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6章 股东大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5:11:13本章字数:3072字

    “你是不是要搬走?”季斯年问。

    宋小离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察觉了,点点头:“应该是。”

    季斯年眼神一黯:“那傅家是不是就不存在了?”

    宋小离哭笑不得,安慰他说:“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走的时候把你一起带走。”

    季斯年往后退了一步,躲开宋小离的手,低头小声说:“可是我不想走。”

    宋小离愕然:“为什么?”

    “我要在这里等欢欢回来。”

    “……”宋小离无奈的看着他:“他们不会回来了。”

    “会的。”季斯年倔强的看着她:“他们一定会回来的。”

    宋小离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想了想说:“你是不是舍不得这里?”

    季斯年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宋小离无奈的摊摊手:“那你就继续住在这里吧,放心,云庄的主人还是我,这里我说了算,我只是不想住在这里,让别人搬进来住而已,你要是不想跟那些人打交道,那我就明令禁止他们到这边来,不打扰你的生活,可以吗?”

    宋小离这话一出口,季斯年轻轻松了口气,脸上总算有了些许笑容:“好。”

    宋小离回房的时候还是一头雾水,她就搞不定了,季斯年为什么对云庄有这么特别的感情?

    而且他为什么笃定傅思欢一定会回来?

    想到傅思欢,宋小离又开始头疼,傅止言父女离开云庄后就一直没有消息,别说主动跟云庄的人联系,就连他曾经呕心沥血打拼的公司,以及公司那一众高层他都没有联系,除了把离婚协议和财产转让书托人拿来让宋小离签字,宋小离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这个男人倒是够绝情,说走就走,一点余地都没有。

    次日早餐饭桌上多出了三个人,文凤梳洗干净后看起来正常了不少,不说话的时候跟正常人无异,顾笙欢也换上了新衣服,脸上焕发出光彩,只有顾易泽,似乎还沉浸在自己再也无法站起来的阴霾里,话很少,更别说笑了。

    饭桌上的气氛很是沉默,这更加笃定了宋小离想要搬出去远离他们的想法,要是天天都在这种气氛里吃饭生活,她迟早得压抑而死。

    五个人正沉默的吃着饭,顾易泽突然开口了,问宋小离:“这个小东西是谁?”

    这话一开口,季斯年和宋小离都抬头看向他,顾易泽眼神阴沉沉的,目光像带了倒刺的钩子,直勾勾的看着季斯年,只要不瞎,都能看的出来他对季斯年这个吃白食的很不满,想要找点茬子。

    季斯年有些紧张的看了宋小离一眼。

    宋小离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慢条斯理的说:“是我的养子,他叫斯年。”

    “养子?家里钱太多了吗?给别人养儿子?这种东西送到福利院不就好了,搁在家里占地方还浪费粮食。”

    季斯年脸一下子白了。

    因为父亲被黑社会打死这件事,他在学校没少受非议,但自从上次宋小离出面帮他解决过后,那些人再也不敢正面说他,他在学校的待遇也一直被当成大少爷,现在突然有人这么直面的揭开他的伤疤,说不介意是假的。

    他确实是个养子。

    宋小离皱眉:“这跟你有关系吗?”

    顾易泽眯起眼睛:“你说什么?”

    宋小离被他颐指气使的态度看得不爽至极:“搞清楚现在是谁在当家做主,云庄以前虽然是你的地盘,现在却在我名下,说句不好听的,把你们接回来是情分,不接回来是本分,弄清楚自己的地位,不该管的事别管。”

    “你……”

    “好了好了,哥,你少说两句。”顾笙欢连忙站出来打圆场,拼命的给顾易泽使眼色,示意他不要冲动,这个时候得罪宋小离,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顾易泽强压着心头的愤怒,恶狠狠的瞪了季斯年一眼,摔下筷子离开。

    季斯年立刻低下头,一副委屈至极又心惊胆战的模样。

    宋小离也放下汤匙,拍了拍季斯年的背,又淡淡的看向顾笙欢:“告诉你哥,想在云庄住下去就安分一点,这里的事轮不到他来指手画脚,比起你们,斯年才是云庄的小主子,别本末倒置。”

    顾笙欢:“……”

    宋小离没再看她的脸色,拉起季斯年,送他去学校上课。

    上了车,宋小离见季斯年还是那副委委屈屈的样子,她叹了口气:“斯年,抱歉,我会警告他们的,这种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季斯年两只手无意识的揪紧身下的真皮垫子,好一会儿才说:“我知道了。”

    送季斯年去学校上课,宋小离回公司上班。

    今天是一个月一次的股东大会,她提前两天就开始做准备,可不能搞砸了。

    她的突然上任,再加上资历浅,股东们有很多有意见的,这次的股东大会注定是一场她单打独斗的战争,她要做好心理准备才行。

    到了公司,宋小离先处理掉一些要紧的公务,打开邮箱,看到里面几十封邮件时,她眼前一黑。

    每天都这么多事情要处理,也不知道傅止言之前是怎么熬过来,又是怎么习惯这么枯燥的工作。

    太累了。

    光是看邮件就花了接近一个小时时间,秘书来提醒宋小离开股东大会时,她眼睛都快花了。

    到了会议室,股东们基本上都来了,这些人要么是当初和傅老爷子一起打江山的元老,要么是通过购买股份成为公司股东的,十几个老头子,平均年龄都在四十五岁以上,有的甚至五六十岁,头发都白了,此时围着椭圆形的会议桌坐了一圈,宋小离一进来就被迫接受了十几道镭射般的视线扫视,看得她头皮一阵发麻。

    她一坐下宣布会议开始,股东A就开始以汇报最近的销量为名,对她进行三百六十五度轰炸和刁难,宋小离之前做过这方面的功课,磕磕巴巴总算应付了过去。

    刚对付完股东A,股东B又开始找借口问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宋小离没有被难住,但是对股东们的态度越来越不爽……

    傅止言手中握有百分之六十的zk股份,是zk第一大股东,其他十几位股东手中股份最多的不超过百分之十,最少的只有百分之二,平时这些人都是挂名董事,压根就很少到zk开会,今天是她第一次主持股东会议,这些老不死的一个个全都眼巴巴的跑过来看热闹,巴不得她出丑……

    宋小离在应付了几个用各种刁钻犀利的问题为难她的股东后,在下一个股东站起来说话前,她抢先站了起来,冷冷的说:“股东会议一个月一次,如果各位只是要报告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如拟成邮件发给张秘书,这些事用不着我亲自动手处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散会!”

    这番话说得霸气且戾气十足,把她所有的不满都表达出来了,股东们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一个个怔愣了一下,其中几个脸上开始显出兴奋的笑容。

    鱼儿上钩了。

    “这话说的不对啊董事长,”其中一个股东站了起来,宋小离隐约记得这个尖嘴猴腮的男人姓齐,此时对上他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她心里咯噔一下。

    “董事长要是连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处理不好,那大事该怎么办?前任董事长可是特别强调过,想要处理好大事,必须在小事上用心,毕竟,大事都是由无数件小事形成的,大家说对不对?”

    会议室里的股东本来就卯足了劲儿要为难宋小离,此时有人带头,哪有不起哄的道理,此时纷纷响应:“就是啊。”

    “小事不作为,大事还能值得上?”

    “到底还是个黄毛丫头,一点都沉不住气。”

    “啧啧啧啧,zk这么下去,我看是要出事啊。”

    “……”

    一行人七嘴八舌,宋小离瞬间被推到了风暴中心。

    她面不改色,双手环胸冷冷的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嗤笑了一声。

    也就是这声嗤笑,让在场的议论声瞬间安静下来。

    股东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性急的已经忍不住爆发了:“你什么意思?嘲笑我们?”

    宋小离冷笑,干脆把话挑明了说:“你们今天故意用这些那些借口挑刺,不就是为了刁难我吗,其实何必呢?即使我在这里被你们围攻到哑口无言,那也改变不了什么。”

    “什么改变不了什么,我们要求投票重新决定执行总裁人选,你无论是资历还是能力都配不上这个位置!!”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立刻热烈响应:“对,下台!!你必须下台!!”

    “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这样下去zk迟早败在你手里,作为股东,我们有权利要求投票重新决定执行总裁人选。”

    宋小离扫了一眼这些居心不良的人,其中三分之二的人都在叫嚣着要重新投票决定执行总裁,另外三分之一的人要么一脸淡然要么一脸为难,显然不太关心这些事,或者是站在宋小离这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在众口一词的反对声浪中开口。

    宋小离记住了那些人的脸,淡淡的说:“好啊,那你们倒是说说,候选人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