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她是凶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22本章字数:2013字

    青儿的悲伤将火场的气氛渲染得更加低沉,脸上被烟雾抹上的暗影,似乎正在狂暴怒吼,要将所有人吞噬。

    “天干物燥,一场意外,明日庙中会为李施主念经超度,各位香客都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交给弟子们处理就好了。”

    方丈环视四周,住在庙中的游客都在围观,甚至两两三三交头接耳。

    “不,这不是一场意外。”正当众人要散去的时候,一名小沙尼跳出来说道。

    青儿守着尸体,正在默默流泪,初九站在她的身后,而那小沙尼直走到她们的面前才停下。

    众人再度停下了步伐,几人成为了焦点。

    “法智,你这是何意?”

    方丈虽然用警告的眼神看了下法智,却没有制止他往下说。

    “方丈,弟子起夜的时候,正好看到有人鬼鬼祟祟进了李书生的房间,弟子担心宵小冒犯佛门净地,便悄悄跟了上去。”

    法智的话让初九的眉毛一挑,他的目光更是意思明显,众人跟着他的目光,对初九主仆两人心中有了怀疑。

    身正不怕影子斜,初九无畏对上他的目光,自有一派云淡风轻。

    而柳氏等人则是看好戏的目光,凌初九近来锋芒太盛,若是能趁机灭灭她的威风,只要不太过,对她们来说,就是好事一件。

    “哦?你看清是何人?”

    “是……弟子看到的那个人是一女子,便是眼前这位相府四小姐。”

    一问一答,坐实了众人的怀疑,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青儿。

    她止住了哭泣,大声道:“你血口喷人,你一定看错了,绝不是我家小姐。”

    在青儿的眼中,可能是任何人,却一定不会是凌初九。

    比起青儿的信任,众人的怀疑倒不算什么,初九淡然道:“没错,我是到过李继的房间。”

    “那你是认罪了?”法智没想到她就这样承认了,一时语塞,随后干瘪瘪补上了一句。

    “认罪?认什么罪?我承认到过他的房间,可没承认火是我放的。”

    初九相信,就算她否认,法智也一定会有证据指证她,目前不知法智是无心为之,只是恰好路过将自己看到的说出,还是有意陷害。

    她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只不过,她这样的态度却更让人怀疑。

    “四小姐身为一名女子,深夜到成年男子的房中,难道不是有什么目的吗?再者,小僧亲眼看到你们争吵,也听四小姐别有用心的对李书生说,‘禅房太过狭小,东西太多,天干物燥,容易着火’。”

    法智声色俱厉指着初九,柳氏有些心慌了,她是想看凌初九出丑,但若是破坏了她的名声,或者就这样被定罪了,那谁去嫁给恭王府?

    若是恭王府为了此事悔婚,她的女儿不就成了替罪羊了?

    柳氏的不安,倒是让初九确定了这件事情与她无关,但是,法智既然知道她与李继的谈话,当知道她与李继之间是清白的。

    那他便是故意抹黑她,要将这人命案子嫁祸到她的身上。

    她与他无冤无仇,肯定是背后有人指使,而与她结仇最深的便是凌瑶心与柳氏母女,凌瑶心要是有这么大的本事,也不会在相府处处被凌清漾压一头。

    如今她的身份不同,柳氏会给她一些苦头吃,却不会轻易动她。

    这样的话,那幕后之人就值得深思了。

    再者,这身子虽然弱了一些,没有内力,但是,她的警觉性还是有的,有人离她那么近,她却完全没有察觉。

    那人的武功该有多高?至少,法智并没有那么高的武功。

    如此分析,这景云寺当真有趣,卧虎藏龙,看来,祁子熠重伤出现在这里也不是偶然的事情,扮猪吃老虎的人真是不少啊。

    “那是因为整个晚上,李……李公子都很吵,小姐被吵得睡不着,才会想让他安静一些。”

    一个是素未谋面的未婚夫,一个是自家小姐,显然,在青儿的心中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法智大师,我想问你,是看到我杀人了还是看到我放火了?那只不过是对李公子的好心提醒罢了,换成了任何人,我都会这么做的。”

    初九开始反击了,这件事情,便胜在法智并没有证据,但是对她的不利的是,她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而且,目前看来,对她很是不利。

    “四小姐与李书生说了那一语双关的话之后便离开了,至于着火的时候,小僧并没有在现场。”

    法智仍然不死心,他便是抓住了初九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这个漏洞。

    “离开房间之后,我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了,就是这里着火,也是丫鬟告诉我的,我不知道法智大师为何一直坚持我对李公子所说的话是别有用心,世人常说,出家人慈悲为怀,大师都会先以恶取人吗?还是独独就对初九如此?”

    初九的连连质问,瞬间让众人对她的怀疑有些减轻了,想想也是,相府四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弱女子,怎么会与初次见面的男子结仇,甚至想要杀了他?

    “法智,你可要实话实说啊,出家人不打诳语,我们不能放过杀人凶手,也不能冤枉了好人。”

    方丈沉吟片刻,正色对着法智说道。

    只是他这番话,对初九的偏袒多过指责,初九抬头,却见方丈对她行了一个佛礼,并微微一笑。

    一代宗师的风采便是显而易见。

    “方丈,弟子已经将自己看到的事情都说出来了,其他的事情,弟子一概不知,只不过,景云寺乃是佛门之地,还望四小姐要自持才是。”

    法智见事情不能顺利进行下去,便打算收手了。

    主上的命令也是点到即止,想要借这件事情看看,她究竟有多少面对危机的能力,有没有资格为主上做事。

    想必,如此,主上心中已经有了初步的定数了,以后机会还多的是,他不可太过冒进。

    然而,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打破了这夜色的平静,将这件事情往另一个方向推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