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春华乍泄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9本章字数:1033字

    初始描红,总归需要耐性。

    顾如锦也晓得自己要在这北夏皇朝生存下去,这写字便是一项必须配备的技能。

    只是描着描着,恍惚间便觉那旁侧的目光不断的投在自己的身上,即便那目光清冷的如同天外皎月,她亦是有些心猿意马,下笔更崎岖。

    “姿势不对。”栖云子忽然间沉声说,踱步到顾如锦身后,右手圈住她握笔的手背,“执笔以指实掌虚。外实如莲花半开,内虚可容蛋。笔管以正直为原则,应该是锋正,而非管正。用力要适度,过紧过松皆不宜。笔管略向右内倾无妨,但不可过于偏斜,致运笔时,易成偏锋。”

    一句一句提点从左耳朵进去,又从右耳朵出来,顾如锦的背熨贴着栖云子的胸口,这等近乎半抱的姿势令她脑子一片混沌,只余了鼻息间那淡淡的竹香味道,与自己身上那淡淡的药香混在一起,似也不那么突兀。

    好近的距离,栖云子能看清那雪白脖颈上淡淡的绒毛,被固元丹收敛住的药香气却丝丝扣扣的缠绕在鼻尖处,慢慢的也有些勾魂摄魄的观感。

    “心态要轻松、自然、舒适,精神要专注。”栖云子在她耳畔说。

    专注个腿儿的,她被这姿势折磨的站都快站不稳了。

    “执笔高,运行方便灵活,利于表现流畅;执笔低,利于表现沉稳雄强。字大宜站,字小宜坐。”栖云子继续带着她的手描红。

    顾如锦晕厥厥的问:“那现在是……是描大字还是小字?”

    “你说呢?”栖云子勾唇,唇畔扬起的亦是个比较愉悦的笑意,“运笔包括起笔、行笔、收笔三个过程。书法之妙,全在运笔。点画均有起、行、收,因为有往必有收。首端粗重逆侧起,端头尖细顺露锋。行笔中锋须逆走,画身饱满两边匀。画末粗重回锋收,画尾尖细顺露锋。”

    顾如锦盯着手底下的水墨字,可眼底因为栖云子左手的小动作,越来越模糊,字体渐成山峦,哪里还有练字的兴致,她嘤嘤的说:“我以后再不找你练字了。”

    “为何?”栖云子左手正搭在她的腰间,摩挲着已是挂在襦裙的系带上,只轻轻一拉,衣裳便松垮垮的搭在了身上。

    葱翠的外衫自然放开,雪白莹润的峰峦隐隐约约浮现在藕荷色的肚兜中,顾如锦的身体下意识的轻颤了下,那冰凉的手已经探了进来。

    她面红耳赤,咬着下唇努力抑制住会因那旖旎的碰触而发出奇怪的声音,伸手握住栖云子的手,低声说:“不行,这样不行。”

    她甚至感觉到耳根后那忽然间粗重起来的气息,这令顾如锦心下一阵紧张。

    她急慌慌的转过身,试图推拒,两手却卡在对方的怀中。

    却没成想,转过来的画面却愈加惊心动魄,尤以泄出来的春光,那丝丝缕缕散发出的香气,更是博人心神。

    见顾如锦面色迟疑,栖云子低声问:“你自己一个人跑到密室里,与男人单独相处,难道不晓得这其中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