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半夜着火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22本章字数:2021字

    白日里人声鼎沸的静云寺,到了夜晚,变得十分安静,只听闻远处的蛙叫声,难得的静谧,凌初九以手支头,坐在门前的台阶上。

    “小姐,夜里凉,您身子弱,该小心些才是。”青儿说着,将手中拿着的白色披风为初九披上。

    初九紧了紧披风的带子,笑道:“六月盛夏,也只有在山上才能如此清凉。”

    此时,她心中倒是挂念起了祁子熠,也不知道他身上的伤怎么样了?可受得住夜的寒凉?

    “那也是夫人对小姐关爱,特地将最清静的房间给了您。”说话的是柔儿,她拿着几样糕点,放在初九的面前。

    初九无言,只取了一块糕点,掰开送入口中,这柔儿倒真的忠心耿耿,时时刻刻不忘为柳氏说话。

    最清静的房间吗?应该是被挑剩下的没人要的房间吧。

    静云寺给了相府家眷一处小院落,柳氏挑了最好的房间带着凌清漾入住,凌瑶心自然选了离柳氏最近的房间。

    剩下最小最偏远自然就是初九的了,这样的静谧,初九也喜欢得紧。

    美中不足的是……

    “愍贞良兮遇害,将夭折兮碎糜。时混混兮浇饡,哀当世兮莫知。览往昔兮俊彦,亦诎辱兮系纍……”

    一阵风吹过,原本微弱的声音变得大了些。

    “哪来酸腐的书生?”初九微微挑眉,美好的已经荡然无存,微微有些不悦。

    “小姐,隔壁的公子真有学问,青儿都听不懂。”青儿的眼睛已经能变成了星星眼,那是对知识的向往。

    初九无言,是这位的关注点与众不同还是自己太过标新立异?

    “百无一用是书生。”初九抬手敲了敲青儿的小脑袋,小丫头单纯得很,生活可不是有学问就能过下去的。

    之后,便不再理会捂头可怜兮兮的青儿与一旁捂嘴的柔儿,施施然进了房间,心境一旦被破坏,再美好的风景也入不了眼。

    夜渐渐深了,书生的声音却更大了,灵敏的听力甚至如同在耳边言语一般。

    本想倒头大睡的人,此时一把将被子掀开,有些烦躁的揪了揪有些凌乱的头发,一把将房门拉开。

    “小姐……”青儿睡得迷迷糊糊,看到一个黑影,微微撑起了身子喊了一声。

    “没事,你接着睡,我就是去喝口水。”初九安抚她。

    青儿白日里为了找初九,乏极了,真就倒头继续呼呼大睡。

    初九披了一件衣服,循着声音,拐过了墙角,便来到了一处小禅房,屋内的烛光很微弱,

    越是靠近,声音越大。

    叩叩叩……

    初九抬手敲门,读书声跃然而止,屋内半响没动静,初九顿了顿,继续敲门,力度比方才重了一些。

    屋内传来一阵噼里啪啦乱响,初九挑了挑眉,房门猛地被拉开,一个年轻男子一边手忙脚乱穿衣裳,一边连连后退。

    初九抬脚就要往里走,男子的表情变成了惊恐,上前想要将初九推出去,又顾及到什么一般,皱眉不敢靠前,最终变成初九在前走,男子跟在后面。

    “这位姑娘,你……你……夜深人静,孤身进男人的房间,这……这有碍风化……”

    书生终是组织了语言,磕磕绊绊对初九说了第一句话。

    就是这句话,将初九的怒气完全激发了出来,冷冷道:“你也知道现在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打扰别人入梦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初九知道这有些迁怒,难以入梦不只有这个原因,自从见了那般模样的祁子熠,她便一直心神不宁。

    “我……我……对不起。”书生涨红了脸,连连道歉。

    初九环顾了房间一圈,这件禅房很小,只有一张床与一张桌子,不仅桌上全都堆满了书,就连床上也只有小小的空地。

    “平素此地仅有小生一人,放肆了些,扰了姑娘的美梦,实在罪过,只是……姑娘孤身进男子的房间,实在……”

    读书之人重礼教,初九的行为他看来,实在大逆不道。

    “屋子太小,杂物太多,天干物燥,小心着火。”

    扔下了这么一句话,初九便往外走,在她看来,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罢了。

    然而初九返身离开的时候,在暗处,一道黑影闪过,没入了黑夜之中,无迹可寻

    方才的事,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她不曾放在心上,哪知一语成谶。

    初九回房之后,了无睡意,点了灯,随手取了一本经书看了起来。

    平日里酸涩难懂的经文,在这黑夜倒是添了几分滋味。

    她看了好一会儿,便听外面很是嘈杂,就连熟睡中的青儿与柔儿都转醒了。

    “小姐,青儿这就出去看看。”

    青儿穿鞋匆匆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便回来道:”小姐,不好了,我们隔壁的禅房着火了,师傅们正在灭火,听说有人被烧死了。“

    当初九她们走到的时候,火势已经有所变小了,寺内的大小和尚都在忙碌,一旁的方丈注意到了她们的存在,却也无暇顾及。

    再后来,就连柳氏也带着凌清漾和凌瑶心到了,火也已经灭得差不多了。

    清理房间的时候,在房间里面发现了一具尸体,全身焦黑,面目全非。

    凌瑶心与凌瑶心哪里见过尸体,两人娇叫了一下,见所有人都皱眉看着她们,这才捂嘴转过身去,不敢再多看。

    众人议论纷纷,提到最多的一个名字,便是李迹。

    初九这才知道,原来这就是那个书生的名字。

    而青儿的脸色却是变得惨白,颇受打击,甚至差点不顾及现场这么多人在,就要扑了上去。

    初九将她拉住,只听她声如细蚊道:“青儿从小便玉许配了人家,那人的名字也叫李迹。”

    初九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事情不一定这么巧。

    “方丈,不知这住的是什么人?又是谁发现了这场火?”初九上前去请教方丈。

    “这乃是京城外李家村的一落魄书生,家中遭了变故,实在可怜,这才特地准他在寺中读书,将来好考取功名。”

    方丈刚说完,青儿的眼泪便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