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春花秋月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9本章字数:1227字

    顾如锦在屋子里郁卒了一日,她自然是不想离开白云观的,可如今身体一日比一日好,她根本没有理由继续留在这里。

    她靠在软榻上,仔细想着白日里薛怀玉问自己的话,栖云子胸口有没有水滴印记,对他们的大事有什么帮助呢?

    如果有,他们会抱着怎样的态度,如果没有,又会是怎样。

    顾如锦蹙着眉尖,左手托着白瓷茶碗,右手毫无意识的将那茶盖来回叩搭着,忽然间高声喊了句,“柳剑。”

    柳城前些日子被她派了出去,眼下护院就柳剑一人。

    柳剑在门外应了声“是”。

    “你去将柳城唤过来,便说我有事要问他。”顾如锦想着过两天就要下山,索性就把柳城给叫回来。

    她初来乍到这个皇朝,对于皇族内的斗争自然是一概不知,身周又都是行商之人,不可能提出什么不凡见解,顾如锦只能尽力自己去揣摩。

    顾如锦也想抽身离开,和这些繁杂的事情再无瓜葛,可惜薛怀玉都盯上了她,哪里是她想放手便能放手的。

    柳城很快便被柳剑喊了回来,他站在隔帘外头,对顾如锦拱了拱手,“大小姐。”

    “嗯。”顾如锦将手中的茶碗放回旁侧的桌上,问:“说起来,今天上午我被薛怀玉不巧弄伤跌下山去,你人在哪里?”

    柳城愣了下,神情有些紧张的回答:“回大小姐的话,您让我盯住张墨与薛怀玉的行踪,今晨他们二人分道而行,一个向山上走,一个则闲庭漫步的似是去散步,属下思来想去,便跟着张墨后面,未曾想到薛怀玉居然是去堵大小姐去了,属下知错。”

    顾如锦摆了摆手,“罢了,这桩事不说也罢。那你告诉我,你跟着张墨他们这些日子,可有什么发现?”

    “那张墨武功倒是一般,薛怀玉却是有些功底的人。”柳城说:“我不敢跟的太近,怕被发现行踪,所以总是保持着一些距离。我听他们的意思,他们在白云山有几个目的,第一是查明观主的身份,第二是寻一件东西。至于始终想与观主见面,恐怕也是为了试探他的真实身份。”

    所以才要她去瞧瞧他身上是否有水滴印记吧?

    可当初薛怀玉还让她传话,有人要杀栖云子。

    所以能让四皇子忌惮或者在意的人物,要么是当朝显赫的人物,要么便是……类似于皇子之类的角色。

    顾如锦眼皮忽然间跳了跳,感觉自己好像摸到了什么轮廓,“他们要寻什么东西,你听见了么?”

    “未曾。说到这事的时候,二人基本是以唇语交流,可见异常谨慎。”柳城回道。

    柳城说的肯定是实话,以薛怀玉那么聪明的人,能被柳城探到这些,恐怕已是不易。

    顾如锦笑了笑,也就不再追问,“你今日便休息休息,我们明日准备回山庄了。这些日子辛苦了。”

    柳城退了下去。

    顾如锦摩挲着腰间的玉佩,怔忡的想着,若她此刻不再去管这些闲事,便能抽身而退么?她想和慕三和离,也未必能那么简单,薛怀玉将慕三喊来,恐怕还是想利用她而已。

    顾如锦原本还想着,要不留信给玄青,让他告诉栖云子,自己准备离开白云观回到山庄的事情。

    可是思及薛怀玉那暗藏的笑意,以及对栖云子身上重重疑点的好奇,顾如锦耐不住了。

    她得乘着离开前去找栖云子,她还是按捺不住对那“水滴印记”的疑问,反正她是来自于现代的女人,哪里顾及得了那么多的礼义廉耻!栖云子已经三番五次的调戏她了,还不兴她想办法看看他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