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越了规矩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8本章字数:1270字

    顾如锦回房之后,躺在床榻上好半天未曾睡着,娇小的身子在上头滚来滚去,持着把绣花团扇来回扑打着,如今出来方才是真正冷静下来,怎么办怎么办?被一个大男人摸了亲了也抱了,这放在古代难道不是应该三聘六礼的娶回家嘛?

    幸好她是个现代人,对这方面的节操似乎要求并没有那么高,可栖云子到底是怎么个意思,他是道士啊,道士可以娶亲么?

    可问题在于,即便栖云子有这意思,她要如何是好,她一直没有把身体康复的消息告诉江都顾家与京城的慕家,原想慕家那边若是急不可耐,说不定就发来休书,她与慕三公子一拍两散,自然可以去求自己的心头好。

    只可惜慕家迟迟没有动作,她这里山高皇帝远,还不晓得怎么处理这桩事情。

    所以越想便越是头疼,烦的顾如锦浑身是汗,都快把自己拧成个大麻花了。

    “大小姐、大小姐。”童儿与青儿走了过去,帮顾如锦把那纱帘给打了起来,“是不是睡不着,要不我去食堂取一碗冰碗过来。”

    顾如锦盘腿坐起,浑身已经绯红成了一团胭脂色,“今日似乎比往常热。”

    “那是,已快入夏了。”童儿憨憨的笑着,“要不服侍您洗个澡,再抹点玉露。”

    顾如锦摇头,“玉露不抹了,你和青儿分了吧。”

    “啊!”童儿下意识的瞪大眼睛,“大小姐不是醉心于做那玉露,为何突然间……”

    因为那家伙说他不喜欢玉露的味道么。

    顾如锦嘟囔了句,倒是让一直沉默不语的青儿听了个完全,顿时间煞白了小脸,青儿低声与童儿说了句,“你去食堂盛个冰碗过来给大小姐。”

    童儿一向听青儿的话,点点头便朝着食堂而去。

    青儿则沉下脸来看着顾如锦,“大小姐,你方才去哪里了。”

    顾如锦咬着唇未曾说话,下榻便要去取本书来看,青儿却又追在她身后问:“还有,你的肚兜哪里去了?”

    糟糕……!她的肚兜因为擦身上的水,丢在栖云子的厢房里了。

    见顾如锦顿了顿未曾说话,青儿又急又气,“我就知道会出事,我就知道会出事!如今你这般,要如何与慕家交代!”

    顾如锦脸色有点发白,如果是往常她倒是可以随意应付两句,可如今却是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听到青儿说慕家,顾如锦双眸直直的盯着眼前那紫色流苏的帐子,终是叹了口气,“慕枫将我当妻子么?”

    “无论他当不当,大小姐你也不该做出这等事情。”青儿脸色难看至极,又渐渐开始自言自语起来,“当初便不该答应那样治病的方式……”

    “不那样,我便会死。”顾如锦冷笑了下,“慕家与顾家,谁管过我的死活?你别说那张墨,张墨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念头。”

    顾如锦瞧着青儿那欲言又止的神情,忽然间双眉一凛,“青儿,曾经我也与你说过,我并未将你和童儿当做是我的丫鬟,我以诚相待,亦是会充分考虑你们的未来,可毕竟我还是你的主家,有些事情,我知道分寸。”

    其实顾如锦也是不希望青儿这样,三番四次提醒她,她和栖云子的不可能。

    可谁又愿意在这种当口听到这些逆言。

    以前她也觉着不可能啊,现在她总觉着还是有希望的。

    顾如锦最后那句冷淡的话让青儿双眸瞬间渗出了泪水,亦是不由自主跪在了地上,“大小姐,青儿全是为你好。”

    顾如锦心下叹了口气,“我晓得你是为我好。可有些事情,身为丫鬟是不应该去关注的。”

    比如她的肚兜哪里去了,青儿不应该直接追问她,这本就不是什么光鲜事。

    “何况你还喜欢自作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