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章 怪我咯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2本章字数:3041字

    换药过程中傅止言闭着眼睛一言不发,即使疼得脸色苍白,他都没有皱一下眉头。

    换了药,医生嘱咐了几句不要碰水注意饮食和休息之类的话就走了。

    傅止言定了定神,好一会儿才把触动伤口带来的疼痛压制下去,睁开眼睛看见宋小离站在一旁,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他顿了顿,对她露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我没事。”

    宋小离迟疑了一下,小声问:“还疼吗?”

    傅止言摇头。

    “……”宋小离小声嘟囔道:“伤成这样还上班,你是想把自己累死么?”

    傅止言笑了:“事情总要有人做,更何况不是什么断手断脚的打伤,没事的。”

    宋小离慢吞吞的蹭过去,给他整理工作台面:“我来帮你。”

    傅止言这回倒是没拒绝。

    一整个下午,宋小离被傅止言使唤着去倒咖啡送文件传达命令,忙得脚不点地,等熬到下班,她腿都快累断了。

    好不容易等到傅止言关上电脑,宋小离松了一口气,总算可以下班了。

    傅止言拿起椅背上的外套,见宋小离一脸疲惫,他笑了笑:“下午辛苦你了,为了奖励你,我们晚上出去吃一顿。”

    宋小离眼睛一亮,立刻站起来:“好啊,去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宋小离那句“海鲜”差点就脱口而出了,但是一看傅止言额头上的纱布,她下意识的改了口:“去喝点清淡一点的粥吧。”

    傅止言倒是没想到她居然会主动体贴自己,眼神闪了闪,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些:“好。”

    两人到了一家颇有名气的茶餐厅,傅止言一反常态的没有要包厢,而是要了个靠窗的位置,两人相对而坐,头顶是暖洋洋的灯光,脚下是车水马龙的夜景,餐厅里暖洋洋的流淌着不知名的轻音乐,气氛好极了。

    傅止言点了菜,宋小离低头喝着杯子里的大麦茶,抿一口,麦香流连在舌尖,那种感觉让她浑身舒爽,一整天的疲惫好像都一扫而光了。

    “我们两个跑到外面吃东西,不带欢欢和斯年,要是让他们知道,肯定得闹一闹。”宋小离说。

    “管他的,欢欢就喜欢用这种方式刷存在感。”傅止言给她面前的杯子满上茶:“这里的茶味道很不错,喝了晚上也不会睡不着,你要是喜欢,就多喝点。”

    “好。”

    清淡的菜和砂锅粥很快就上来了,两人一边吃一边聊天,和别的热恋中的情侣没什么两样,好像之前的隔阂都不存在一样。

    聊着聊着,宋小离突然说起了傅思欢:“你平时都是怎么教她的?她怎么就这么聪明?”

    她到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傅思欢时的情景,虽然小姑娘对她恶意满满,说话也绵里带针,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智商和情商都完爆同龄孩子好几条街。

    “多跟她聊天,尊重她,把她当成平等的同龄人对待,凡事咨询她的意见……这些小细节孩子都是能感受得到的,不过这些跟她会这么聪明没有关系,她智商高,完全来自遗传。”

    宋小离先是一愣,等反应过来傅止言这句话是在自夸时,她“嘁”了一声:“你倒是看得起你自己。”

    “不是遗传自我。”傅止言顿住筷子,认真的看着她:“是遗传自你。”

    宋小离怔住了:“我?”

    傅止言点头,眼角眉梢浮出笑意:“你以前可聪明了,什么东西都一学就会。”

    宋小离惊讶的指着自己:“我?聪明?一学就会?”

    “对,有一段时间我给你辅导功课,你不肯学,老师布置的作业也不肯写,后来我许诺你只要把作业完成,并且把方程式背下来,就教你跆拳道,你答应了,结果第二天就一字不差的把方程式全部背出来,三本练习册全部做完,我检查了一遍,只错了两道题,还是因为粗心做错的。”

    宋小离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没骗我吧?”

    “骗你有什么好处?”傅止言又露出招牌式温柔宠溺笑容:“当时我都吓到了。”

    宋小离来了兴趣:“后来你有没有教我跆拳道?”

    “有,学了一个礼拜,你嫌累,不肯学,但是基本招式都记住了。”傅止言意味深长的看着她:“还记得我们第二次见面吗?在我办公室,我当时试探了你一下,你的第一反应是防守加攻击,当时我就肯定你是沉欢。”

    宋小离回想了一下,好像还真是那个样子,当时她的反应完全来自条件反射,动作快于理智,而且做完那一整套动作后,她居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习惯真是种可怕的东西。

    “欢欢不仅智商遗传自你,性格也像,又倔强又傲娇,这种性子,以后注定会吃苦。”

    宋小离眉头皱了起来:“那怎么办?”

    傅止言看着她担心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她还小,我们有大把时间陪着她去改变,而且孩子嘛,成长过程总是要多吃点苦头,才会知道很多事情难能可贵。”

    宋小离顺着傅止言的思路一想,也是,于是释然了。

    一顿饭吃得两人的心情都不错,饭后让服务生收拾掉碗筷,傅止言还叫了甜点,两人一边吃一边聊,等到离开茶餐厅,时间已经快到晚上十点钟了。

    这一顿饭居然用了整整三个小时。

    宋小离惊讶于自己居然能和傅止言心平气和的相对而坐这么长时间,但是一想到自己在合同里动的手脚,她心里又一阵发虚。

    买了单,傅止言招呼宋小离:“走吧,回家。”

    上了车,宋小离看着傅止言的侧脸,好几次欲言又止。

    要不要告诉他?

    现在告诉他还来得及吗?

    好几千万的合同,虽然对偌大一个傅氏来说不算什么,但要是害zk的名誉因此受到损害,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几番斟酌后,宋小离还是开了口:“傅止言,我……”

    她话还没说出口,口袋里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一下,提示有信息进来,也把宋小离的勇气打断了。

    宋小离:“……”

    这特么也太倒霉了。

    傅止言转头看着她,眉眼带笑:“怎么了?有话要说?”

    宋小离迟疑了一下,摇摇头:“没有。”

    说着她低头拿出手机,打开一看,是顾笙欢发过来的,内容很简单:大哥住院了,想找你谈谈,你明天过来一趟吧,地址是XX医院住院部的XX病房。

    看完信息,宋小离心猛地一沉。

    回家路上,她没有再说话。

    晚上,傅止言很自觉的没有回主卧,而是睡在了书房,虽然他笑着说出自己今晚睡书房,但从他眼中,宋小离分明看出了一丝疏离。

    他在刻意远离她。

    宋小离一个人坐在主卧床上,想起这短短半年时间里发生的事情,越发觉得不可思议。

    她在想,如果她那天早上没有出现在zk,如果没有遇见傅止言,现在的她会是什么样子?

    应该还是宋家,整天过着混吃等死插科打诨的日子,被宋英念叨不去找工作,被宋铭暗恋着,佟雪歌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那一面把她生命中大部分人的生活轨迹都改变了,看似变得更好,其实没有人更开心。

    这是命吗?

    次日,宋小离找了个借口请假,没去上班。

    傅止言一走,她就打发走司机,自己打车去了医院。

    按照顾笙欢的指示进了病房,顾笙欢和顾易泽都在,顾易泽正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双眼通红,本来就瘦削的脸看起来有几分狰狞。

    看见宋小离进门,顾笙欢立刻站了起来,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她:“沉欢,你来了……”

    “怎么回事?”宋小离蹩眉,前几天去看他们的时候顾易泽不是还好好的吗,当时还中气十足的骂她,现在怎么一转眼就变成这个样子?

    顾笙欢看了顾易泽一眼,吞吞吐吐道:“哥的病情突然恶化,送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之前本来还有百分之三十的机率可以复原,现在基本上没有了……”

    宋小离扫了一眼顾易泽的腿,他正死死的抓住身下的床单,看着宋小离的目光像是要吃人。

    顾笙欢见状立刻把宋小离拉出病房,关上门站在走廊里压低声音说:“哥的腿之前只是说神经受损,好好调养还是有站起来的可能,但是过去那几年他营养一直跟不上,也没有及时到医院复诊,医生嘱咐的康复治疗也没跟上,所以就……医生说他腿部神经完全坏死,以后再也站不起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宋小离内心并没有多大波动,只是觉得心烦。

    这家子人事儿怎么就这么多,一件接一件,看得她心烦意乱。

    “之前哥就一直因为腿伤对你耿耿于怀,现在知道这个消息,说不定更生气,你等会儿进去一定要小心……”

    “对我耿耿于怀?”宋小离打断她的话,好笑道:“为什么对我耿耿于怀?我害了她?”

    顾笙欢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傅止言因为你失踪迁怒到哥身上,让人撞了他,他把这笔账算到你头上,不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