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一荣俱荣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7本章字数:1009字

    张墨诊脉诊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顾如锦靠在榻上险些都快睡了过去,直到听见张墨一声叹息,她方才惊醒了过来。

    青儿已经拂帘将那红线给收了去。

    顾如锦恰好瞥见那张墨自得的摸了摸自己那小胡须,显然是计上心头的感觉,不自觉的眼皮便微微一跳,柔声问:“敢问张先生,我这病可还有救?”

    张墨笑了笑,“夫人对在下,和对这观主分明是两种态度。”

    顾如锦倒没有被张墨的话讽刺到,若说站在张墨角度,或者顾如锦做的确实不算到位,可顾如锦却觉着,她为何定要持一般态度。

    “张先生若要如锦定要做到一视同仁那恐怕有难度。”顾如锦未从那帘子中出来,“虽说您是我父母派来的御医,可这看病也得有个先来后到,道长未曾多说一句,为何先生却一肚子埋怨。若说您定要如锦待您也如同道长,这也未尝不可,只是道长是方外人士,先生您却不是,又有何理由要求如锦也敞开这垂帘?先生您说是不是?”

    顾如锦已经用最客气的话去应对这张墨,张墨却惊了一惊。

    他来此之后的确是心有不甘,堂堂医师却总是被不断的怠慢,却生生忘记那观主原本便是六根清净的方外人士,争个长短也得看看合适不合适。

    “至于道长看病的方法,张先生有兴致,也得看我夫君同意不同意,是不是这个道理?”顾如锦懒懒的一句话,让张墨老脸瞬间通红。

    他尴尬的咳嗽了声,“非也非也,观主乃方外人士,他这方法原本便不循常理,我又何必与他一般见识。”

    顾如锦凉凉的勾唇笑了笑。

    “只不过,他这方法倒真有些意思。”张墨刚解释完,便又琢磨起栖云子的疗法,以药汤入浴,再以针灸之法令药汤入体,而后与那体内陈毒相互抗衡,再辅以内服用药,也难怪养了数日,这位女子身上竟会有一股奇异的药香。

    虽则对张墨不是很放心,但看他说话语气却似是个医痴,这也未尝不是个好事情,顾如锦原本高高扬起的戒备,也缓缓放了下来。

    “夫人体内沉疴未除,但也这难不倒我张墨。”张墨嘿嘿笑了笑,开始收拾自己的药箱,“在下先行回去,待考虑好这医病良方,定会前来知会夫人。”

    张墨匆匆离开,青儿和童儿上前将那垂帘卷起。

    童儿在门外瞧着那张墨远去,才有折返回来,小声的问:“大小姐,这张墨真的不会害你嘛?”

    自打顾如锦醒来以后,青儿童儿也都晓得在云苓山庄里,曾经有人要害顾如锦的事情,更清楚顾如锦如今的处境非常不妙。

    顾如锦目光恰好落在童儿身上,思忖着对这小丫头也得敲打敲打,这样方可令她对自己更加忠心才行。

    正好她问到张墨的事情,顾如锦才清了清嗓子,决定把话说开,让这两个丫头知道,如今她们和自己,一荣俱荣易损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