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花落有时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22本章字数:2137字

    初九离开了祁子熠的房间之后,便朝原路走回,她出来有一段时间了,再不回去,就要被发现了。

    还没走多远,便看到凌清漾和凌瑶心姐妹带着丫鬟浩浩荡荡朝这边走来。

    初九本想避开,却发现青儿和柔儿都跟在她们的身后。

    便是迎面遇上了,初九笑着迎了上去。

    “小姐,您去哪里了?青儿好担心您。”

    初九刚走近,青儿就快步到了她的身边,红着眼睛仔细打量着她。

    “我只是待在房间有点闷,就自己转转。”初九轻轻拍了下青儿的后背,小丫头哭的梨花带雨的,怎么这么容易落泪呢?

    仔细一打量,却发现青儿的双颊微红肿,似是刚被打了巴掌。

    初九的心中有数,青儿必定受了她的连累,才会被欺负了。

    她握了握青儿的手,给了她一个笑容,随后就走到凌清漾和凌瑶心的面前,她们不会以为她的人那么好欺负吧?

    “小妹不在的时候,多谢二姐姐和三姐姐对青儿的照顾,这情小妹铭记于心。”

    她就不信,青儿脸上的伤与这两个人无关。

    “四妹妹,你这丫鬟连主子都能弄丢,可见对主子一点都不上心,三姐帮你管教了一下,你可会怪三姐多管闲事?”

    凌清漾温柔浅笑的模样,令周边的男子看直了眼。

    只可惜,初九只听到是她对青儿动手这个讯息。

    “青儿做错了事,自然要受罚。”此时,凌清漾是有理的一方,初九自然不能对她如何。

    不过,她也没打算就这么算了,她这人护短得很。

    “四妹妹客气了,都是自家人。”

    凌清漾当初闹了笑话,虽然没有传出相府,但是脸上仍然无光,又见到凌初九短短几日就抢了自己的风头,不免有些恼火。

    听了柔儿的禀告,见青儿慌慌张张在寻找凌初九,便将气撒在青儿的身上,也趁机给了凌初九一个下马威。

    初九见柔儿仍跟在凌清漾的身后,脸上并没有伤痕,甚至还挂着得意的笑容。

    她难道不觉得自己站错位置了吗?不过,柔儿本就是柳氏的人,站在凌清漾身侧也可以理解。

    “是小妹任性了,三姐姐如此威风,必能替大娘分忧,不过恕小妹直言,三姐姐这事可办得还不够好。”

    柔儿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看到凌初九在自己的眼前吃瘪,凌清漾的心中别提有多高兴了。

    她顺着初九的话道:“哦?有何疏漏?”

    鱼儿上钩了!

    初九指着柔儿道:“三姐姐忘了吗?柔儿也是我的丫鬟,虽然我心疼我的丫鬟,但是如果三姐姐只罚了青儿不罚柔儿,传出去人家说闲话,害得三姐姐平白落个恶主的名声。”

    凌清漾毕竟美名在外,她一直标榜自己成为京城小姐的榜样。

    这么多人看着,要是有好事人将柔儿与林姑姑的关系一说,那自己经营多时的美名将荡然无存。

    可是,方才打青儿乃是在无人的地方,此处人多眼杂,若当众为难柔儿,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柔儿毕竟不是一般的丫鬟,她的身后是林姑姑,也算是从小跟着自己一起长大的。

    思来想去,凌清漾不禁埋怨柔儿,若不是她将凌初九失踪的事情告诉她,她如今也不会骑虎难下。

    “如今四妹妹无事归来,柔儿又是你的丫鬟,就交由你自己处理吧。”

    凌清漾无视柔儿求助的眼神,为了自己的名声,一个丫鬟算什么?

    “三姐姐乃是嫡女,身份尊贵,初九不敢造次。”

    凌清漾不由得有些慌乱,难不成真的要她当这么多人的面打柔儿?

    “四妹妹,是三姐姐不对,你的丫鬟应该让你自己管教,你就不要再推辞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

    “小姐,小姐饶命啊,奴婢错了,奴婢真的错了,求求您饶了奴婢吧。”

    想到那日顶撞了四小姐几句话,便被弄哑的姐妹,柔儿就瑟瑟发抖,她不要那么凄惨。

    “好了,起来吧。”初九亲自将柔儿扶了起来。

    柔儿正哭天喊地,被这么一扶,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件事情本就是我不对,没有道理让你们为我受过,丫鬟也是父母生父母养的,岂能随意打骂?”

    “谢谢小姐。”

    恩威并济,以前柔儿虽然面上对初九恭敬,心中却是不屑的,她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就算她是夫人的眼线,她们之间的立场是对立的,此时却是真心敬佩初九。

    凌清漾的脸色很难看,特别是听到了周围的百姓对凌初九的称赞,更是憋得难受。

    她气得带着丫鬟直接离开这里,凌瑶心瞪了初九一眼,也跟了上去。

    初九冷笑,这次在众人面前交手,凌清漾输了民心,普通百姓总会站在弱者的一边,本来看不惯仗势欺人的官家小姐。

    “真是一出好戏,佩服佩服。”

    待到围观的人都散得差不多的时候,一名华服男子走到了初九的面前,笑嘻嘻的拱手道。

    男子的相貌很是俊郎,一身华贵,一眼便能看出是非富即贵的大户人家出身。

    而更巧的是,这个人初九还就偏偏认识。

    肃王祁子旌,先皇的第二子,因母妃身份不高,在朝中的地位比不上祁子修和祁子熠。

    当初,他并没有参与皇位的斗争,祁子修曾极力拉拢他,他却选择当一名闲散王爷,避开一场斗争,一直在外游历。

    也是众皇子中的一股清流了,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

    “公子见笑了。”初九并不打算戳穿他的身份,只当是遇到了一位普通的富家公子。

    先皇所有的皇子中,就这位肃王能在那场风波中全身而退,初九不信他如表面那么简单。

    “姑娘好手段,在下佩服,不知小生能否有这个机会姑娘结交?”

    这样聪明的女子极少见,难得遇到,错过可真是一件憾事,祁子旌半点不隐藏自己对初九的兴趣。

    “若他日有缘相遇再说吧。”初九扔下这么一句话,便带着两个丫鬟离开了。

    她现在与祁子熠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对祁子修的仇恨,暂时不想再和这样一位不显山不露水的王爷扯上关系。

    “有趣有趣,今晚之前,本王要知道她的身份和事迹,去办吧。”

    祁子旌依旧是温温和和的模样,却没有人注意到,一直跟在他身后的男子已经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