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心事翩然

    更新时间:2018-08-09 15:00:59本章字数:1096字

    忽然间脑中白光一闪,顾如锦气喘吁吁的捂着唇,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栖云子的脸,她居然在他手上就……就……

    一滴眼泪不知不觉的滑了下来,也不晓得是为了什么原因。

    栖云子收了手,他的声音比以往都要粗了些许,“如锦……”

    感觉到他在解自己的裤子,顾如锦伸臂环在他的脖子上,“叫我倾倾。”

    “为何?”

    “倾倾是我小字。”于倾倾是她上一辈子的名字。

    坚挺已然靠近谷口,顾如锦的脸越发的涨红,她听见耳畔响起他的轻唤,他在喊她倾倾,又似是在喊卿卿……身体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着。

    床头一阵轻摇的铃声惊醒了顾如锦,她傻傻盯着已经剑拔弩张的栖云子,她尴尬的问了句,“这么晚了……是有人找你么?”

    栖云子面色不变,扬声问:“什么事?”

    玄青在玄关小门处战战兢兢的回答着,“师、师傅,尘渺突然间有事求见,应该是比较重要的事情。”

    尘渺是谁?白云观里有这个人?顾如锦眸中滑过一丝蹊跷。

    栖云子沉默片刻,翻身下了榻,转头看了眼情事未歇的顾如锦,“你……”

    “没事,你去就是了。”顾如锦又不是不讲理,她软绵绵的趴在榻上,小声说:“我等你。”

    “好。”栖云子也未再啰嗦,尘渺这会突然间过来,恐怕的确是有事相商,他尽快的整理好衣服,却未曾着冠,着装随意的打开玄关小门。

    这处小门只有玄青和玄明晓得,般般人都不让进,可以直通他的厢房。

    玄青一不小心似乎就瞧见那水墨色的白绡帐子内似乎躺着个人,而且还是女人,顿时间不敢再多瞧,屏气凝神的站在原地。

    栖云子径直关上小门,问:“何事这般着急?”

    顾如锦侧耳偷听,就只听见隐约的“图册”等字眼掠过,那声音便越飘越远,她有些百无聊赖的躺回去,缓缓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脖子,那里被亲过的感觉还在,酥酥痒痒的。

    栖云子不在,她也逐渐清醒。

    明日回云苓山庄,她还需要继续装病么?

    继续装病的唯一好处,大约便是能让慕枫依旧很厌恶自己。

    可顾如锦晓得这并非长久之计,何况她当初努力的让身体康复,并不是为了苟活在这北夏皇朝,而是要在这里生活的风生水起。

    想着想着顾如锦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一直到遥遥传来鸡啼的声音,她才恍惚坐起身来,密室里安安静静,没有半个人影,栖云子居然一夜都没有出现。

    顾如锦匆匆下床捡起衣裳一件件的穿好,咬牙切齿的瞪了眼玄关的小门,这个混蛋,明知道自己今天要下山,却不出现了……还把她撂在这里一个晚上,这是要气死她的节奏么?

    生气归生气,顾如锦却也晓得栖云子忙的事情也许相当重要,她之于他也仅仅是个悬而未决的角色而已。呆坐在密室里半晌,顾如锦从那堆珠宝里抄了个碧绿色水汪汪的玉戒,原想顺手牵羊,可到最后也仅仅是恼恨的放了回去,就算要东西她也要栖云子送她,她才不稀罕自己拿呢。

    于是顾如锦两手空空的出了密室,顶着天光一路回了自己的厢房。