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8章 傅止言受伤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2本章字数:3051字

    “那你呢?”宋小离脱口而出。

    休息室一般都是傅止言休息用的,她睡觉,傅止言该怎么办?

    昨晚他也没睡好。

    只是话一出口,宋小离就后悔了,搞得她好像有多担心傅止言一样。

    “我去高层休息室休息。”傅止言说着没再看她一眼,起身就出去了。

    “……”

    宋小离确实困了,见傅止言压根就没给她拒绝和商量的余地就走了,她也懒得推辞,进了休息室关上门睡觉。

    一觉醒来,宋小离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扭头一看旁边的闹钟,居然已经下午五点钟了。

    这么晚了?

    她连忙掀开被子下床,打开门一看,傅止言却不在办公室,有个秘书刚好进来送文件,宋小离随口问了一句:“傅总呢?”

    “去工地视察项目了。”秘书回答。

    宋小离“哦”了一声,抽身回去洗漱。

    洗漱完毕走出办公室,宋小离刚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手机就响了。

    她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来电,刚一滑下接听,项目经理焦急的声音传来:“宋小姐,傅总出事了——”

    宋小离心头猛地一震,喉咙一下子像被堵住了似的:“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傅总现在在医院,工地上的落石把他砸伤了。”

    宋小离撂下手机,连东西都没拿就急急忙忙下楼,叫上司机去医院。

    只是这个时候刚好是下班高峰期,路上堵成一片,车半天才挪动了一百多米,宋小离心急得脸色都变了。

    司机也很着急,见宋小离面色不善,他战战兢兢的问:“太太,要不我们绕道吧?”

    “哪条路快走哪条,快点。”

    得了命令的司机迅速扭转车头,拐进了一条岔路。

    车一路狂奔七拐八拐,也不知道拐了多少弯道,脚下的路凹凸不平颠簸得要命,宋小离死死抓住扶手才没被甩出去,等到医院,她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她想吐。

    但顾不上不舒服的胃,宋小离冲进项目经理说的病房,心里不停的祈祷,傅止言可千万不要出事……

    在看到坐在椅子上,身上连衣服都没换,额头上缠了一圈绷带的傅止言时,宋小离一愣。

    屋里围了一圈人,都是跟着傅止言去视察项目的高层,宋小离莽莽撞撞冲进来,动静还不小,房间里的人一时间视线全聚集在她身上——

    见傅止言不像有大事的样子,宋小离一路上悬在喉咙里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她整个人往门上一靠,手脚虚浮无力,还不忘问一句:“你没事吧?”

    傅止言茫然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说:“没事。”

    项目经理在旁边附和道:“被落石擦破了头皮,流了很多血,还好没伤到脑子,吓死我了。”

    宋小离:“……”

    靠!!

    只是擦破皮,你丫那么火急火燎给我打什么电话!!!

    我才要被你吓死了!!!

    宋小离在心里狂吐槽,脸上却维持着最基本的镇定:“没事就好。”

    说完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抓过一旁的垃圾桶,当着一众高层的面“哇”的一声很没形象的吐了。

    傅止言:“……”

    高层:“……”

    二十分钟后,一脸苍白的宋小离坐在沙发上,手边搁着一杯水,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

    傅止言坐在她旁边看着她,高层都已经被打发走了,病房里只剩下两人。

    “好点了吗?”傅止言问。

    宋小离惨白着一张脸点点头:“好多了。”

    傅止言摸摸她的额头,这个带着抚慰性的动作让宋小离微微一愣。

    “吓到你了,恩?”

    宋小离:“……”

    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她发誓自己不想让傅止言看出来她刚才有多着急。

    “我没事,工地上的落石不大,也戴了安全帽。”傅止言眉眼间都是温和的笑意:“没想到项目经理会给你打电话,他当时估计也吓到了,这么大个男人,一点用都没有。”

    宋小离转头看着他额头上裹着的纱布,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还疼吗?”

    “不疼了,只是擦破了点皮。”

    “……”

    这个话题宋小离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只好尴尬的沉默着。

    傅止言突然轻轻握着她的手:“小离。”

    “呃……啊?”宋小离有些慌乱的抬起头,心跳快得有些不正常。

    “你是不是……很介意我把你当成沉欢?”

    宋小离:“……没有。”

    她压根就不想承认自己是那么小气的人。

    “说谎,”傅止言轻笑了一下,声音里全是宠溺,这样的他让宋小离恍然觉得昨晚那个暴怒的傅止言是一场梦,一如既往的温柔才是这个男人的秉性:“我不是很懂你的脑回路,沉欢和小离都是你,你干嘛要介意这个?”

    宋小离耳根发烫,自己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

    傅止言扣住她的手,贴上自己的脸,眼神缱绻:“小离是你,沉欢也是你,只要是你,换了多少身份,变成什么性格都没关系。”

    “……”宋小离很不争气的红了脸。

    对于这样的傅止言,她越来越没抵抗力了。

    在医院待了一个多小时,宋小离的头晕恶心症状完全消失后,两人一起回家。

    一进门傅思欢就扑了上来,看见傅止言额头上的纱布,她吓得脸色都变了:“爸爸,你怎么了?受伤了吗?”

    傅止言宽慰的笑道“一点小伤,医生非要给我裹上这个,看起来严重,其实一点都不疼。”

    傅思欢却没这么简单就被他忽悠过去,她拉着傅止言的手示意他蹲下来,用手轻轻碰了碰伤口的位置,凝神看了半晌,突然哭出声:“爸爸,你不能出事……妈妈已经不喜欢我了,你要是变成妈妈那样我该怎么办……”

    宋小离和傅止言都吃了一惊。

    傅止言直接把傅思欢搂进怀里:“怎么会,你别胡思乱想……妈妈没有不喜欢你。”

    说着他给宋小离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赶紧说点什么安慰一下傅思欢。

    宋小离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做。

    她不会带孩子,也不知道该怎么抚慰孩子的情绪,见傅思欢哭成这个样子,她下意识的觉得难受,却不知道该怎么缓解。

    “欢欢,你……我没有不喜欢你。”宋小离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看起来毫无营养的话:“你别多想。”

    傅思欢哭了一阵子,擦擦眼泪从傅止言怀里钻出来,泪眼模糊的看着宋小离,抽抽噎噎的说:“妈妈,你别骗我了,我虽然小,但是我不傻,你是不是想要和爸爸离婚?你这阵子都不跟我亲近,也不接送我上下课了。”

    宋小离:“……我上班,没时间接送你上下课啊。”

    “有心怎么可能没时间,爸爸那么忙,他还不是每天都能抽出时间陪我,在你眼里,从来就没有把我当成女儿看待,是吗?”

    宋小离:“……”

    她居然无法反驳。

    眼看傅思欢越哭越伤心,又把脑袋埋进傅止言怀里,宋小离急得心里火烧火燎的,把求助的目光转向傅止言。

    然而傅止言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就移开了视线,看起来像是默认了傅思欢这一说法。

    宋小离:“……”

    他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见傅思欢哭得伤心,傅止言干脆把她抱起来,往楼上走去。

    父女俩很快就消失在楼梯口,宋小离心里苦涩成一片。

    傅思欢说得对,虽然她已经默认了自己就是顾沉欢,但她打从心底抗拒这个身份,以及这个身份带来的种种麻烦,她不仅没有接受傅止言就是她昔日恋人这个身份,甚至连傅思欢这个亲生女儿,她都选择性无视。

    宋小离觉得,她真的应该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现在的心态了。

    晚上,傅止言没有回主卧休息,宋小离听着外面传来的动静,推测他应该是去书房了。

    坐在床上,宋小离心里百味陈杂。

    这时手机响了,宋小离拿起来一看,是顾笙欢的电话。

    她蹩眉,心里更烦躁了,但还是滑下接听:“喂。”

    顾笙欢似乎在吃东西,一边说话一边吧唧嘴的声音听得宋小离一阵恶寒:“沉欢,你睡了吗?”

    “……你有什么事?”宋小离不耐烦道。

    顾笙欢似乎觉察出她的情绪不对劲,松散的态度立刻收了起来,小声问她:“妈今天去医院做了个检查,拿了很多药回来,家里没钱了,你看你能不能……”

    “要多少?”

    “三……五千。”

    “知道了。”

    挂断电话,宋小离捏了捏眉心,感觉更累了。

    次日,宋小离拿了五千块钱让人给顾笙欢送过去,嘱咐完不能让傅止言知道后,她才下楼吃早餐。

    傅止言和傅思欢季斯年已经在餐桌旁坐着了,看见她下来,傅思欢的眼神怯生生的。

    宋小离被她看得心里的愧疚一阵一阵往外涌,不管怎么说,孩子是她亲生的,她没理由这么对人家。

    想到这里,宋小离坐下后主动跟她打招呼:“欢欢,早上好,昨晚睡得好吗?”

    傅思欢低头对付着盘子里的煎蛋,含糊不清的说:“还可以……我昨晚和爸爸一起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