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6章 有贼心没贼胆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2本章字数:3017字

    “……记得。”傅止言喉头上下滑动了一下:“我给你安排,你明天来上班。”

    “好。”宋小离转过身:“那我先回去准备一下。”

    说着她往门口走去。

    走到一半,她又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傅止言,微微一笑:“我要做你的贴身秘书,不是外面整理文件泡咖啡跑腿的小秘书,可以吗?”

    傅止言被她淡笑的表情弄得心神不宁,点点头:“可以。”

    宋小离这才满意一笑,转身离开。

    她一走,傅止言立刻松了一口气,无力的靠在沙发上,他仰头看着天花板,有些“后事”是该安排一下了。

    晚上,宋小离在饭桌上宣布她要去zk上班的消息,傅思欢惊讶的看着她:“妈妈,在家里不好吗?很多人都不喜欢上班,你为什么要去上班呢?”

    宋小离看了默不作声的傅止言一眼:“因为妈妈要去看着爸爸,免得他在外面勾三搭四。”

    傅思欢捂嘴偷偷笑了:“那倒也是,毕竟爸爸那么帅,他不去找别人,别人也会来找他。”

    宋小离注意着傅止言的表情,他好像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自顾自吃饭。

    吃完饭,傅止言一如既往的上楼检查两个孩子的功课,宋小离看着三人上楼的背影,心里隐隐有点不安,她总觉得,其实傅止言知道了什么。

    第二天,宋小离跟着傅止言一起去公司。

    到了公司,宋小离的任职邮件昨天就发布出去了,今天傅止言带着她正式跟秘书办的人碰了个面,大家心知肚明,宋小离压根就不是来这里办正事的。

    虽然只是个贴身秘书,上头还有秘书长压着,但zk本来就是宋小离的,压根就没人敢使唤她做事,她也乐得自在,一整个上午都待在自己的格子间里,玩玩游戏刷刷微博,观察观察来往的秘书办员工,倒也不显得无聊。

    她发现傅止言虽然没有跟这些员工传出什么绯闻,但秘书办的女职员个顶个的漂亮倒是事实,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在的关系,秘书们很自觉的收起平时嬉皮笑脸的样子,一个个无比严肃,而且着装比上次她来公司时看到的要正式很多。

    不坦胸露乳了,裙子也不再短的过分,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一个个端但是认真上班的态度,连说笑都不敢了。

    宋小离非常能理解职员们现在的处境,因为之前在行政部的时候,上司在的时候,她也是这个样子。

    佟雪歌因为怀孕的关系休了长假,副总位置暂时轮空,傅止言自然要比平时忙了很多,宋小离平时也不进去打扰他,只是偶尔看到有出差的员工回来,带着报告跟傅止言报告后,她才会进去。

    然后翻一翻那些看起来无比复杂的报告,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每当这个时候傅止言都假装没看见她,该干嘛还是干嘛。

    如此好几天后,宋小离渐渐有些不耐烦了。

    她确实想接触zk的核心管理内容,在这些事上傅止言也没拦着她,可关键是,以她有限的知识,即使把这些东西摆在她面前,她都看不懂。

    她算是这个世界上最蠢的间谍和破坏者了。

    为此宋小离苦恼了半天。

    要不找人帮忙好了。

    宋小离第一个想到的人是佟雪歌。

    她现在在家养胎,平时无所事事,她要是把自己弄到的资料交给她分析……

    打定主意,宋小离当天下午趁着傅止言去开会,用秘书的身份截下了一份新标考察计划书,把计划书内容拷贝到邮件上,给佟雪歌发了过去。

    然后给她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佟雪歌的声音听起来比之前要有活力了不少:“小离?”

    “是我。”宋小离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愉悦一些:“你最近好点了没有?孕期反应过去了吗?”

    “过去了,饭量比平时大了一倍。”佟雪歌心情不错,笑嘻嘻的说:“我好担心自己变成一个大胖子。”

    “怎么会!”宋小离安慰道:“你现在可是两个人,当然要多吃点。”

    两人都在刻意避开穆景琛这个雷区,东拉西扯聊了一会儿,宋小离把事情说了出来:“雪歌,我现在在ZK上班,做傅止言的贴身秘书,但是你也知道我学什么都半桶水,压根就帮不上忙,刚才在傅止言办公桌上拿了一份文件想看看,但是看了半天看不懂,你能帮我分析一下吗?”

    佟雪歌一听,顿时乐了:“在家好好待着不好吗?干嘛去zk上班?”

    宋小离哼道:“在家无聊死了,天天胡思乱想,老是梦见傅止言被别人勾搭走,我还是亲自过来看着他比较放心。”

    佟雪歌哈哈大笑起来:“看来你跟傅总感情越来越好了,像你这么没心没肺的人都开始担心他被人抢走。”

    “……别废话了,快点帮我看看。”

    “好。”

    佟雪歌开了电脑,打开那份邮件看了起来。

    三分钟后,佟雪歌惊讶的声音响起:“这是和邻市开发合作的一个新标计划,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落到你手上?”

    宋小离心里暗喜,嘴上却说:“什么叫怎么会落到我手上?整个zk都是我的,更何况一份小小的计划书。”

    “那倒也是,老板娘,真的要我解释一番?”

    “当然!”

    佟雪歌清了清嗓子,把这份计划书的前景和规划以及对公司的重要性都给宋小离解释了一番。

    宋小离越听眉头皱得越紧。

    如果她没理解错的话,这是一份投资数十亿的项目,一旦竞标成功,zk将会投入大量精力,这么重要的事,她要是从中作梗搞砸了,那傅止言岂不是很难周转?

    宋小离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

    直到佟雪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离……小离,你有没有在听我说?”

    “……在听在听。”

    “听懂了吗?”

    “基本上算听懂了。”

    那些专业名词她不懂,但是只要知道这份项目对傅止言,对zk有多重要就行了。

    “听懂就行。”佟雪歌说:“这么大一个项目,你还是别插手了,想练练手可以找别的小项目下手,这个项目要是出问题,zk至少得赔上一半身家。”

    宋小离愕然:“这么严重?”

    “对啊。”

    “你的意思是说,傅止言身家就值二十个亿?”

    佟雪歌忍不住笑了:“怎么可能!我说的一半身家是指整个zk的一半可移动资金,你可别小看这一半的可移动资金,整个zk是一个巨大的产业链,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必须及时补上,要是出现数十个亿的亏空,那zk的运转项目至少有三分之一需要停掉。”

    宋小离惊出一身冷汗。

    和佟雪歌瞎扯了一会儿,她挂断电话,对着那份计划书撑着下巴思索起来。

    之前一直想要给傅止言一点教训,但她没想让傅家出现这么大的亏空,想象了一下傅止言债务缠身焦头烂额的样子……宋小离发现自己压根就不敢想。

    不行,不能这样。

    她还是找个小一点的项目练练手好了。

    宋小离在傅止言散会前默不作声的把那份计划书放了回去。

    与此同时,会议室的傅止言正看着笔记本电脑里的监控,见宋小离把计划书放回办公室,又悄悄离开,他一直紧绷着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个释然的表情。

    她到底还是顾沉欢,那个刀子嘴豆腐心,有贼心没贼胆的小姑娘。

    晚上七点钟,zk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宋小离无聊的趴在桌面上转笔,等着傅止言下班。

    七点钟,总裁办公室的灯准时灭了,傅止言走出来,敲了敲宋小离的格子间挡板:“小离,下班了。”

    宋小离直起腰,把笔丢进笔筒,拿起包就走。

    傅止言看着她乱七八糟的桌面,叹了口气,放下公文包,走过去帮她收拾。

    宋小离走了两步,见傅止言没跟上来,她回头一看,人前高高在上的大总裁,现在却在帮她收拾桌面,动作细致,把文件夹一一归位,乱放的东西也全都归置好,两三分钟的事,乱七八糟的桌面顿时整洁了不少。

    宋小离回到桌前,静静的看着他。

    傅止言一边低头收拾一边淡淡的说:“工作台面一定要收拾好,因为客户随时有可能上门考察,桌面太乱,给人的感觉就不靠谱。”

    宋小离蹩眉。

    傅止言收拾好东西,拿起公文包:“走吧。”

    两人下了电梯,司机已经把车开出来了,傅止言打开车门,宋小离先上了车,他随后,车门关上,司机发动车离开。

    两人都不说话,车里的气氛有点压抑。

    车在红绿灯路口停下时,傅止言突然问:“在公司是不是很无聊?”

    宋小离转头看着他。

    当然无聊,她是总裁夫人,压根就没人敢支使她做事,每天坐在秘书办里当摆设增加二氧化碳含量,要不是有目的,她还不如回家看小说看狗血电视剧。

    “那从明天开始,我教你处理工作上的一些事吧,公司很多东西,你也该学一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