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参见皇上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22本章字数:2027字

    看着凌清漾步伐轻快的离开,凌涟漪的眸色加深,柳氏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她,自己这个女儿,心思是越来越深了。

    “可是漾儿不懂事,惹了怜妃生气?”柳氏小心翼翼的开口,并仔细观察着她的脸色。

    “娘,无人的时候,本宫只是你的女儿,漾儿的心思,本宫这个当姐姐的怎么会不懂?如果有机会的话,本宫也愿意帮她一把,本宫只是不想听到那个女人的名字。”

    柳氏无言,怜妃似乎也没有要让她说话的意思,而是继续自顾自的说道:“就算皇上不说,本宫也能感受到,他的心中放不下那个贱人。”

    初九本特意放慢了脚步,就是想听两个母女密谋什么,却不料听到了这个爆炸性的对话,她刚踏上台阶的脚停顿了一下。

    这句话从凌涟漪的口中说出,尤为讽刺,当初祁子修可半点没有对她手下留情,而是赶尽杀绝。

    “一个死人罢了。”柳氏显然并不把这当一回事,在她眼中,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没错,活着的时候斗不过我,死了也休想与我抢皇上,她若敢来,本宫非让她魂飞魄散不可。”

    凌涟漪本就是极狠的性子, 方才也不过在母亲的面前,一时有些软弱。

    是吗? 

    初九倒是蛮期待,如果凌涟漪有朝一日知道了自己没死,会是怎么样的表情。 

    她抬脚欲走,不料有些急了,一下子撞上了来人,还没等她抬头看清楚自己撞到的是谁,便看道周围哗啦啦的跪倒一片。

    凌天略有些慌乱的语气,这陌生的怀抱,熟悉的感觉,初九不敢抬头看他,不用想,她也知道,扶住自己的男人是谁。

    这个怀抱,前世是她最喜欢,最觉得温暖的地方。

    初九的身子微微有些发抖,这一辈子,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他,这个自己爱了一辈子,又不共戴天之仇的男人。

    “朕吓到你了吗?怎么一直在发抖?”

    还是熟悉的声线,曾经的温暖,已经化成一把把利刃刺向了初九的心,她猛然惊醒,想想清儿的凄惨死法,想想未央宫的大火,想想顾家的灭门,她还有什么资格想要沉沦在他的怀中? 

    这么一想,初九的心便凉了一半,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轻轻推开了祁子修,翩然跪落,轻声道:“臣女参见皇上,臣女无意冒犯皇上,请皇上恕罪。”

    只是,曾经的爱到极致,现在的恨到极致,她的表情稍稍冷漠了些。

    祁子修盯着自己的手,不知为何,有一种怅然若失的不舍,那一刻,他的脑海中浮现出的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你叫什么名字?”祁子修毕竟城府极深,那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臣女乃是丞相府的四女,凌初九。”

    初九缓缓抬头,两个人的眼神碰撞在一起,她的心一抖,却不准自己先退缩,如果连直面祁子修都做不到,何谈为顾家正名,为那么多冤死的人洗清冤屈?

    “你就是凌初九?”祁子修打量着她,这就是那个以前名不见经传的相府四小姐,最近声名大噪的女人?

    “皇上,您过来,怎么也不让人通知臣妾一声?”听到此处的声音,凌涟漪本是慵懒一望,却是这么一看,差点将她的三魂七魄吓散了。

    她赶紧提着裙子来到祁子修的面前,看了跪在地上的初九一眼,便走到祁子修的面前,阻断了两个人的眼神。

    她的心中有些惶惶然,皇上突然出现在这里,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她们母女方才的对话,顾轻歌这个名字,就是祁子修的逆鳞。

    她稍稍侧头,求助的看了凌天一眼,凌天却无法领会到她的意思,凌涟漪稍稍放下了心,若是有情况的话,爹一定会提点自己。

    “朕想你们母女久未相见,肯定有很多私密话想要说,这才没派人打扰你们。”

    “皇上,您对臣妾真好。” 

    初九默默看着两个人在众人面前表现得郎情妾意,情深意重的模样,心中的恨越来越深。

    好在祁子修并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另一个重要的目的,转头就让初九起身。

    初九默默起身,再默默站在一边。

    “朕听闻,你们在静云寺遇上了命案,可受到惊吓?”

    京城每天发生的案件没有上千,也有好几百件,其中不乏重大的案件,初九不认为,皇帝会在意这小小的人命案子。

    要说发生的地点特殊,那也达不到皇帝亲自过问的级别,果然,静云寺内有不少祁子修的眼线。

    祁子修,废了这么多的精力部署,你可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

    “臣女多谢皇上的关心,官府已经着手在调查这件事情,臣女也就放心了。”

    初九不认为他是真的想关心一颗他眼中的棋子,无非是试探和施恩罢了。

    “有皇上一句话,就算有再多的恶人,四妹也不会受惊的。”凌涟漪适时打岔。

    “大姐说的是。”初九扯了扯嘴角。 

    “爱妃一直说家里的妹妹们都是绝代佳人,今日一见,果真让人眼前一亮,与恭王倒是男才女貌。”祁子修恍若不经意间的提起,意有所指的说。

    只不过,初九对祁子修的了解太深了,只怕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吧,毕竟,要将她这颗棋子安排进恭王府的话,就必须让她有身为棋子的觉悟。

    初九没有说话,微微低下了头,半垂着眼眸,旁人看来,便是十足娇羞的模样。

    “日后,你便是皇家人了,出嫁的时候,朕必然会让你风风光光,在恭王府,若是受了什么委屈,便与朕说,朕给你做主。”祁子修和颜悦色的说了一堆,随后,话音一转,道:“朕便是你的靠山,你只需记住这点。”

    “臣女多谢皇上。”初九做出了诚惶诚恐的模样。

    祁子修对凌天使了一个眼色,凌天点了点头,他便不再提及这件事情。

    被冷落了许久的怜妃娇笑着说道:“怎漾儿与二妹这么长时间都还没出来,来人啊,去请两位小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