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公主情敌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23本章字数:2043字

    在御林军的护卫之下,祁子修最先出现在众人的视线范围内,而凌涟漪就在他的右后方,在嬷嬷宫女的拥簇下,志得意满。

    而在他的左侧,一名少女正好奇的四处张望,兴奋之时,更是挽住了祁子修的手。

    除了祁子熠,所有人都下跪,齐声高喊,在众人的目送之下,祁子修带着两人在准备为他们准备座位坐下。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朕与几位王爷好久没聚这么齐了。”祁子修笑呵呵的说。

    “菱儿也好久没见到几位哥哥了。”那少女插话道。

    众人对她的身份更加好奇了,居然在皇上面前侃侃而谈,看她的气质也不像一般人家出身,却为何不曾在京城听过这号人物。

    那少女径直走到了祁子熠的身边,蹲下身子,挽住了祁子熠的手,将脸靠在他的手臂上面,脸上尽是满足的微笑。

    “菱公主,你一直陪伴在太后的身边,还没见过未来的恭王妃吧?来,本宫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本宫的四妹,三个月之后,就要嫁入恭王府了。”

       凌涟漪的眼珠子转了一圈,计上心头,故作亲热的拉住了初九的手。

    话音刚落,那少女不敢置信的放开了祁子熠的手,起身,对初九充满了敌意。

    “臣女凌初九见过菱公主。”

    若说起菱公主的大名,只怕整个京城没有谁是不知道的,却很少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

    穆菱,乃是先皇出宫游玩的时候抱回来的孩子,先皇膝下只有几位皇子,便将女婴交给太后抚养,并将她封为公主。

    她小时候还经常出现在人前,九岁之后,就很少有人见过这位菱公主,近几年更是销声匿迹,这也算是当初初九不曾见过的神秘人物吧。

    上一世,大婚之前,她曾奉旨进宫见过一次太后,不巧的是,菱公主当时并没有陪伴在太后左右。

    倒是没想到,只是一个区区的赛马会,竟然能引得菱公主露面,不过,她的年级也不小了,或者是想趁机寻一个夫婿吧。

    “哼,我告诉你,熠哥哥是我的,就算你是怜妃的妹妹也没用。”菱公主气鼓鼓,对着初九跳脚道。

    初九戏谑的看着祁子熠,倒不知道这位传说中的公主对他如此偏爱。

    “菱儿,别胡闹,这婚事是朕亲自下的旨。”

    祁子修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穆菱这不是当众打了他的脸吗?

    他心里更是后悔,先皇仙逝之后,只有穆菱才能见到太后,他是想借这个机会拉拢穆菱,了解太后的行踪,却不知道穆菱什么时候对祁子熠有了兴趣。

    他绝不能将这个大好的机会拱手让给祁子熠。

    “皇帝哥哥,菱儿喜欢熠哥哥,如果你不帮菱儿,菱儿就请母后帮菱儿。”穆菱并不肯善罢甘休。

    “胡闹。”祁子修气绝。

    穆菱揪着祁子熠的衣袖不肯退让,祁子熠将穆菱的手推开,穆菱泫然欲泣,委屈巴巴的看着祁子熠。

    “菱儿,别闹。”

    只是淡淡的一句话,成功让穆菱闭嘴,只是她再度将祁子熠的衣袖抓着,说什么也不放手了。

    祁子修的脸色越发难看,又不能对穆菱如何,只能将满腹的气撒在别人的身上。

    祁子旌倒是看得津津有味,待众人都不说话了,才凑到穆菱的身旁,嬉皮笑脸的说:“菱儿,还记得旌哥哥吗?小时候我们一起玩过捉迷藏。”

    穆菱扭头看了祁子旌一眼,不顾他闪烁期待的眼神,很决绝的回答道:“忘了。”

    祁子旌表示受到了伤害,很是受伤的自哀自怨,难道他长得那么没有存在感吗?居然忘了……忘了……

    “熠哥哥,菱儿去恭王府住几天好不好?”穆菱歪着脸,眨巴了下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初九只觉得她的表情刺眼得很。

    “不方便。”祁子熠仍是冷冰冰的样子。

    初九看着他,初见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样子,再后来,不曾见过他如此冷漠,或者,这才是真正的恭王。

    “为什么?”穆菱一直跟在太后的身边,要什么就有什么,从来没有人拒绝过她,她指着初九的鼻子道:“是不是因为你?本公主警告你,最好不要跟本公主为敌。”

    初九表示很无辜,就这样被人当成了对手,还是一个完全不了解的对手。

    然而……

    初九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她真的很讨厌被人用手指着鼻子,不论是谁。

    她将穆菱的手指推开,与之对视,这才淡淡的说:“臣女不曾想过与公主为敌,臣女也左右不了皇上与王爷的想法,若是公主对皇上的旨意有不满,皇上就在公主的面前,公主大可以直言不讳,若是公主还不解气了,臣女倒是可以奉陪。”

    她就站在那里,言之灼灼,沉稳大气,她好歹也曾是南苑国唯一的女将军,自然比一般的女子能震住场子。

    祁子熠就静静的看着她,初九知道,她不该如此冲动,但是她已经够忍让了,顾不得那么多了。

    祁子熠却只是勾了勾唇角,真不愧是他看上的人,他的余光看到祁子修的神情,敛下眼眸,果然很像那个人吧?

    祁子修定定的看着初九,在那一瞬间,她身上的气势让他感到熟悉,他以为再也见不到这样的女子,却在她的身上寻到了自己一世倾心,却亲手抹杀的人。

    他站起了身子,就要往初九那边走,凌涟漪察觉到他的异常,轻轻抓住了他的衣袖,笑道:“皇上莫不是也被四妹的话惊住了?”

    祁子修回过神来,顾轻歌已经死了,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顾轻歌了,自己还在奢望什么?

    若是顾轻歌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找自己报仇吧?

    “朕只是恍然觉得……很像一位故人,是朕痴心妄想了,那位故人再也不可能出现在朕的面前了。”

    初九闻言,身子一动,倒也瞬间稳住,眼中满是嘲讽,故人?祁子修,你也有脸说这两个字吗?

       不过,真的是故人回来找你复仇了,你再等等,总有一天,她会以那位故人的身份站在你的面前,向你讨回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