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4章 一定要报仇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2本章字数:3087字

    这地方也能住人?

    宋小离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屋里此时却慢吞吞的走出来一个女人,宋小离看了她一眼,疑惑了起来。

    女人看起来差不多六十岁,头发几乎全白了,脸上皱纹横生,因为营养不良面黄肌瘦,让宋小离奇怪的不是她的长相,而是她的表情。

    她歪着脑袋,右手大拇指放在嘴里,像个小婴孩一样吮着,看着宋小离的眼神充满了好奇,好像压根就不认识她一样。

    顾笙欢搬了张椅子出来,见女人一直盯着宋小离看,她立刻把她拉到一边,局促的擦擦手说:“沉欢,这是咱妈,你还记得吗?”

    宋小离没回答,看着女人的眼神越发怀疑。

    “她叫文凤。”顾笙欢解释道,又对文凤说:“妈,这是沉欢啊,你忘了吗?”

    文凤盯着宋小离看了一会儿,突然傻呵呵笑出了声,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流,看得宋小离心里一阵反感。

    顾笙欢连忙抓过一旁的毛巾给她擦掉口水,招呼宋小离:“你坐一下,我去给你倒杯水。”

    “不用了。”宋小离淡淡的说,这地方倒出来的水她不敢喝:“我来这里只是想问你们几个问题。”

    “你说。”

    宋小离就这么站着,和顾笙欢对视:“顾沉欢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讨厌的人!”

    顾笙欢还没回答,身后传来一阵刺耳的嘎吱声,好像生锈的铁互相摩擦,宋小离再次皱眉,这地方真是让她一点好感都没有。

    五秒钟后,黑咕隆咚的里屋出来一个坐在破旧轮椅上的男人,四目相对,宋小离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再加上他刚才那句“讨厌的人”,她几乎能断定以前的顾沉欢和眼前这个男人的关系并不好。

    男人长相算得上清秀,不过因为消瘦,双颊深深凹陷下去,面黄肌瘦的样子像个难民,头发乱七八糟,而且脏兮兮油腻腻的,身上穿了一件灰扑扑的T恤,此时看着宋小离的眼神带了一丝厌恶。

    “哥,你瞎说什么……”顾笙欢低声怒斥了一下,又扭头讨好的看着宋小离:“他是大哥顾易泽,你还有没有印象?”

    宋小离直接用翻白眼来回答她这个问题,顾笙欢脸上现出一阵尴尬。

    “我说错了吗?”顾易泽说话戾气十足:“私生女,抑郁症,整天躲在阁楼里神神道道跟个神经病一样……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讨人喜欢。”

    顾笙欢急了,把顾易泽的轮椅转了个向,让他背对着宋小离,又一迭声的对宋小离道歉:“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他以前对你有意见才会这样……”

    短短几句话,宋小离却听出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私生女……

    她倒是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一重身份。

    私生女不受正室儿子喜欢也是很正常的,毕竟对于他们来说,私生子女就像外来入侵者,明明不是一母同胞,却理直气壮的来分财产,这样的身份换了宋小离,她也未必能心无芥蒂。

    “看来我以前人缘不怎么好。”宋小离视线在屋里转了一圈,对这个地方越发反感,她现在只想速战速决好离开这里,声音也冷硬了不少:“跟我说说,我出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顾笙欢和文凤对视了一眼,斟酌了一下说辞才开口:“你是私生女,十多岁那年被爸爸接回家,你从小性格就有些古怪,不太爱和别人接近,给你安排的房子你不肯住,坚持要搬到小阁楼上,家里人拦不住你,就随你去了,后来你十五岁的时候在学校伤了人,家里人才知道你有郁抑症,请了医生给你治疗,但是没有好转,直到你十七岁那年,家里人突然发现你怀孕。”

    宋小离愕然。

    顾笙欢这叙事方式也是够奇葩的,就好像她的郁抑症和怀孕都是从天而降一样。

    不过转念一想,她是站在旁观者的视角来看待这件事的,了解的内幕并不多,她也就释怀了,扬了扬下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顾笙欢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观察着宋小离的表情,好在她出现反感情绪的第一时间就住嘴,但是宋小离除了刚开始出现的愕然后,脸上就再也没有其他表情。

    “父亲对这件事很生气,让人彻查,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傅家少爷,傅家和顾家作为江城两大企业,针锋相对很多年了,两家从来不来往就算了,突然爆出这种事,父亲自然要为你讨个说法,没想到傅家少爷一口否定事情不是他做的,还说我们诬陷他……父亲为了你的名誉着想,不想把事情闹大,想要你打掉孩子,可是你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无论如何也不肯打掉,还以死相逼,父亲只能同意你生下这个孩子。”

    宋小离听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如果顾笙欢所言属实,那傅止言就该拖出去千刀万剐。

    “后来呢?”

    “后来傅家和顾家在一次竞标里矛盾彻底爆发,两家展开商业对垒,傅家用卑鄙手段诱使父亲做出错误决定,掉进他们的陷阱,顾家一败涂地,被收购了,父亲受不了这个打击,跳楼自杀,大哥莫名其妙出车祸,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母亲更是被接二连三的刺激变成傻子……最可恨的是傅止言居然在你生下孩子那天派人把孩子抢走,你追出医院,就再也没回来……”

    听着这一切,宋小离面无表情,内心却波涛汹涌。

    她觉得自己就像在听一个荒诞至极的故事,孩子,傅止言,顾家私生女……这些狗血偶像剧里的情节落到她身上,怎么看怎么不真实。

    只是她想不明白,傅止言当初不愿意承认和她的关系,证明他并没有多喜欢她,现在又为什么要受尽委屈也要把她留在身边?

    还有,当初他否认和她的关系时就应该会想到她有可能会不要这个孩子,那后来为什么要把孩子抢走?

    难道是男人的占有欲在作祟,觉得她已经没有顾家在身后做支撑,所以把孩子抢走?

    想到这些的宋小离心里燃起了小火苗。

    难怪傅止言会对她百般纵容,原来是为了补偿她。

    但家破人亡的伤害已经造成,这些补偿还有用吗?

    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宋小离扫了一眼傻呵呵冲着她直笑的文凤和一脸厌恶看着她的顾易泽:“这几年你们一直住在这里?”

    顾笙欢眼里含着泪,点点头:“妈每天都要吃药,大哥生活不能自理,这几年一直都是我在照顾他们,租不起更好的房子,我们只能住在这里……”

    宋小离看不得她这副样子,往后退了一步,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我知道了。”

    “你打算怎么做?”顾笙欢急切的看着她。

    宋小离沉默了一会儿:“我还没想好。”

    “……”顾笙欢看着她的眼神全是热切:“你现在有足够的资本和很好的优势,你可以……把傅家弄到手。”

    宋小离狐疑的看着她:“把傅家弄到手?”

    顾笙欢猛点头,激动的说:“傅止言亏欠你这么多,你问他要东西,他一定不会不给,你不如发挥自身的优势,把傅家大权弄到自己手里,为爸爸报仇雪恨!”

    宋小离嗤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太高看我了?傅止言是什么人,我又是什么人,傅家产业这么大,说弄到手就弄到手,你把傅止言当什么了?”

    “玩弄手段我们当然比不过他,但要是借着他的愧疚心理呢?”顾笙欢循循善诱。

    宋小离皱着眉头:“你就这么肯定他对我怀有内疚心理?”

    顾笙欢很肯定的点头:“你失踪后,他来找过你好几次,一直说想把孩子妈妈找回去,还一度认为是我们把你藏起来了,要我们把你交出来,我想他应该是后悔了……你要是不确定,可以试一试。”

    “怎么试?”

    顾笙欢眼里闪着精光:“你可以要求在他的公司谋个重要职位,高级秘书,或者财务总监,能接触到zk核心内容的那种,再在工作上下绊子,试试看他的反应。”

    顾笙欢说得这么顺溜,几乎是不加思考就给出了这个方案,宋小离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简直就像早就谋划好的一样。

    顾笙欢被她异样的眼神看得很不自在,咳嗽了一声,解释道:“我很想报仇……爸爸的死状我到现在都忘不了,这几年我做想做的事就是扳倒傅家,以慰爸爸在天之灵……同样是爸爸的女儿,沉欢,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吗?”

    宋小离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干巴巴的笑:“抱歉,不能。”

    顾笙欢被噎了一下,脸上尴尬起来。

    宋小离听她罗里吧嗦说了这么一大堆,心里乱成一片,脸上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摆摆手说:“好了,我先回去,改天再联系你。”

    说着她转身就走。

    “等等”顾易泽突然叫住她。

    宋小离停住脚步回头,皱眉道:“有事?”

    顾易泽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扭曲,但很快,他深呼吸一口气,双手颤颤巍巍的撑着轮椅的扶手,身体腾了起来,“噗通”一下跪在宋小离面前,咬着后槽牙一字一顿的说:“妹妹,算我求你,一定要帮爸爸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