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一同用膳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23本章字数:2034字

    祁子修被初九一句话堵死,也没有办法继续问下去,身为一国之尊,又拉不下脸继续询问,便给怜妃使了一个眼色。

    怜妃收到祁子修的暗示之后,心领神会,吩咐宫女准备晚宴,又和颜悦色的对初九道:“难得你进宫一次,就好好陪伴大姐。”

    怜妃别有目的,初九心知肚明,只能自己多加小心慎重,轻声应下了。

    期间,除了回答怜妃有些无关痛痒的问题,初九一直保持沉默,她低着头看着面前的桌角。

    “四妹啊,今日你策马在追菱公主的时候,本宫见王爷十分紧张,你真是有福气。”怜妃有些试探的说。

    “就像皇上一般,王爷是菱公主的兄长,怎么会不担忧?”

    初九又将问题抛了回去,再次将祁子修扯下水。

    “今日的事情,已经水落石出,有人在马草里面下了毒,才会害得菱公主受伤。”祁子修满腔怒火,特别是他亲临的时候,在眼皮子底下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不是丝毫不将他这么皇帝放在眼中吗?

    “皇上,下毒之人可查出?”

    对于这件事情,初九还是挺关心的。

    “四妹不是早就找到了下毒之人?四妹心思缜密,倒是让朕不得不佩服。”

    穆菱刚出事的时候,他就让人将整个马场封锁了起来,侍卫却已经将犯罪嫌疑人押到他的面前,后来才知道,是凌初九让他们看管的。

    “臣女也是凑巧遇到,见那人形迹可疑,这才多留了一个心眼,原来那人就是下毒的凶手,菱公主一直在宫中,也不知那人与公主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要置公主于死地?”

    初九打马虎眼,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她锋芒太盛,理应适时示弱。

    祁子修见初九拿起了杯子,喝了好几口茶,放下茶杯的时候,手指还有些轻抖,心想自己的语气太重了些。

    “那人已经服毒自杀了,什么都没问出来,朕倒是觉得,凶手的目的不是公主,公主只是代人受过。”

    念着初九今天也受到了刺激,一个女孩子,肯定还在后怕,祁子修的语气变得轻柔了。

    怜妃没有说话,一直看着他们两个人互动,见此,眼眸微微变沉。

    初九心中早就有怀疑的对象了,凶手的目的是苏悦,本想着出宫之后找那下毒的青年求证,如今若是说出自己的猜想,也是死无对证了。

    说话间,晚膳已经上桌了,三人同桌,怜妃与初九分别坐在祁子修的两边。

    菜都是皇家御膳,初九有些发愣,以前她与祁子修也常常一起用膳,那时候,只有他们两个人……

    没想到,他们还有机会坐在一起心平气和的用膳,可笑的是,凌涟漪还一副女主人的模样。

    就算御膳味道再绝美,对着这祁子修与凌涟漪,初九也是食不下咽,味如嚼蜡。

    怜妃发现了她的异样,关心的问道:“四妹,这些菜不合你的胃口吗?怎么都不动筷子?”

    “我只是……还有些后怕,扰了皇上与怜妃的食欲,真是罪该万死。”

    初九寻了个借口,怜妃见她脸色却是有些不对劲,倒也没说什么苛责的话。

    怜妃倒了杯酒递到初九的面前,安抚道:“是本宫这个当姐姐的没有考虑周全,来,喝口酒压压惊。”

    酒……

    熟悉的气味让初九的脸色骤然变得十分苍白,她接过了酒杯,看着杯中的酒水泛着细微的波澜,回忆如潮水般涌现……

    大婚那天,便是祁子修亲自为她倒酒,将酒递到她的面前,她毫无防备饮下,才有了后面那些惨事……

    痛苦的回忆太多,初九的气息有些不稳,端着酒杯的手也有些发抖,指尖早已经冰冷如霜。

    初九剧烈的反应让祁子修的心中微微起疑。

    再加上她总是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祁子修努力克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顾轻歌已经死了,世界上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

    初九察觉到祁子修诡异的眼神,这才恍然醒悟,自己在祁子修的面前,居然还是没能完美控制自己的情绪。

    “臣女不胜酒力,一闻到酒味就有些难过,臣女想着,如果母亲在天之灵知道臣女能与皇上和贵妃同桌,肯定很开心。”

      初九说着违心的话,想到的却是曾经在军营与兄弟们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日子,不由得眼圈泛红。

    如此,倒是有了几分思念的模样。

    祁子修狐疑的看了怜妃一眼,怜妃是知道凌初九从小的遭遇,就连她母亲的死,也与柳氏脱不了干系,便朝祁子修轻轻摇了下头。

    “四妹是有福之人,三娘在天之灵一直在保佑你呢。”怜妃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

    有了短短的时间缓冲自己的情绪,初九将往事继续封存在心中,打起精神应付祁子修与怜妃。

    祁子修见没有什么线索,中途便离席了,初九谢绝了怜妃极力邀请她住下,怜妃本想多与初九相处,说不定能套出一些话,在祁子修面前好好表现。

    既然初九坚持,她便派人送初九出宫。

    回到相府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凌天见到她的时候,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而柳氏等人幸灾乐祸在一边看戏,有时甚至搭腔几句,初九本就身心俱疲,对于相府,更加心灰意冷。

    她没有辩解什么,对于责骂,全盘接受,只想快点结束这场闹剧。

    凌天发泄完怒火之后,才让她回去休息,又下令让初九好好反省,任何人不能给她送吃的。

       凌天想起了一旁站着的御林军,瞪了初九一眼,拱手道:“几位见笑了,劳烦几位押送这个不孝女回府,不孝女得罪了菱公主,本相一定好好管教,明日就亲自进宫向皇上赔罪。”

       几名御林军面面相觑,片刻才说道:“相爷误会了,四小姐救了菱公主,太后亲自召见表示感谢,更是与皇上一同用膳之后,怜妃才派属下们护送四小姐回府,临行前,皇上特别吩咐过,明日就会有一份厚礼送到相府,要四小姐与相爷耐心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