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水滴印记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9本章字数:1224字

    顾如锦好奇转身,“什么消息?”

    “你相公如今应该快到云苓山庄了。奉劝姑娘一句,还是尽快下山的好。”薛怀玉双眸弯弯,唇畔浮起的笑意更是狡猾的令顾如锦浑身如同筛糠般的打了个颤。

    “什么?慕三居然来了?为什么?”顾如锦明明记得慕三对自己深恶痛绝,怎么可能会跑过来找自己,他除非是脑子被门夹过,才会千里迢迢从那京都到锦州来!

    薛怀玉手中洒金扇啪地一声打开,自有一番风情,只除却如今坐在山石上的姿势不大曼妙,“他自然要来。”

    “为何?”顾如锦还是不解,不过恍然便又反应过来,感情这薛怀玉连自己的事情都摸的那般清楚,此人到底是个什么鬼?

    薛怀玉笑了笑,“首先,得确认你到底死没死,慕三公子可一直在等着你死啊姑娘。”

    好吧……都上门来确认了,她这回恐怕是装不过去。

    “至于第二桩,自然因为我在锦州。”薛怀玉斜睨了她一眼,神情颇为倨傲。

    顾如锦愣了下,方才头疼的想起,慕家也好,顾家也罢,可都是四皇子党,但他们能见到四皇子的机会少之又少,如今听闻到薛怀玉在这里,怕是想尽办法也要和薛怀玉套上关系吧?

    顾如锦脸色铁青,想到那慕三公子便只觉头疼,这会再度打量着眼前的如玉公子,微微蹙了眉,将事情前后串联了下,便也清楚慕三来此,定与这薛怀玉有极大的关系,而她摔到山坡下,恐怕也不是薛怀玉口中说的那么简单。

    “薛公子费心思将我弄下来,我想了想,还得劳烦薛公子将我送上去才行。”顾如锦这脚还疼的厉害,而且她能肯定,是薛怀玉干的好事,这薛怀玉打自己的主意,到底是个什么目的?

    一定不仅仅是聊聊天而已。

    他甚至还查了自己的底细!栖云子如果仅仅是个道士,仅仅是国师看重的道士,薛怀玉会如此在意么?

    顾如锦才不相信,她微微眯了眼睛,愈加深沉的打量起薛怀玉来。

    薛怀玉展颜一笑,“这表情真不适合你。”

    顾如锦嘟囔着怎么这个薛怀玉就跟个狐狸一样,难怪会做四皇子的幕僚,好在她腹诽完以后,薛怀玉上前也搭了把手,扶着她朝山上走。

    因为挨着近,薛怀玉低声说:“在下做这么多,无非是想请顾小姐帮个忙。”

    做这么多?明明是威胁她吧……

    “何事?”顾如锦面不改色的问,她注意到薛怀玉扶着她的时候,动作亦很轻柔有礼,这男人倒是很知道分寸。

    “不知道道长胸口处可有一枚水滴印记?”薛怀玉这回声音又低了些许。

    顾如锦的脸瞬间红了起来,“这、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见顾如锦有些不快,甚至直接推开自己,一瘸一拐的往山上走着,薛怀玉微微挑眉,心说这女人也未免太矫情,都已经在密室里过了夜,和栖云子之间的关系那般亲密,这等小事她会不知?

    薛怀玉于是抬声说:“若是姑娘可以告知在下,在下愿意帮姑娘处理慕三公子的事情,至少给你一份和离书,你看如何?”

    顾如锦顿住脚步,赫然间回头看向薛怀玉,这人好讨厌……!先把慕三扯进来让她分身乏术,而后又说替她解决慕三的事情,分明就是想让她出卖栖云子。

    虽然不知道他为何对栖云子胸口有没有水滴印记感兴趣,可顾如锦完全不想帮薛怀玉,她冷了冷脸回答:“不劳薛公子记挂,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处理,我惹下的祸端,自然也可以自己去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