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7章 激怒傅止言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2本章字数:3038字

    宋小离愣了一下。

    傅止言却没看她,目视前方自顾自的说:“以后我要是不在你身边,你也能自己解决问题。”

    宋小离皱眉:“什么叫你不在我身边?”

    傅止言笑了笑,避开这个话题,跟她说起了公司的事。

    因为傅止言这个算得上有些莫名其妙的举动,宋小离一晚上都心神不宁。

    晚餐过后,傅止言去了傅思欢房间,给她辅导功课。

    在教育傅思欢这件事上,傅止言是个当仁不让的好父亲,除去前段时间忙到每天晚上十点钟才下班那段日子,他只要有空,每天都会抽出一个小时时间辅导傅思欢,要么是功课,要么陪着她下棋玩游戏,傅思欢小小年纪就这么聪明,跟傅止言的言传身教有绝对的关系。

    傅止言去了傅思欢那里,宋小离则去了画室。

    上班后她就很少来画室了,再加上最近心里烦,答应给傅思欢的画到现在还只描了一个轮廓放在画板上,就这个速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画画完。

    坐在画板前,宋小离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提起笔继续画,至少今天晚上把轮廓画出来。

    一旦专注自己喜欢的事,时间总会过得特别快,等宋小离回过神,已经快到晚上十点钟了,画的轮廓也基本上完成了,她放下画笔,看着画板上初具模型的画,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满足。

    就在这时,傅止言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坐在画板前沉思的她,他似乎愣了一下,眼神游移了三秒钟才重新聚焦,嘴角扯出一个淡笑:“时间不早了,该洗澡睡觉了。”

    那一刻,宋小离肯定他想起了什么,而且是关于顾沉欢的。

    宋小离跳下高脚凳,走到他面前,歪着脑袋看着他,不做声。

    傅止言被她的眼神看得往后退了一步,抓起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还在往下滴水的头发,眼神有些躲闪:“怎么了?”

    宋小离笑了笑:“没事。”

    说完就错开他回房间。

    傅止言轻轻松了一口气。

    浴室里,宋小离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那张脸,越盯着看就越觉得这张脸陌生,她凝神细思,以前的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让傅止言这样又爱又恨,她肯定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刚才傅止言推门而进画室的时候,游移的眼神像是透过她看见另一个灵魂,那个灵魂叫顾沉欢。

    他想起了顾沉欢。

    宋小离心里泛着酸,即使到现在,她都还没接受自己就是顾沉欢这个事实,甚至打从心底抗拒自己就是顾沉欢这件事。

    一想到傅止言爱着的人是以前的顾沉欢,而不是现在的宋小离,她就有些丧心病狂的嫉妒以前的自己。

    都已经死了这么久了,为什么还能这样牵动他的心?

    宋小离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心里却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她嘴角勾了勾,转身去洗澡。

    宋小离洗完澡走出浴室时,傅止言已经背对着她睡下了。

    但他没睡着。

    宋小离假装不知道,放轻了动作上床,掀开被子面对着傅止言的背躺下,盯着他宽阔的背发呆。

    已经是仲夏了,傅止言穿了一件很薄的睡衣,丝质的,肌肉纹理在睡衣下清晰起伏,平时他总是忙着上班,也没见他怎么锻炼,他是怎么保持这么好的身材?

    宋小离心里疑惑,却不好开口,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前面的傅止言一直等到身后的宋小离呼吸慢慢均匀,心头悬着的那口气才松了下来,他悄悄转身,看着宋小离。

    她已经睡着了,长发有些凌乱的披散在枕头上,纤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小片阴影,鼻翼随着呼吸小弧度的曲张着,整个人看起来有股和平时完全不同的娴静淡雅。

    这样的她真好看。

    傅止言默默观察了一会儿,不知道在心里叹了第几回气,闭上眼睛睡觉。

    半夜,傅止言被身上的异动弄醒了,他睡眠本来就浅,那只手搂上来的时候他就醒了,睁开眼睛,浑浑噩噩的脑子在看到怀中抱着他的白裙女孩时有那么一瞬间的卡壳,他几乎是冲口而出:“欢欢。”

    女孩抬起头,那张脸一如六年前般清丽无双,看着他的时候温柔如水,她嫣然一笑,苍白的唇角绽出浅浅的弧度:“止言哥哥。”

    熟悉的声线让傅止言瞬间就疯了。

    他不管不顾的反扑上去,把她压在身下,不去想是现实还是梦境,紧紧的抱着身下的人,把脸埋进她肩窝里,喉咙像哽住了一样,半天才喊了一句:“沉欢,沉欢!!!”

    身下的人身体一僵,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我在。”

    “沉欢,我想你,我想你。”傅止言的双手几乎把她勒进怀里,声音带了哭腔,无助到近乎惊恐:“你终于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你不会就这么离开的,不要走好吗,沉欢,不要走!!!”

    “好,我不走。”

    傅止言抬起头,脸上已经布满眼泪,他胡乱擦去,低头吻住身下的人,手急促的去脱她的衣服。

    啪——

    一声脆响,傅止言的动作一下子顿住了。

    宋小离把他推开,坐起来冷冷的看着他:“傅止言。”

    挨了一耳光的傅止言错愕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不是他的顾沉欢,而是宋小离。

    看着她身上刻意换上的白色长裙,他这才明白过来,宋小离在故意试探他,他脸色微微扭曲:“你在做什么?”

    “这话该我问你才是吧。”宋小离嗤笑:“你确定知道刚才想上的人是谁?”

    傅止言眼睛瞬间就红了,他气得额头上的青筋都浮起来了,压低声音吼道:“有意思吗?”

    “没意思吗?”宋小离反问。

    以前的傅止言好歹会缠着她亲一亲抱一抱,但最近的傅止言对她近乎性冷淡,就连睡觉都是背对着她,她今晚换上顾沉欢的长裙,随便一撩拨,他就上当了,这足以证明,在傅止言眼里,顾沉欢和宋小离虽然是同一个躯壳,但灵魂本质是不一样的。

    一想到这个她就要抓狂。

    傅止言死死的盯着她,眼里拉满了血丝,半晌,他怒气冲冲的掀开被子下床,看样子又想去书房过夜。

    宋小离吼住他:“站住!”

    傅止言脚步一顿,却没回头,警告道:“别触碰我的底线。”

    “被触碰底线的人是我才对吧!!!”宋小离也不管现在是半夜两点钟,声音大得整个别墅都能听见:“在你眼里,我和顾沉欢有区别吗?”

    傅止言转身,恶狠狠的看着她,声音里带了一丝歇斯底里的狠劲:“这个难道不应该问你自己?”

    “我什么都不记得,你要我问自己?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态度,你对我和你对顾沉欢有区别吗?”

    傅止言冷笑:“顾沉欢至少是爱我,心甘情愿为我生下欢欢,你呢?”

    宋小离一怔。

    “你不是讨厌我吗?今晚这么做是为什么?好玩?寻刺激?或者是让我难堪?如果是,宋小离,你做到了,恭喜你!!!”

    说完这些,傅止言怒气冲冲的摔门而去,第一次在她面前表现得这么没风度。

    宋小离坐在床上,茫然了好一会儿,才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突然觉得自己这个举动又无聊又作死。

    -

    第二天早上。

    傅止言和宋小离昨晚大半夜吵架的事整个云庄的人都知道了,因此早上的云庄气氛很是低迷。

    宋小离自傅止言离开后就没睡着,早上起来脸色很不好看,傅止言也没好到哪里去,不过他不像宋小离那样,把所有的情绪都表现在脸上,他收拾好自己下楼吃早餐时,佣人跟他打招呼问早,他还点头回应了。

    吃早餐时傅思欢和季斯年的眼神在两人身上轮番瞟来瞟去,如此好几次后,傅止言放下手中的汤匙,淡淡的说:“有话要说?”

    傅思欢迟疑了一下,还是小声问:“你和妈妈昨晚吵架了吗?”

    “恩。”傅止言倒是没打算隐瞒:“你妈妈做梦把我打了,我生气了。”

    宋小离:“……”

    他倒是真能掰。

    傅思欢见傅止言用这么云淡风轻的口气说出这番话,估摸着两人之间问题不大,松了口气,吃完早餐和季斯年一起去上课。

    宋小离则没事人一样和傅止言一起去公司。

    在车上两人都不自觉开启冷战模式,你不说话我也不说话,脸色一个比一个冷,看得出来,傅止言这次是真的被惹毛了。

    到了公司,傅止言很快就恢复成那个温文尔雅的傅总,开始处理公事。

    宋小离本来以为今天又是跟往常一样,会在公司度过一个无比无聊的白天,但是没想到,中午十点钟,处理完公事的傅止言把她叫进了办公室,开始教她处理一下工作上的事。

    宋小离心里虽然别扭,但还是很认真听学,两个小时时间,居然觉得收获不小。

    午餐过后,傅止言见宋小离满脸都是昨晚没睡好的疲惫,终于软下声音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软话:“去里面的休息室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