也算个正儿八经的小姐,但是成年后嫁了出去,彻底成了外姓人,婚后一直没有子女也就算了,丈夫早逝,她守寡几十年,对这份感情可谓是忠贞不二,可常年独居,她也养成了固执的性子,比如对傅止言娶了宋小离这件事。

    老太太认为自己是傅家的一份子,对傅家的事有一份责任,当年傅止言和顾沉欢在一起她就不同意,觉得顾沉欢年纪小是一回事,关键是性子太邪,不会是个好的当家主母,后来两人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她更是急白了头发。

    过去的几年傅止言一直很消沉,为此她没少往傅家跑,又是给他介绍对象又是苦口婆心的开解他,傅止言性子好脾气温和,每次都对她的建议报以淡淡一笑,然后从容拒绝,可惜老姑婆压根就看不出来人家掩藏在淡定温和表象下的不耐,现在知道时隔几年,傅止言居然和没死的顾沉欢又搅合到一起,还瞒着她结婚,这怎么能不叫她暴跳如雷。

    对此宋小离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无辜了。

    顾沉欢这丫的生前风评肯定不怎么好,现在所有的帐全算到她头上,真是冤枉死她了。

    她招谁惹谁了啊!

    老姑婆一走,宋小离就唉声叹气回了后院。

    傅思欢凑上来:“妈妈,你生气了?”

    宋小离斜了她一眼:“换了你被人这么毫无理由的一通骂,你生不生气?”

    傅思欢讨好的给她捶背捏肩:“生气,但是生完气我就不在意了。”

    “为什么?”

    “因为这些话对我来说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啊!”傅思欢一本正经的解释道:“爸爸那么喜欢你,就算姑婆把我们家都闹翻天了也改变不了爸爸不想和你离婚的决定,所以我为什么要生气呢?”

    宋小离沉默了一会儿,拉住傅思欢的手把她带到跟前,看着她的眼睛认真问:“欢欢,如果我说我想跟你爸爸离婚,你会……”

    “会!!!”傅思欢打断她的话,着急道:“你以为我从排斥到接受你容易吗?大人真自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压根就没考虑过我的感受,是不是你走了,爸爸就会娶别的女人回家?我又要学着去接受另一个女人,叫别的女人妈妈,如果那个女人也跟你一样,在云庄待了几个月,对爸爸不满意然后离婚,周而复始,那我要叫多少女人妈妈?”

    宋小离被她这番话惊住了,搓了搓手局促道:“那个……你要相信你爸爸不是这样的人……”

    “原来你知道爸爸不是这样的人啊。”傅思欢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宋小离一脸莫名其妙:“什么?”

    “你也说了爸爸不是那种会随便娶别的女人回家的人,他娶了你自然有他的道理,你不应该觉得高兴吗?谁都不是,就只是你啊!”

    宋小离:“……”

    她居然觉得傅思欢说的挺有道理的。

    傅止言谁都没娶,就娶了她,她是应该觉得高兴才是啊。

    不过还不是因为她长了这样一张脸?

    一想到这个,宋小离又纠结起来。

    算了,想来想去只会把自己陷入一个死循环,她干脆不想了。

    拍拍傅思欢的脑袋,她说:“小丫头片子,跟你爸爸一样会忽悠人!”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宋小离也没打算跟傅止言告状,对方是长辈,而且出发点是为傅止言好,虽然不占理,但她要是打着受委屈的旗号要傅止言为她讨回公道,那也未免太不懂事了。

    然而宋小离没想到,她一句话没说,傅止言反倒发火了。

    不是对她发火,是对整个云庄的佣人发火。

    不仅宋小离想到老姑婆会这么清楚云庄发生的事,是因为在云庄里安插了内鬼,傅止言也想到了。

    当天晚上傅止言下班后,所有的佣人都被聚集到云庄别墅前,排排站好接受训话。

    具体训话内容宋小离从楼上赶下来看热闹的时候已经结束了,她只看到两个厨房打杂的女佣被保镖揪了出来,跪坐在傅止言面前,低着头浑身瑟瑟发抖,一句话都不敢说。

    “姑姑派你们来的?”傅止言问,声音不大,但透着一股子不怒自威的气势。

    两个佣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齐齐摇头:“不是……”

    “没有……”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所有进云庄的佣人都要签署一份保密协议,上面明确规定不能把主人家的事随便外泄,你们这种行为已经违反了保密协议,我现在可以根据这份协议起诉你们,等警局的人来了,调查清楚事实,等着你们的就是牢狱之灾,你们真的想进去待几年?”

    傅止言这话一出口,两个佣人顿时慌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慌乱,却死死咬着下唇不说话。

    傅止言也不着急,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们,无声的给她们施加心理压力。

    身后站着的一长排的佣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时间整个云庄鸦雀无声。

    “看来你们真的想进去待几年。”傅止言叹了口气,叫来管家:“报警。”

    意识到傅止言是真的打算彻查这件事,其中一个年过四十的女人顿时大哭起来:“先生,别报警,我说,我什么都说!”

    旁边比较年轻的女人立刻拽了她一把。

    年长的女人收回被她拉住的袖子,带着哭腔说:“你不说我说,我儿子还在家等我,我不能坐牢!”

    说着她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傅止言:“我是三年前被安排进的云庄,一直在厨房里做帮工,那边要求我提供先生平时里有没有带女人回家的消息,有消息就给我钱……先生,我错了,我是一时鬼迷心窍才答应下来的,求您了,不要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